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名家
刘长福:我的音乐和教学之路
发布时间:2020-09-05   点击次数:

 

 

 

 

我的音乐和教学之路

作者 刘长福

信息 中国民乐(微信号zgmy1986)

文摘 供交流参考(版权归作者所有)

编辑 冬景

 

 

 

 

 

站在领奖的舞台上我心存忐忑,我想起了许多引领我走上专业音乐道路的前辈们,他们中的大部分现在都已经不在了,所以请允许我表达内心深处的感恩。首先我要感谢我的小学音乐老师陈德秀女士,她是第一个引领我走上音乐道路的人。更要感恩的是我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和研究生学习期间的专业老师聂靖宇先生、严忠萱先生、丁珰先生、张韶先生和蓝玉崧先生,同时我还要感谢蒋风之先生、刘明源先生、张锐先生、朴东生先生、甘尚时先生和作曲家辛沪光先生。是他们在各自的领域教给了我丰富多彩的专业技能和做人、做事的道理与准则,指引了我在音乐道路上的正确方向。除此之外,我还要特别感谢北京人民广播电台音乐台的原台长余春生先生和作曲家张福全先生,是他们的帮助和提携使我在演奏领域获得了今天的声誉和成就。

我从1963年开始在内蒙古艺校任专业的二胡教师,到1979年整整在那里工作和生活了十六年。出于对民间音乐的兴趣,在艺校工作期间我也经常利用到各地招生和寒暑假的机会向当地的民间音乐家学习马头琴蒙古四胡的演奏以及内蒙古的二人台、爬山调等民族民间音乐。与此同时我还努力地向作曲家辛沪光先生(交响诗《嘎达梅林》的作者,当时也在内蒙古艺校工作)学习作曲和其它音乐理论方面的知识。通过这些学习我进一步加深了对民族民间音乐的感情、充实和提高了演奏技能,同时也积累了理论作曲等方面的知识,为以后在演奏、教学和音乐创作等方面都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在内蒙艺校工作期间,为了教学的需要我陆续创作了不少二胡练习曲,并且从1966年开始尝试着音乐创作。曾经写过二人台音乐风格的板胡曲《喜送丰收粮》、蒙古族音乐风格的高胡独奏曲《草原小姐妹》;1973年创作了二胡曲《草原新牧民》;1976年创作了中胡独奏曲《怀念》、二胡独奏曲《恩情比海深》、板胡独奏曲《山乡节日》;回到北京以后又陆续创作了中胡独奏曲《塞外情思》,高胡独奏曲《瑶山雨》、二胡独奏曲《杏花天影》、四胡独奏曲《欢乐的草原》等等,共计有十余首作品;此外我也曾尝试过包括歌曲、小歌剧和舞蹈等音乐的创作,这都得益于我多年来对民族民间音乐和作曲理论等方面的学习和积累。

1979年我有幸考入了中央音乐学院攻读硕士学位的研究生班。在经历了内蒙古十几年的工作体验、生活历练和向民间再学习之后,又较为系统地在“音乐美学”“心理学”“中外音乐史”等方面加深了学习。尤其是在我的导师蓝玉崧先生的精心指导下,我在专业理论的研究、音乐知识的拓展和音乐美学等方面都有了更高的追求和更新的认识。1981年研究生毕业后我获得了硕士学位,之后留在了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任教,加上我在内蒙艺校工作的十几年,累计的教龄也已经有五十六年了。时光荏苒、岁月留痕,回顾这些年的历程一幕幕近在眼前,抚今追昔、我不禁百感交集。作为民族音乐的传人,我一直秉承着老一辈先生们的意愿、满怀深情地把自己学到的一切知识和技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学生们。我自己的座右铭是:“琴上摩法师前辈,曲中寓情律后生。”老一代的治学精神时刻激励着我,几十年来我不断地积累着教学经验、改进着教学方法,为的是能够与时俱进、为国家培养出更多、更优秀的演奏和教学人才,为二胡艺术的发扬光大贡献自己的毕生力量。

 

通过多年教学实践的积累,我逐渐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教学方法并形成了自己的教学理念,那就是按照“基础技巧、应用技巧、风格性技巧和音乐表现与创造”的科学程序有针对性地依据不同的步骤和不同的内容进行教学。

首先要通过各种单项技巧的训练使学生逐步掌握左右手各种弓法和指法的技巧——这是“基础技巧”阶段;

然后再有针对性地指导他们通过学习不同类型的乐曲,将各种弓指法的变化奏法应用于演奏之中——这就是“应用技巧”的学习阶段;

继而再通过学习不同音乐风格的作品,使学生能够掌握表现多种音乐风格的演奏技巧,诸如:陕西音乐风格的“搂音”、河南音乐风格的“大、小滑揉”、江南音乐风格的“垫指滑音”和“擞音”、广东音乐风格的“空弦揉音”和“装饰回音”、蒙古族音乐风格的“三度打音”和“泛音微滑揉”等等,这就是“风格性技巧”的学习阶段。

在掌握了较为丰富的演奏技巧之后,再启发学生将个人对乐曲的理解和体会融进乐曲演奏的二度创作之中。这个教学的过程能够激励和发挥学生学习的积极性,使他们主动地地将所学到的技巧手段应用到具体的演奏中,使音乐风格更加浓郁、音乐效果也更加生动感人。     

从理论方面讲,我认为二胡教学应该是个系统工程。在漫长的教学过程中,作为教师应该切忌“急功近利”和“拔苗助长”,也不可以“因循守旧”。教学活动有时也很像医生看病,首先要能准确地“诊断”和发现学生在演奏中存在的问题,而后要做到“先补短、后扬长”、不是一味的“扬长避短”。由于在气质、性格和演奏方法等方面的差异,每一个学生几乎都有自己的特点但同时也都存在着一些不足。所以首先需要有针对性地解决他们存在的问题和不足,继而通过一定的调整周期,使他们在“补短”的过程中逐步掌握更加全面和丰富的演奏技巧,打好坚实的演奏基本功。

为了适应教学的需要,我在2001年编著了一套《二胡系统进阶练习曲集》(上下册),其中由浅入深地纳入了许多二胡名家的三百余首作品。我把这套练习曲集比作“药匣子”,根据学生在演奏中存在的具体问题有针对性地选择其中的练习内容、对症下药,做到“缺什么、补什么”,解决好演奏中存在的实际问题。为了避免造成“加工厂”式的教学效果“千人一面”“千曲一味”的演奏,在“补短”的基础上也要发现每个学生在性格、气质和艺术趣味等方面的特点,努力使他们的演奏得心应手和独具特色。只有经过了“先补短、后扬长”、严格的技术技巧训练和大量不同风格曲目的积累,才能够使他们的演奏具有生动的音乐表现力。这就是“因材施教”的方法,它就像“根雕”艺术一样,最初要把多余的枝杈去掉,而后才能将不同的材质雕琢成造型各异的艺术品。

 

二胡艺术在近百年的历程中,由最初刘天华先生和华彦钧(阿炳)先生的十三首乐曲开始,经过了无数前辈仁人的艰苦努力,已经逐步在高质量作品的创作、优秀人才的培养和科学教学体系的形成等方面探索出了一条较为可行的道路,即:在教学活动中拓宽了基本功的涵盖领域,重视了对各种快速技巧的训练和表现不同音乐情绪、不同音乐风格演奏技法的研究。同时,通过多年来各种规格的比赛,陆续推出了一批优秀的演奏人才,积累了若干首有较高技术含量和较有时代感的曲目等等。尤其是自1979年之后,专业的作曲家纷纷介入了二胡曲的创作。他们以高度的热情和对民族音乐的情感将新的技法和新的思维融入了二胡作品的创作之中,相继推出了许多大型体裁的各种协奏曲、狂想曲和随想曲等富有高难度演奏技巧的作品,不但拓宽了二胡的表现力、丰富了二胡的演奏技巧,同时也推动了二胡教学并充实了二胡的作品库,这一切成就都是令人瞩目的。

当然,一种倾向往往容易掩盖着另一种倾向,当我们静下心来总结和检讨时,不难发现在二胡艺术快速发展的同时也还存在着一些隐患

由于功利思想和“求新、求快”等情绪的驱动,很容易使人产生急于求成的心理。一些教师缺乏长远和系统的规划,为了尽快让学生在各类赛事中取得好成绩,有的干脆把每一届比赛的曲目变成了教学的内容。这不但间接地助长了学生的急功近利心理,同时在客观上也助推了他们盲目追求“高、大、快”作品的演奏风气。由于这种追求短期效果的“快餐式”的“应赛教学”方式,导致有的学生“营养缺失”,也造成了“多人一面”的演奏现象。还有一些教师由于自己“底子薄”,缺乏传统和民族民间音乐的演奏功力,在艺术品位上对传统乐曲和民间乐曲有一定距离,比较偏重“现代乐曲”和“快速技巧”。久而久之便形成了“教师不喜欢教、学生也不愿意学”的尴尬局面,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

还有一种倾向就是教师的保守心理

由于跟不上二胡发展的现状而造成了心理落差,在教学中难以胜任新的作品,表现得焦虑和力不从心。还有的在潜意识中对“现代乐曲”存在着逆反心理,在教学中表现为抱残守缺,以“继承传统”为借口掩饰自己不能与时俱进的现状。所有这一切不正常的现象无疑都会阻碍学生的全面发展。

广义地说,每一种文明、每一种文化和艺术形式都有它的“传统”和“现代”。“传统”不是一成不变的,它像一条奔流不息的大河,千百年来蜿蜒曲折、义无反顾地奔向大海。要继承传统首先应该了解传统和学习传统、继而发扬传统,要坚持“面向未来”的理念,不但要“继往”、更要“开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历史的进程不会逆转,二胡艺术的发展前途一片光明。其实,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探寻和实践着“继承传统”与“面向未来”的教学道路,但是“传统”继承的够不够、“未来”面向的如何,还要通过教学成果逐一检验,而不能停留在口头上。

二胡的真正发展历程不过区区百年,无论在作品的数量、质量以及教学方法的科学规范、演奏技巧和表现力的拓展、理论研究的深度广度乃至乐器制作的标准等方面都还有较大的发展空间。我们反对全盘西化的训练方式,也反对以“继承传统”为借口的因循和保守的做法。二胡演奏艺术的发展,必须要有科学的训练方法、丰富多彩的教材和与时俱进的作品。在这方面教师要以身作则、身体力行,要跟上时代的步伐、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用发展的眼光和探索的精神推动二胡艺术的不断前行。

我在2013年教学五十周年之际出版了一本名为《二胡演奏与教学文论选》的个人专著,其中载入了我几十年来陆续发表和撰写的七十多篇文论。该书从演奏技法、艺术表现到演奏心理、音乐美学等方面较为详尽地阐述了个人在二胡演奏和教学等方面的心得体会,也算是我几十年来演奏和教学的一个总结吧。

 

对于目前二胡教学的现状我还有一些想法,现在提出来供大家参考:

1、应该继续深化“基础技巧”的教学

“基础技巧”是二胡演奏的根基,也是二胡演奏艺术的基石。近年来的各种二胡比赛,所指定的曲目大都是有“高难度”技术含量的乐曲。其中频繁的转调、复杂的变化音、大段的快速旋律和快速换把、快速换弦、人工泛音等技巧,其实都应该在“基础技巧”的教学过程中通过相关的练习逐一解决。应该将各种音阶、琶音、快速换把和快速换弦以及各种弓、指法的综合技巧训练作为必要的教学内容,这不但能够克服演奏中的一般技术障碍,而且也可以为驾驭大型乐曲和复杂技术含量的乐曲打好演奏技巧方面的基础。大量的事实已经证明,只要掌握了科学的训练方法,演奏中的一般技术障碍就会顺利得到解决。现在许多音乐院校附中、附小的孩子们在经过了较为系统科学的训练之后,在演奏方面都能够胜任技术含量较高和较为复杂乐曲的演奏。这就很有力的证明了进一步深化“基础技巧”教学的必要性。

2、加强“应用技巧”和“风格性技巧”的研究与应用

“应用技巧”和“风格性技巧”是二胡演奏中极其重要的技巧手段,演奏者掌握了这些技巧,其表现音乐的手段就会更加丰富、感染力也就越强、对音乐风格的掌握也就越到位。为此,作为演奏基本功的重要环节,教师应该对“应用技巧”和“风格性技巧”从理论方面进行深入的研究并应用于教学之中。目前对这些技巧的应用还只停留在口传心授的阶段,应该下功夫在理论方面将这些演奏技巧及其应用的规律加以梳理、归纳并形成文字推广出去,这对二胡演奏艺术的发展会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当然,优秀的二胡演奏除了丰富的技巧手段之外,音乐素养、艺术品位、文化底蕴等也是影响演奏效果的重要因素。客观地说,一个演奏技巧丰富、音乐素养全面、艺术趣味高雅和文化底蕴深厚的演奏家,他们的演奏才是真挚、深刻和极富音乐感染力的。

3、重视教师的演奏示范

在二胡教学中,演奏示范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教师应该努力提高自己的演奏能力,不但能够演奏传统和民间的乐曲、也要努力学习现代创作的乐曲,只有这样才能够在教学中拥有全面的话语权。演奏示范应该是最直观的教学形式,它会使学生尽快地掌握所学的内容。有些教师由于曲目量积累的不够,很少给学生做演奏示范,这是非常遗憾的。作为演奏家,你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和最拿手的乐曲在舞台上呈现,但作为教师就应该掌握更加丰富的演奏技巧和多种音乐风格的演奏。教师的演奏示范可以使学生更快、更准确地掌握学习的内容,教学的效果也更加理想。因此可以说,教师的演奏示范是教学的重要环节。那种“教师会的少、学生吃不饱”的现象,不但影响教学的效果,更会贻误学生的前途,其后果是堪忧的。

4、加强对“教学心理”的研究

在教学的过程中,教师应该自始至终地研究和掌握每一个学生的心理。英国哲学家洛克曾经说过:“当你教一个学生时,你真正教的,并必须与之接触的东西是学生的心理”。在新时期,一个合格的二胡教师除了本身的专业技能之外,还要认真地学习并掌握一定的心理学知识,这是因为在教师的教学和学生的学习过程中心理的因素占据了主导的地位。我们知道,人的一切行为都取决于思想、取决于意识,教师的一举一动也都会影响学生:比如对“条件不大好”的学生缺乏耐心、敷衍了事;不能认真地启发和挖掘学生内心对音乐的感悟能力等等,都是导致一部分学生信心不足的重要因素。作为教师,绝对不能对所谓“天赋平平”的学生失去信心和耐心,更不要歧视他们。孔子的“有教无类”“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的教育思想今天仍然是我们需要认真学习和实践的至理名言。要知道所谓“天赋高”的学生毕竟是少数。一些教师专门挑选所谓条件好、有天赋的学生,其潜意识不过是“这样的学生好教、不用费力就可以出成绩、可以给自己带来荣誉”的狭隘心理。一个真正优秀的教师应该是迎难而上、能够将那些“天赋平平”的学生培养成有用之才的名符其实的“园丁”。这样的教师能够体察学生的心理,不但在教和学的互动过程中教会他们演奏的技能,而且能够循循善诱、因势利导和不辞辛劳地启发、拓宽学生的艺术视野,帮助他们分析作品、了解作者并能够在乐曲的演奏中融入自己的理解和感悟的能力,指引着他们不断的进步。所以,我们一定要努力加强对教学心理的研究和应用,因为这样可以提高教学的质量,是培养优秀演奏人才的重要手段。

在“急功近利”思想泛滥的现实社会中,我们一定要能够静下心来,尤其是青年教师要能够耐得住寂寞,并且要认真地学习一些东西。不仅要学习专业的技能,更要多学与之相关的一切知识。充实自己、与时俱进,做有理想、有实力的合格教师。尽管取得了一些成绩也不要沾沾自喜,要秉持“学而后知不足”的精神,谨言慎行地对待教育科学和演奏科学。我的老师蓝玉崧先生在《寄意青年民乐家》一文中曾经说过:“青年的专业素质如何,关系到民乐的前途……首先要提出的,是文化素质问题……一些粗率无文的青年演奏家,他们多半能掌握一些技巧就沾沾自喜,其实也只能是个年轻的乐匠、小的艺人而已……”。在谈到民乐家的专业业务修养时,他又说:“当然首先是对中国传统音乐的修养……决不能局限在一件乐器的传统曲目内,必须广泛涉猎所有传统音乐领域:古代的、民族的、民间的、声乐的、器乐的。把‘读万卷书’换成‘熟万首曲’,这乃是深入传统的必由之径。”蓝先生这些语重心长的话,今天听来仍然对我们从事民族音乐的人、尤其是对青年教师具有极其现实的意义。

青年是国家的未来、更是二胡艺术发展的希望。目前我们已经欣喜地看到,许多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教师不但在演奏上、而且在理论研究等方面都已经有所建树,这是值得肯定和鼓励的。青年教师不但要保持旺盛的学习精力,而且要脚踏实地、勤勤恳恳地投身到教学工作中,为民族音乐的未来,为我国教育事业的发展贡献自己的青春和力量。

最后,我再次呼吁:

在二胡教学中不要做“保守派”、也不要“赶时髦”,既不要排斥新的作品和外来的音乐,也不要忽视对传统和民间音乐的传承。作为培养新一代接班人的二胡教师,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固步自封和民族虚无主义都是没有光明前途的。教师既是学生的领路人也是他们的同行者,在二胡艺术的道路上我们要励精图治、勤奋学习,做到“教学相长”、与学生共同进步。要立足当代、继承传统并面向未来,为二胡艺术的多元化发展培养出更加优秀的人才,不遗余力地为二胡艺术的发展和我国民族音乐事业的传承贡献自己的毕生力量。

 

 

点击浏览原图文信息及刘长福先生照片选登:

 

 

**********

相关链接

刘长福中胡演奏《塞外情思》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