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名家
他是二胡表演世界的一员闯将,40余载首演多部新作品
发布时间:2019-09-26   点击次数:

 

 

 

 

他是二胡表演世界的一员闯将,40余载首演多部新作品

作者 陈茴茴

信息 Music Weekly 音乐周报(微信号yinyuezhoubao)

文摘 供学习交流参考(版权归作者所有)

编辑 冬景

 

 

 

 

 

8月15日,在浙江省宁波镇海大剧院举行的中国音乐小金钟2019全国琵琶展演开幕式音乐会上,二胡演奏家、原空政文工团演奏员邓建栋作为演奏嘉宾,为观众演奏了二胡与交响乐队版《乱弹琴声》,这也是这首选自作曲家王丹红创作的民族管弦乐作品《山西印象》的交响乐队版首次演出。

作为国内知名二胡演奏家,邓建栋在40余载的演奏生涯中,见证了多部作品的首演。是什么吸引着作曲家对这位演奏家不断抛出首演的“橄榄枝”?面对这个问题,邓建栋把答案归结为自己与作曲家们多年合作积累的信任。一路聊来,记者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是作曲家们从邓建栋的动人琴声里,听到了自己创作时寄托于音符中的“心灵密码”。这位优秀的二胡演奏家,用音乐拨动了创作者的心弦。

 

拨动创作者的心弦

“王建民邓建栋现象”,是三十多年来二胡界从创作到演奏到学术研讨都非常重要的话题。连接两人的是赫赫有名的“二胡狂想曲”系列。两人合作的缘起,要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末。

1985年11月因获首届中国北京二胡邀请赛一等奖,邓建栋被破格录取到南京艺术学院学习,他的视野从民乐拓展开来,一头扎进不同音乐领域的学习中。视唱练耳、作曲、和声、曲式及西方音乐的学习,他都完成出色。1988年,临近大学毕业的邓建栋希望有一部突破、创新的二胡新作,让他的毕业音乐会更有意义。他萌发了邀请作曲家王建民为自己写一部作品的想法,“但王老师之前没写过民乐作品,我不确定他是否会答应,正好我在南京艺术学院学习时的视唱练耳课老师是王建民的夫人,我便通过她向王老师发出邀约。”历经数月,王建民为邓建栋写出了《第一二胡狂想曲》(以下简称“一狂”)初稿,他采用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新的语言、结构、技法去创作这部作品。拿到初稿的邓建栋说自己的第一感觉像是在看“天书”——不同的记谱法、无数的变化音……经过两三个月的练习,“天书”中的密码竟被他一一破解。“很多人都猜想,这部难度这么大的作品,我和王老师是不是磨合过无数次。实际上,我练习几个月后拉给王老师听,他听完就说了一句‘就是这样’。虽然也有微调,但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邓建栋说,后来他了解到,王建民之所以敢于在这部作品使用这么多难以挑战的新技法新语汇,正是从自己夫人那里了解到邓建栋是一个有着多年演出经验、在大学里各门课程学得非常出色的好学生,特别是音乐基础课。他相信邓建栋的演奏技艺,足以完成“一狂”的演绎。

1988年6月,由邓建栋担任首演的“一狂”大获成功,并迅速在二胡界广泛流传开来。“一狂”强烈的现代风格起初也有人质疑,然而经过时间的检验,这部作品现在已成为各种民乐器乐演出、大赛中不可缺少的二胡曲目,专业、业余领域挑战这部作品并出色完成的大有人在。“一狂”的成功促成王、邓两位音乐家的进一步合作,他们也因此成为挚友。王建民于1998年、2003年、2009年接连写出二、三、四狂想曲,其中的“二狂”“三狂”,都由邓建栋首演。邓建栋阐述自己对“狂想曲”系列的理解:“王老师的每部‘狂想曲’都会选定一个富有民族地域性的音乐素材提炼主题,我是用音乐语言把他的主题描绘出一幅画面。”在邓建栋的演奏中,听众可以跟着“一狂”的音乐领略云南风光;欣赏“二狂”铺展的美丽湘西画卷;当“三狂”音乐响起,天山脚下的秀美景色便呈现在听众面前……而这些,是邓建栋通过揣摩作品、走入作曲家内心后的交流所得。“我和王老师的交流都在音乐中,音乐呈现就是我们交流的语言。”

与其他作曲家合作的过程中,邓建栋依然用他高超的演奏技术和敏锐的艺术感知力,捕捉到作曲家留在音符中的密码,用他的琴声表达出对作曲家内心世界的解读,同时还体现出自己鲜明的艺术个性。一次在日本演出,一位素不相识的作曲家听他演奏完自己的作品,特意跑到后台告诉他:“你演奏出了我心里的东西。”这或许是王建民、赵季平、王丹红、莫凡等许多作曲家在自己二胡作品新生一刻,选定“邓建栋”作为首演人选的原因。

 

“泡”出来的地道

“40载习琴春秋,他对江南乐曲的分寸把握超乎寻常。‘二胡狂想’系列等高难度作品的演绎则淋漓恣肆,技术水准与艺术修养相得益彰。”音乐学家乔建中这样评价邓建栋的演奏艺术。邓建栋演绎的“二胡狂想”系列在业内创下佳绩的同时,他对《二泉映月》等经典二胡作品的精彩演绎也给广大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出生于江苏无锡邓建栋从小耳濡目染江南文化艺术气息,浸润在江南丝竹的悠扬清韵、吴侬软语的软糯细腻之中。作为阿炳的同乡人,《二泉映月》是他童年时代每天伴随入眠的曲子,旋律早已印在心里,音乐与韵味都信手拈来。年少学习二胡,他10岁时考入知名的小红花艺术团,开启“从小在舞台上”的演出经历。每周一到两次的演出经历,准专业的艺术训练与舞台锻炼,为他日后非凡的舞台表现打下了“童子功”。关于民乐演奏的韵味与地道的问题,邓建栋认为这种“味道”实际是演奏家对于地方风格是否理解到位的一种显现。人们常说他是“二泉使者”,实际上就与他生于斯长于斯,被江南这块土地的土壤、方言、文化“泡”出来有关系。

进入南京艺术学院学习前,邓建栋在江苏省戏曲学校学习过5年,毕业后又在江苏省锡剧团工作了5年,前后有10年的时间“泡”在戏曲环境中。戏校与剧团都要求“一专多能”,除了拉二胡,他还会唢呐、打击乐。作为乐师,他为苏州评弹、昆曲、京剧、扬剧等不同曲种、剧种,不同流派的戏曲演员伴奏,戏曲的多样性和演员们的唱腔、表演,在每天舞台的流转间刻在他心里。这让他养成善于寻找每种地方音乐的“母体”的能力,因为心里有储存,每每听到类似的音乐,他都会去寻找其最初的文化根源和语言风格。直到现在,每到一个地方乐团,他总是要先看看当地的自然风景,然后与地方戏剧团的乐手交流。演奏“一狂”时,他聆听云南当地民歌,琢磨巴乌等乐器的乐音,为熟悉“二狂”的湖南风格,他学习花鼓戏的演唱与伴奏特点。演奏大众熟知的《二泉映月》,他也融入自己对于时代和情感的理解,在原作基础上增添新的层次感……每次演奏,他对作品都会重新拿捏、把握,观众在他的琴声中可以清晰感知到精准的地域特色和鲜明个人风格相结合的韵味,既“地道”又有“味道”

 

传统与现代不是一道选择题

如何处理传统与现代是当代民乐演奏者面对的考验。邓建栋认为,两者从来不是一道需要选择的题目,两者具有不可割裂性,为此他一直秉承“两条腿走路”的理念。“在二胡的百年历史当中,有三座由作曲家树立的里程碑:刘天华、刘文金、王建民。从刘天华开始,二胡艺术就开始中西结合的探索。”邓建栋说,“二胡这个乐器从民间、从戏曲中走来,经过几代作曲家、演奏家的创新,已经是一个传统与现代结合在一起的乐器。”

邓建栋有多年演奏民间音乐和戏曲的功底,大学时代开始大量接触西方音乐,演奏中借鉴西方乐器的演奏技巧,演出大量现代技法创作的二胡新作。他从多方面丰富自己的音乐阅历,力求让自己成为不拘于单一风格的全面型演奏家。曾经有音乐评论家评论他是“融传统与现代、学院与民间为一体的演奏家。”乔建中也曾说,邓建栋首演的“狂想系列”大胆向“现代”探索,寻找到属于他的琴音,同时,他没有丢掉自己在传统二胡音乐中的深厚素养。

对于传统与现代,邓建栋觉得让两者最好的结合就是做好传承。为此,培养学生的同时,他把很多精力放在二胡的普及与传播。2011年,首届全国二胡少儿优秀选手(业余)展演,来自湖南的12岁小姑娘徐凯玉因演奏出现失误哭了起来,邓建栋安慰并询问了她的情况。原来,爱好二胡的徐凯玉来自山区,却因为家境和当地环境的原因没法得到更好的学习机会。邓建栋心中一直忘不掉孩子的泪眼,有一年他参加中国文联、中国音协到湘西“送欢乐下基层”活动,再次见到这个叫徐凯玉的小姑娘,就想帮孩子一把。他决定用5年时间免费教授孩子演奏二胡,并负担起孩子其他相关费用和手中的乐器。他还参与了中国音协在当地的帮扶项目,帮助更多喜爱民乐却没有条件的孩子进一步学习。在邓建栋精心培养下,徐凯玉考上了大学,二胡演奏技艺也日益精进。在家乡无锡,邓建栋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二胡学校、二胡艺术中心,致力于推广二胡艺术。在他看来,艺术普及是艺术家不可推卸的社会责任,普及是传承一个很好的方式,可以推动二胡艺术更好地继承传统、走向未来。

 

二胡的传承发展凝聚了一代代演奏家、作曲家坚守传统、积极创新的努力。邓建栋就是一位拥有深厚传统底蕴同时勇于“闯入”现代的演奏家,正如乔建中所言:“在艺术世界里,我们需要那些勇于开路的人,邓建栋就是二胡表演世界的一员闯将!”

 

 

邓建栋演奏《第一二胡狂想曲》

 

 

**********

相关链接

【悦谈】邓建栋访谈 视频信息 微信号fjp18428362913 采录 冬景(版权归作者所有)

↑ 请点击播放键

 

邓建栋

邓建栋(男)著名二胡演奏家,江苏无锡人;空政文工团国家一级演奏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系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常务理事,中国音协二胡学会副会长,中国音协刘天华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胡琴专业委员会副会长,中国刘天华阿炳民族音乐基金会理事,中国音乐学院客座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客座教授,南京艺术学院客座教授,江南大学客座教授。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