二胡热点
工匠精神 家国“琴”怀 淮安市召开淮琴京城殊荣分享会
发布时间:2019-09-30   点击次数:

 

 

 

 

工匠精神 家国“琴”怀 淮安市召开淮琴京城殊荣分享会

作者 吕平

编辑 冬景

 

 

 

在举国上下喜迎国庆70周年之际,9月28日下午3:00,在淮安市文化馆新馆会议室,近五十名淮安国乐人,以主题为《工匠精神  家国“琴”怀》——淮琴京城殊荣分享会的独特的方式,分享淮琴制作者、淮安市建平乐器厂付建平师傅制作的两把二胡,在不久前由中国音协二胡学会主办的《中国二胡名师制作品鉴会》上分别获得珍品、精品的殊荣,付建平本人也被评为“二胡制作名师”的喜悦,其乐融融、丝弦琴韵为国庆增添了别样而多彩靓丽的一道风景。

这次《工匠精神  家国“琴”怀》——淮琴京城殊荣淮安分享会,是由淮安市音乐家协会主办、淮安市二胡学会承办的。分享会上,淮安市二胡学会会长、淮阴师范学院音乐学院教授、二胡演奏家郑怀佐宣读了中国音协二胡学会对付氏淮琴珍品、精品的鉴定等级与鉴定词,付建平师傅介绍了参加中国音协二胡学会主办的《中国二胡名师制作品鉴会》情况,以及付氏淮琴制作二胡的工艺与特点及创业历程。分享会上,淮安市老年大学二胡班学员、淮琴的受益者袁书祥、蒋金涛、丁爱萍、杨恒宁、蒋雨春等齐奏了二胡曲《绣金匾》;二胡学会副会长严一鸣演奏了二胡名曲《豫北叙事曲》刘文金曲);副会长田志扬演奏了刘天华创作的名曲《月夜》;淮阴师范学院青年民族乐团首席李小丫演奏了二胡名曲《一枝花》张式业改编、张峻荣扬琴伴奏);副会长招吉善、陈松强分别演奏了《新赛马》黄海怀陈军改编)和《姑苏春晓》邓建栋曲,刘亚雯扬琴伴奏)。付氏淮琴优美纯净动听的琴声,演奏家和爱好者同台分享的喜悦,赢得了与会领导、嘉宾和二胡爱好者的阵阵掌声、叫好声。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年中秋节的第二天,即9月14日晚,在北京京铁生达大厦召开的,由中国音协二胡学会主办的《中国名师专业二胡制作品鉴会》颁奖会上,付建平制作并选送的两把二胡,经品鉴会全体专家评委鉴定和科学评价,以“琴音甜美,富有韵味;声音明亮,具有张力;内外弦统一,上下把平衡;音量大而集中;操控性与手感俱佳,实属琴中极品”的特点,分别获得一银一铜殊荣,制作师付建平被评为“演奏家关注并喜爱的制琴名师”。至此,二胡制琴名师付建平,填补了淮安市音乐史上二胡制作业没有本土的国家权威的专业部门认可、评定的名琴师的空白。

在分享会现场演奏淮琴后,与会者举行了座谈,大家不仅被中国音协二胡学会颁发的淮琴鉴定词和付师傅被授予二胡制作名师所激动,更为付师傅二十多年来由爱好二胡、跟名师学徒、到回家乡自主创业、创建二胡“淮琴”品牌的艰辛而不懈努力,对制琴工艺精业求精的工匠精神的家国“情怀”所折服,精彩纷呈的发言又是掌声、笑声不断。

原淮安市委退休干部、自幼酷爱民族音乐的淮安市老年大学二胡班学员袁书祥,自诩“奔八”不该激动的激动年龄,在分享会上激动地率先发言。袁老从评琴、做琴、用琴三个层面展开,在“评琴”中用民族性、权威性、公正性予以高度评价中国音协二胡学会成功主办这次全国二胡制作师制作的二胡的意义与影响,对像付师傅这样初次参评二胡能够获得珍品与精品的荣誉,感到欣慰和高兴,也体现了国家反腐倡廉大背景下的这次品鉴评选活动规范操作是严肃的,评出的奖项和得到的荣誉,是真实、可靠、权威的,荣誉的含金量是高的,其美誉度一定是广的,百姓是欢迎的。

这次分享会上,潘铸亚严一鸣两位分别从上海和无锡赶回来的淮琴受益者。今年65岁的潘铸亚先生,早年是原清江市文工团乐队胡琴演奏员,擅长板胡、二胡,喜欢坠琴。目前,长年定居在上海,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他说,我本应该是音协的人,后来由于工作调整,搞厂的工会工作,又与摄影结缘。当听到淮安也有自己的二胡制琴师后,特意在付师傅赴京参赛前后,两次拜访付师傅并分享了淮琴的喜悦。“付师傅制琴严谨、规范,工艺上乘,试琴手感好,没有工匠精神,是达不到这个好的效果的。做一样事情,不仅要做好,还要做精。做精还不行,还要做绝。这是一种境界,一种追求。希望付师傅再上一层楼,让更多的淮安二胡爱好者不出家门,就能买到放心的淮琴,买到得心应手的淮琴,买到价廉物美的淮琴。这不仅是淮安人的福音,也是全国二胡爱好者的福音。”

严一鸣副会长,两年前,已由淮安淮海中学作为人才引进到无锡任教。虽然人在二胡之乡的无锡,但时常牵挂着淮安的学子和学会的工作。当他得知学会承办付师傅京城殊荣分享会后,毫不犹豫从无锡赶到会场。严老师说,“付师傅制琴的一开始,就传承了他的师傅制琴精准、干净、平衡、灵敏的风格特色。获奖不是意外,是早已预料到的。付师傅正处青壮年,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也一定会迈上更高的台阶”

分享会上得知,五年前从一家农屋搬至现在的开发区大连路附近的“付建平二胡工作室”,得到了原开发区广州路办事处退休干部严峻等慕名前来解困的琴友帮助。严峻动情地说:“付师傅代表我们家乡获得如此殊荣确实不易,这不仅是他个人的骄傲,也是我们淮安这个行业的骄傲,可喜可贺。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就体现在精品意识与执着追求。精益求精,做成精品,做成绝品。好的琴,有时不是用价格来衡量的,是大家的认可就是精品,就是绝品”。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副会长招吉善、陈松强,淮阴师院博士张峻荣等先后发了言。会议由淮安市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吕平主持,淮安市文联戴书昌秘书长和淮安市音乐家协主席、作曲家申旭光在分享会的最后,都作了肯定性发言。他们分别从演奏与制作,产业与传承,政策与对外交流、学习等方面提出的新的希望与更高的要求,给莅会分享的演奏家、老师、家长、爱好者等受到了莫大的鼓舞!

 

**********

相关链接

淮琴制作名师付建平艺术简介

付建平,1977年出生于淮安仇桥,现任淮安市建平乐器厂厂长,淮安市音协二胡学会常务理事,淮安市乡土人才"三带"能手,2018年成功举办"建平杯"二胡大赛,全国网络媒体多有报道。付建平17岁仇桥初中毕业后,经人介绍去苏州宏韵乐器厂学徒,后遇大师王瑞泉王国兴父子。王氏父子“要做天下最好的二胡”的工匠精神,是付建平后期随王国兴师傅开厂,回苏州帮其做琴7年,艺成回淮安自己开厂创业11年的前行动力。从学徒到自立门户,合计制作二胡时间二十六年,从未改行。音色纯净、通透、圆润,发音灵敏、集中而无噪音,是付建平的制琴工艺追求;而王瑞泉大师“精品可得,灵品难出”的名言,又是付建平知难而上的今后不懈的努力目标!(吕平)

 

**********

相关链接

中国江苏网 > 区域网> 今日聚焦

淮安本土二胡制作人首次获评国家制琴名师

日前,中国音乐家协会二胡学会主办的中国名师专业二胡品鉴会传来消息,淮安选送的两把二胡,经专家鉴定,以“琴音甜美,富有韵味;声音明亮,具有张力;内外弦统一,上下把平衡;音量大而集中;操控性与手感俱佳”,被评为精品;制琴师付建平被评为“演奏家关注并喜爱的制琴名师”,填补了淮安音乐史上本土二胡制作人没有国家专业部门评定的制琴名师空白。

付建平,市音协二胡学会常务理事、市乡土人才“三带”能手,制作二胡26年,“音色纯净、通透、圆润,发音灵敏、集中而无噪音”是他的制琴追求。

 

**********

相关链接

26年苦练匠艺, 他执着于 “造一把完美的琴”

——两作品斩获全国大奖,淮安制琴师付建平获评“制琴名师”

信息 淮海晚报

 

在中国民乐界有一种说法:“三年琴五年萧,一把二胡拉断腰”。这句说的是二胡的音乐表现力强,但音准和音色却极难把控,没个几年甚至几十年“拉断腰”的工夫,很难窥其精髓。其实,不仅是演奏二胡很困难,制作一把精良的二胡也并非一件易事,这其中凝结的往往是制琴师数以十年计的精湛技艺。于日前在北京举行的2019中国名师专业二胡品鉴会上,我市制琴师付建平报送的两把二胡分别斩获银奖和铜奖,他本人也获评“演奏家关注并喜爱的制琴名师”称号。这位在乐器制作界潜心耕耘26年的淮安汉子,不但成为目前苏北唯一一位获此殊荣的匠人,也填补了我市音乐界没有获得国家权威组织评定和认可的“乐器名师”这一空白。

 

苦练26他从乐器“门外汉”变成了“制琴名师”

直到17岁之前,付建平和其他同龄人一样,人生经历大同小异。1994年中学毕业后,他告别了生活了17年的淮安区仇桥镇,前往苏州一家名叫宏韵的乐器厂打工谋生。当时的付建平只是想寻一个能够养家糊口的工作,学一门可以安身立命的手艺,这位十几岁的淮安少年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在这行一做就是二十多年。

从付建平的职业履历上看,他的制琴生涯按照时间节点大致可以分为1994年、2001年、2006年三个阶段。在进入苏州宏韵乐器厂之后,付建平做的都是普通的二胡零件加工和装配工作,和其他工人没什么两样,但抱着“踏实做人,认真做事”态度的他却总能把手头的工作完成得又好又快,这也引起了乐器厂负责人的关注。1998年前后的一天,有一对父子模样的客人到乐器厂库房挑选制作二胡的木料,厂里的负责人悄悄将付建平拉到一边并告诉他:“要想学做二胡的真功夫,跟着他俩准没错。”原来,这两个人就是知名的二胡制作大师王瑞泉、王国兴父子——王瑞泉与北京的制胡名家李永祥并称“南王北李”,并被国内乐器界和演奏家尊为“中国二胡王”;王国兴也子承父业,是二胡制作名家。由于当时王瑞泉父子和乐器厂有合作,因此付建平就有了很多请教机会。2001年,王瑞泉和王国兴也开办了一家乐器厂,出于对付建平的信任和对其技术的认可,父子俩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付建平的职业生涯又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在这家名为国兴的乐器厂里,付建平一共待了七年时间,不但见证了企业的发展和国兴牌二胡的创立过程,也迅速成长为一名专业的制胡匠人。付建平说,和其他传统手工艺一样,制胡手艺也讲究“教靠做,学靠悟”——老师的指点仅限于技术指导层面,至于对于制胡过程中每一道工艺、每一个零件精度的拿捏,还是得依靠学徒不断的练习和感悟。付建平说:“干这一行,如果没有十足的热情和钻研精神,是很难干好的。”此前,他虽然已经有很长的从业经历,早已是个熟手了,但怀着对于传统技艺的热情和对工匠精神的追求,他依然跟随王瑞泉老先生从最简单的琴轴开始做起,认真研究学习每一个零件的加工、每一个组件的装配,最终用六七年时间完全掌握了制琴的所有过程。2006年,为了方便照顾家庭,同时也为了追求自己的事业,学有所成的付建平选择回到淮安创业,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二胡品牌。

 

坚守26“造一把完美的琴”是他不变的追求

如今,付建平在制胡领域已经深耕了26年,“要做天底下最好的二胡”是他的不断追求。“这句话是王瑞泉老先生在我学艺第一天就告诉我的,他总说用心做出来的二胡和不用心做出来的二胡,演奏出来的曲子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在这一行里,不用心、没有真手艺的人是无法立足的。”付建平这样说道。

在付建平看来,虽然二胡看起来外表都差不多,但上面的每一个零件从选材开始,到刨制、打磨、开孔,再到组装、调试等等所有流程都很有讲究。“一个地方用的功夫不到位,就会直接影响到音质音色,就算不上一把好琴。”付建平解释说,二胡可以分为琴皮、琴筒、琴杆、琴轴、琴弦、琴弓、琴托、音垫等几个部分——琴皮是二胡的发声装置,需要用蟒皮,鳞片越大音色越好;琴筒是扩大和渲染琴音的装置,材料从贵到便宜分别为海南黄花梨、印度小叶紫檀、老红木、非洲紫檀、黑檀、红木等,密度越大质地越均匀越好;琴杆是二胡的连接支撑装置,也对整体震动发生有一定影响,选材与琴筒相似,要求除了质地紧密外,还需要无节、无疤,并有一定的光亮度……“在制胡工艺中,光是选材就是一门很深的学问,而这只不过是整个过程的起点而已。”付建平说道。

在众多民族乐器中,二胡因为悠扬婉转的音色,连贯的演奏形式,而被誉为“最像中国人说话的乐器”,但同时,这种乐器又因“难以控制把位,难以控制音准,难以控制音色”而被公认为是“最难学的弦乐器”。时至今日,尽管科技已经相当发达,但二胡制作的绝大部分工作依然要靠纯手工来完成,因为琴师对于零件和过程的直观感觉是机器无法替代的,所以二胡的成品率只有60%到70%。“尤其是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音乐家开始把小提琴的曲谱移植成二胡曲谱,以前很少用到的‘下把’现在用的频率越来越多,这就对制琴的工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一把制作优良的二胡是很难得的。”付建平说。

在此之前,付建平很少参加这类二胡品鉴活动,然而这次比赛他却一口气拿出了五个作品参赛。按照他的说法,一方面是此次比赛规格确实够高,这不但是中国音协二胡学会主办的最高等级的评比活动,而且从新中国建立至今也只举办过四届,相当“稀有”;另一方面付建平在心中也逐渐意识到“不能总是沉浸在自己的小圈子里‘闭门造车’,应该多跟外界接触一下,互相交流学习才能不断提高”。因此,在三月份得到参赛通知后,他用三个月时间赶工造出了五把二胡,又经过连续几个月的磨合调试后才正式报送上去。最终经过初赛、复赛、决赛的角逐,他和两个作品从全国众多名家、名琴中脱颖而出,付建平的名号也就此打响。

 

尽管已经在制胡工艺方面取得了相当高的荣誉,但付建平并没有打算停下自己的脚步,他说:“我一直记得王瑞泉老先生说过的一句话‘精品可得,灵品难出’,在我的心里,不断精益求精,努力打造一把完美的二胡才是最终的目标。”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