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讯
青岛胡琴室内乐团获第八届世界乐团艺术节比赛金奖
发布时间:2019-08-07   点击次数:

 

 

 

 

青岛胡琴室内乐团获第八届世界乐团艺术节比赛金奖

——王娟娟:与二胡共赴最美的时光

信息 星辰胡琴乐团(微信号)

信息推荐 张玉明

编辑 冬景

 

 

 

维也纳当地时间8月1日到4日,在全国比赛中脱颖而出的青岛星辰胡琴室内乐团,赴奥地利维也纳参加第八届世界乐团艺术节比赛。

 

青岛星辰胡琴室内乐团成立于2014年7月,是由一群热爱胡琴的学生在王娟娟老师的带领下组成的阵容强大的乐团。王娟娟,是中国极为杰出的青年二胡演奏家,二胡演奏硕士,任教于青岛大学音乐学院。经过多年的专业熏陶,乐团具备高雅的艺术气质、深厚的理论功底和追求艺术真理的执着信念。短短几年来,乐团的学生们用优异的成绩回报了老师的辛苦付出,累计有十余人次在各级各类大赛中获奖,成为当今中国最具活力,也是技术实力雄厚的民族拉弦乐团之一。

8月2日,第八届世界乐团艺术节特别音乐会在维也纳市政厅广场举行。青岛星辰胡琴室内乐团首次亮相,富有中国特色的乐器及曲目编排引起了全场欧洲观众的强烈好奇心。仅凭两根弦竟然能演奏出如此美妙的音符,现场观众不禁叹为观止。

8月3日,来自奥地利、瑞士、加拿大,卢森堡、印度尼西亚、中国香港及中国大陆等28家乐团在MuTh音乐厅进行了激烈的比赛。青岛星辰胡琴室内乐团凭借一首激情澎湃的《战马奔腾》及刚劲优美的《夜深沉》,获得评委的高度评价,被评委评价为“用耳朵和心灵演奏的乐团”,最终夺得金奖

4日,音乐节乐团展演及颁奖典礼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举行。青岛星辰胡琴室内乐团奏响金色大厅,向世界展现中国风,将中国民族音乐的魅力传递给在场的所有观众,让欧洲观众感受中国音乐之美,赢得了全场经久不息的掌声。

音乐无国界。青岛星辰胡琴室内乐团的孩子们通过这次活动,欣赏到了各国优秀乐团的演出,受益匪浅。世界向他们打开了一扇窗,梦想靠他们去实现。

 

点击浏览原图文信息:

 

**********

相关链接

王娟娟介绍

王娟娟:与二胡共赴最美的时光

 

青岛是座艺术之城,从这里走出的明星与艺术家层出不穷,他们都让我们骄傲不已,而在人才济济的民乐界,蜚声国际乐坛的明星中又多了一个来自青岛的新星,她就是青年二胡演奏家王娟娟

 

追随大师,她早早谱写辉煌

6岁,在别人还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候,王娟娟已经拿起二胡开始吱呀的琴童生活;上小学了,当小朋友们在院子里嬉戏玩耍的时候她却独自在屋里练琴学谱;寒暑假,没有旅行没有休息,她与妈妈泡在东方歌舞团的公寓里,在舅舅家学琴学到深夜;高中三年,她几乎是在青岛与北京的往返中度过,要兼顾高中的学业,更要抓紧时间在北京学琴…… 象所有学琴的孩子一样,没有童年,鲜有玩耍,背负着全家人的希望,辞职陪读的母亲带着她走上音乐这条路。

但王娟娟又格外地幸运,她成长在一个二胡音乐世家,她音乐的启蒙老师是自己的舅舅张玉明,他是新加坡精英华乐团音乐总监、中央音乐学院客座教授、中国国家一级演奏家,前任东方歌舞团首席二胡;舅妈许文静也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是新加坡华乐团的二胡独奏家。而舅舅给予她的音乐审美与格调,让她比一般的孩子更早地体会与驾驭音乐之美。

漫漫求艺路,在舅舅离开东方歌舞团前往新家坡后,王娟娟又先后跟随中央音乐学院张韶教授、解放军艺术学院杨光雄教授、中国音乐学院张尊连教授、胡琴大师闵惠芬教授这些国宝级的民乐大师学艺,而在拜访遍北派名师之后,在她就读上海音乐学院研究生时,她又跟随胡琴南派大师霍永刚、尤继一学习。

一个个如雷贯耳的名家让她的琴艺有了飞速地成长,而勤奋与坚持则让成就也早早到来。王娟娟在10岁时候就成了青岛也是北京第一个考出二胡十级的琴童。之后,省、市级的民乐比赛她拿奖拿到手软。后来,她成为了上海音乐学院培养的唯一一个二胡、京胡、板胡、高胡、中胡等胡琴类全面的演奏硕士,在2011年,她被亚洲艺术文化推展联盟评为亚洲最具潜力青年演奏家。

“其实我只是特别能坚持,小时候看着舅舅在东方歌舞团与李谷一、杨丽萍等名家大腕儿们一起排演,从小接触的都是那些名家的艺术,就觉得音乐本身就应该是那样的,我如果做不到,就是功夫不到,那是我自己的问题。”极强的自尊心以及极高的自我要求,加上勤学苦练,那个曾经在琴房苦练的小女孩现在已成了蜚声海外的民乐大师。

 

不忘初心,回到讲台哺育后辈

看过她的成长与成就,你可能会和我一样好奇,拥有如此高的艺术造诣又获过这么多荣誉,王娟娟为何回到青岛,选择在青岛大学做老师?

“以前学琴真的很苦,我自己辛苦,全家人也跟着辛苦,在舞台上独奏表演时很有成就感,但是当我把一身技艺传授给孩子们时,那种成就感更令我快乐。”确实,在王娟娟从上海音乐学院硕士毕业时,她有太多机会可以选择,东方歌舞团、香港中乐团等诸多知名的乐团等着她的到来,还有国际知名的演出经纪公司与经纪人等着与她签约让其成为职业演奏大师。听起来每一项都是那么光鲜亮丽,但她却拒接了所有,选择回到青岛做名教师。

“其实说简单点,就是我吃过的苦,不想再让现在的孩子们再重复。在北京的时候,一次练琴,练得太晚,楼下的邻居上来砸门结果直接打到了我妈,到现在我妈脸上还有伤;冬天的时候,北京下大雪,零下十几度的气温我们凌晨5点多就得出门做两个小时的公车赶去老师家上课;我在上海念研究生的时候,爸妈都陪着我,因为要再学习京胡与板胡,需要夜以继日地练习,但还要顾及邻居们正常的作息,我们一家被迫搬了很多次次家,最惨的时候住在那种板房里,冷得没办法我爸用透明胶来封住墙缝……”即使她已足够幸运,能得到诸多大师的真传,但学琴路上的辛苦,她没有少吃一点儿。

“我是那么幸运,学到了百家之长 ,就应该把这些好的东西传给以后的孩子们。这话听起来像唱高调,但其实我是因为感恩才这么做。我在一中念高中的时候,大多数时间都在北京学琴,我的班主任还有许多任课老师都把习题和资料寄到北京,给我各种帮助,让我能更好地学琴;我小时候想跟二胡大师张韶老师学艺,那年正好要考级,我说我要拉《汉宫秋月》,他说我才10岁根本拉不好。结果我自己练了16个小时以后在电话里拉给他听,他不相信那是我拉的,激动地让我等着他,那时都晚上11点了,他放下电话踩着自行车就来舅舅家指导我,快70岁的老人给我指导到凌晨3点,一点一点地抠,一个音一个音地磨 ,老师的那份认真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其实好的老师留给我的不仅仅是技巧,他们如何做人,如何爱才,这些更让我铭记在心。”于是,王娟娟回到青岛,为青岛的孩子们带来更为正统也更具艺术造诣的二胡教学。“我在大学里上课,从来都是带着自己乐器的,50分钟的课,有时候能上到一个半钟头,遇到好苗子,我还会义务地给他们加课,就是想让他们能学到更多的东西,我的学生要是能超过我,那对我来说是最开心的事儿。即便是上门求教的小朋友,我也是一对一地,你一把琴,我一把琴,一弓一弓地教他们,学琴和做学问一样,容不得一点儿闪失,严谨是必须的,所以我教学的时候很严厉,但是孩子们却都很喜欢我”确实,每当王娟娟上课时,教室里总是座无虚席,有时连窗外都挤满了想蹭课的学生。

“我现在演出的安排也很多,每年都会和国内外顶级的乐团、名家合作,而吸收了更新更好的东西后,又可以把这些教给我的学生们。现在是希望自己的表演与教学能兼顾,在不断提升自己的同时也让艺术可以传承下去”。人们都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但在王娟娟看来,艺术更需要地是传承与碰撞,那些狭隘的观念,只会束缚自己的成长。

吃过无数苦头,也跌过跟头,站上过辉煌的舞台,现在的王娟娟却平实地过着练琴、教学的日子,在不断求索的同时,她也不停地奉献,希望让民乐的辉煌可以延续,也希望更多的孩子能感受到民乐之美。

 

 

 

图 王娟娟老师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