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文化
【研讨】朱万斌:研究蒋派二胡的现实意义(一)
发布时间:2017-10-03   点击次数:

 

 

 

 

【研讨】朱万斌:研究蒋派二胡的现实意义(一)

——蒋派二胡艺术研讨会发言稿(2017.9.23中国音乐学院)

作者 朱万斌

编辑 冬景

 

 

 

右 作者:朱万斌

 

 

一、蒋派二胡体现的是什么

这是这次研讨会本人的发言首先要回答的问题。

回答标题之前,先看看中国文化的基本精神是什么?

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是中国文化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构建刚健守正,中庸贵和,以人为本的文化内核;

其价值观可以概括为:对内,修身齐家;对外,忧国忧民。

——这就是中国文化的基本精神。

蒋派二胡体现的是什么呢?

2008年的蒋派二胡研讨会,我们曾经把蒋派二胡的特征概括为:

古朴典雅为听觉特征;

综合手法为表现特征;

人文色彩为情感特征。

蒋风之先生一生都在思考:

二胡到底是什么?

一生都在追求:

二胡演奏到底要表现什么?

二胡作为一种物化的表现手段,表现的层次有高低、范围很广泛,炫技的、激情的、愉悦的无所不能,无所不可。但这些都不是蒋风之先生所追求的。

蒋风之先生所追求的就是:

二胡如何去表现感情的人,表现人的感情;

表现社会的人,表现人的社会。人与社会是蒋风之二胡所要表现的根本。也就是“人文特征”。而这种“人文特征”正是中国文化精神的体现。这点过去作过充分的论述,这里是要明确回答:

蒋派二胡是中国文化精神的体现

 

二、为什么要研究蒋派二胡

目前的大环境是国家提出民族复兴。民族复兴首先是应该民族文化的复兴。

为什么是复兴?而不是创新与发展呢?

很显然,创新与发展建立在延续和继承的基础上;

而复兴则针对断裂或消亡来讲的。

提出复兴中国文化,也就是说中国文化有面临断裂和消亡的危险!中国文化尚且如此,二胡文化又怎能例外呢?因此,二胡文化也需要苏醒、需要复兴

因为蒋派二胡体现了中国文化的精神,所以,研究蒋派二胡是苏醒、复兴二胡文化的途径之一。

 

三、二胡发展的进步与倒退

前提:

我们不能抛弃前人的“建筑”在一片开阔地上重新“筑基”;

更不能生造“空中楼阁”。

我们必须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来看问题,立足于他们已经造好的大厦,以便寻求更高的建筑。

现代二胡的发展,从刘天华建立学科到建国时期,从建国后到现在,是进步了还是倒退呢?

今天的二胡,曲目的形式、篇幅,演奏的技术、技巧都是刘天华无法想象的。但是深入的分析一下,也不难发现,中国现代二胡的进步、发展却也有着相当的局限性和不健全,可以说一方面是进步了、发展了,另一方面却是停滞了、甚至倒退了

比如,就演奏上讲,技术、技巧辉煌了,但内涵没有了;

作品上看,曲目是多了,但名曲没有了;

作品篇幅上讲,大是大了,但经典没有了;

内容上看,新奇怪异多了,但文化没有了。

用两组作品产生的历程来分析。

第一组:《汉宫秋月》、《二泉映月》、《山村变了样》、《豫北叙事曲》、《三门峡畅想曲》、《兰花花》、《长城随想》

这些作品,感情真挚朴实,意象、情趣水乳交融,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质。听起来亲切,能引起人们对特定时代产生千丝万缕的联想。《长城随想》气魄宏大,把中华民族深厚的历史积淀和勇于抗争、进取、牺牲的精神织成一幅历史画卷,思想性很深刻,具有强大的社会功能。

在创作上,这些作品置身于民族的语言环境中,用民族的心理因素及欣赏习惯创作而成,文化根基扎实,感染力强烈。

第二组:“二胡狂想曲”、“二胡协奏曲”等近年来产生的一些洋洋洒洒的二胡巨作。

这些作品在创作心理上鄙视民间,抛弃传统,脱离民族的语言环境,违背民族的欣赏习惯;扛着“创新”与“接轨”的两面大旗,刻意追求技法与感官刺激,不能实践一切手段为内容服务的创作目的;缺失文化根基,感情枯竭,甚至一刀切断民族文化的根。

 

二胡有两个听众:

一是数以亿万计的老百姓;

一是寥寥无几的专业队伍。

今天,可以说一句非常现实而又看似残酷的话:

断了根的二胡已经失去了数以亿万计的听众,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包括在座的有些演奏家所演奏的绝大部分“狂、洋、协”系列的现代乐曲,除了极少几个专业听众,几乎找不到一个老百姓听众!(如有疑问,可以走到民众中间去做个调查。)

所以今天二胡的发展,形式上的进步掩盖着文化上的严重倒退!标新立异取代创新,高精尖抛弃大众,“世界接轨”切断中国文化。抵触一切风格性和优秀传统,鄙视流派的产生,排斥流派的研究,导致二胡只剩下空洞的声音和技术。正因为如此,我们要研究蒋派二胡乃至其它二胡的风格流派,让二胡的发展走上健康之路,走向成熟和繁荣。

 

四、从蒋派二胡看借鉴的必要

刘天华蒋风之之间,有专家认为:

刘天华是在中西结合中打出一条新路;

而蒋风之走的是一条纯民族的道路。

这个看法形式上似乎是这样,但实际上不是

刘天华的从中西结合中打出一条新路是深谋远虑的。因为当时的中国二胡实在是太孤陋了,人称为叫化子乐器,一般最底层部分贫民才二胡来谋生,比如盲人、算命先生等等。从这个现实的角度讲,刘天华的中西结合之路,可以说是提升二胡价值的必由之路。刘天华把西方先进的音乐观念和乐器上科学的方法、技术、技巧吸收到二胡上来,让二胡在千年徘徊之后实现飞跃发展,由叫化子乐器一举登上音乐殿堂。所以刘天华中西结合是具有深远意义的!

蒋风之师从刘天华是1929

此前蒋风之在演奏二胡的同时熟悉了古琴、古筝、琵琶等民族乐器,在这个基础上又较深地接触了小提琴、钢琴等西洋乐器,并曾在音乐会上演奏过小提琴和钢琴。这个时期蒋风之无疑已经接受了西方音乐一些观念,开始了对西方的借鉴;

师从刘天华之后,二胡从观念到演奏都得到了系统的、进一步的更新和完善。因此可以说,蒋风之的二胡演奏,早在上个世纪30年代初期就已经基本完成了对西方的借鉴。

此后,蒋风之则扎进传统,从古琴、琵琶,美术、戏剧等多个艺术门类,借鉴形式,借鉴思想,多方面汲取艺术精华

如此看,不论是刘天华,还是蒋风之,如果他们在进入二胡这个领域,或崇洋媚外,或国粹主义,那他们就不可能是今天人们所认识的刘天华和蒋风之;二胡也就有可能不是今天的这个样子。

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

刘天华,蒋风之都是注重借鉴的。没有借鉴就没有刘天华,没有借鉴也没有蒋风之

今天我们的二胡几乎没有借鉴,也不知如何借鉴。绝大部分二胡演奏者在拉音符,好一点在拉声音,再好一点拉形式,再好一点在拉技术。研究蒋派二胡的现实意义之一,就是要启示今天的二胡,要学会借鉴

 

五、从蒋派二胡看借鉴的目的

无论是学习古人,还是学习洋人,目的都要清楚:

学习洋人不是要把自己变成洋人;

学习古人也不是要把自己变成古人。

借鉴只是一种途径,而不是目的。二胡要在立足民族文化的基础上去借鉴,使自己的路更加宽广。

既然借鉴是途径,不是目的,那途径只能是为目的服务。

目的又是什么呢?

刘天华借鉴西洋是要打出一条新路。如果当初刘天华把二胡小提琴“化”,那么二胡是什么情景就很难说了。反过来说,二胡拒绝小提琴等学科,仍然像民间艺人那样演奏,那又怎么可能出现新路呢?

蒋风之借鉴的目的是什么呢?

二胡借鉴西洋主要还是属于形式上的借鉴,这个形式丰富了二胡的表现手法,扩大了表现范围,但不代表有了历史的纵深度。刘天华的十大名曲形式是中西结合,音乐语言还是民族的。但是十大名曲所表现的内容看,虽能反映出特定时代的人物心理和精神面貌,但从历史纵深度上讲是不够的。甚至和阿炳的《二泉映月》、《听松》、《寒春风曲》还有着较大的差距;和《汉宫秋月》、《鸥鹭忘机》相比,差距就更大。

二胡演奏要具有深刻的内涵,具有历史纵深度,具有古典美,就必须借鉴传统:借鉴传统手法,借鉴传统意识。比如古琴的文人意识,中国画的传神等。

可以认为,追求古朴典雅、深刻细腻的风格就是当年蒋风之借鉴传统的目的

正因为借鉴传统目的明确,蒋风之风格才有形成的依据,才有可能最终形成蒋派二胡。如果蒋风之的借鉴只是一时兴趣,漫无目的,那有可能就像今天的有些二胡奇才,五花八门,最多也就是二胡杂家,蒋派二胡根本无从谈起。

 

从刘天华、蒋风之的借鉴来看目的,很清楚:

中国二胡借鉴西洋、借鉴传统,目的就是吸收别人的“材料”来建自己的“大厦”,而不是吸收了别人的材料去建别人的大厦。

而吸收别人的“材料”来建别人的大厦,这正是当下二胡界的真实情形!

目前的二胡的所谓“创新”与“接轨”,很大程度上是取别人的材料建别人的大厦吗?这种创新是另起炉灶,这种接轨是抛弃民族。

蒋风之也是创新的,而且是“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一生都在追求创新。不创新就没有蒋派《汉宫秋月》等代表作,也就没有蒋派二胡。不过蒋风之的创新是建立在继承与借鉴的基础上,完全不同于现在的空中楼阁。

 

目前的二胡界的所谓“创新”与“接轨”,实质上没有继承、没有借鉴,没有目的,根本不是创新,更不可能接轨。这是我们研究蒋派二胡所获得的另一个具有现实意义的启发。

 

 

(未完待续)

 

**********

下一篇

【研讨】朱万斌:研究蒋派二胡的现实意义(二)——蒋派二胡艺术研讨会发言稿(2017.9.23中国音乐学院)

 

 

 

 

 

**********

免责声明:“二胡之乡”网站不对所载“原创、文摘、转载”的所有图文视听资料之“学术观点、理念、论述”的正确性、准确性、完整性负责。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