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文化
【论文】艺术家的个人追求 ——《江南春色》音乐美之成因(3)
发布时间:2017-07-16   点击次数:

 

 

 

 

艺术家的个人追求 ——《江南春色》音乐美之成因(3

——论二胡曲《江南春色》的音乐美【第二章、第三节】

作者 王铮妮

信息推荐 林东坡

编辑 冬景

 

 

 

著名二胡艺术家 朱昌耀

 

 

艺术家的个人追求

 

一首乐器由作曲家创作再由演奏家演奏,都倾注着作曲家和演奏家个人的审美倾向和艺术追求,这也是影响着乐曲美的要素之一,也正是如此在音乐艺术百花齐放的今天才有这各种各样的而创作以及演奏的风格,而《江南春色》的音乐之所以被奉为经典,这其中也由于作者朱昌耀先生他的创作、演奏的风格的影响,也就是他的艺术追求下的产物,这一节文章从音色、创作、演奏来阐述朱昌耀先生的艺术追求。

一、对音色的把握

对于音色的把握,朱昌耀先生有两个方面的追求,首先是对于形制特征所发出的本来的二胡的音色,在第一章介绍扁八角二胡音色的特征中,文章详细介绍了朱昌耀先生对于音色的追求,总的来说,朱昌耀先生较为喜爱扁八角二胡形制的二胡醇美的音色加上高把位音色明亮的特性。

其次就是在演奏中对音色的控制,这是对音色追求和把握的重点,朱昌耀先生说:“对于音色来说呢,比如说我们想要大的音量的时候,我们通常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加压力,一种是加弓长,显然,弓长的压力要比压力的震动要好,但是如果你处理不好速度与力度的关系,就会出现其他的问题,如果这些问题没有掌握好或者运用不好,都会影响乐曲的表现,所以像这些发音问题等我认为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不管是什么乐器,像气息对于笛子,扬琴毽子的触弦面积和角度,琵琶轮指的触弦面和力度这些都是影响乐器音色的因素,对于二胡来说,正如我原来写的一篇文章,《速度加力度就等于音色》这个好的音色,强到什么程度,弱到什么程度,也都是相对的。”

在演奏江南地区风格作品时,朱昌耀先生总结道:首先正确的运弓方式是获得理想音色的前提,再次弓子运行时的力度和速度良好的配合是获得良好音色的关键

二、乐曲创作的理念

《江南春色》是朱昌耀先生演创编三位一体的作品,朱昌耀先生也创作了很多耳熟能详的优秀二胡作品,除了《江南春色》还有《欢庆锣鼓》《苏南小曲》《姑苏情》等,对于二胡创作朱昌耀先生有着自己的理念和追求,他认为,一方面,创作与演奏是相辅相成的互相促进,互相提高的关系,好的创作可以促进演奏技法的发展,而演奏技术的进步也可以推动作曲技法的提升,同时也会对二胡教学有所帮助

第二方面,二胡创作艺术的发展依赖于技术层面的创新改革,技术这个方面有点科技的含量在里面,比如乐器的制造的改良对创作技术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从刘天华、阿炳那时候(的曲目)再到赛马、战马奔腾、现在的一二三四狂,创作技法在不断的提升。

第三方面,也是最核心的观点,朱昌耀先生认为,在二胡创作中,不仅要善于运用各种作曲技巧技术,更要植根于民族民间音乐,将二者很好的融合,因为二胡是一门民族乐器,那么二胡曲便要汲取民族民间音乐的养分,因为民族民间的音乐是地域性很强的东西,所以要把素材取好,加入创作手法加以结合,既把音乐创作的技法层面良好的运用,又不失他的风格,韵味,地域风貌,这样的创作才是既有民族音乐特点又兼具时代气息的,才是能被听众所接受的,这不仅对创作,对演奏也是十分重要的。

第四方面,朱昌耀先生认为作为一门艺术,二胡离不开表达人的内心情感,它是为人服务的,演奏的是人,听的也是人,不能离开人的这种情感,而音乐这门艺术又是和其他艺术不同的,它是时间的艺术,它是听觉的艺术,他是想象的艺术,他没有办法用某一个实体去固化,因此我们的创作一定要关照“人”,关照“大众”,关照“听众”,还要关照本身从事我们这种专业的大部分的群体,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顶尖的艺术家,总归一门艺术,从演奏上来说他有尖端的,宝塔式的构成,创作中在这两方面上都不能偏颇,最终还是要关注到“人的情感”,而人在每一个时代人的各方面的感觉是不一样的,生活的社会的时代、环境不一样,生态,生活都不一样,必然会影响到艺术的创作和演奏,人在“吃不饱”和“吃饱了”两种状态下对音乐的需求是完全不同的,人在教育程度高了之后,他素质的提升,对于音乐的辨别和需求也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些对于受到大环境影响下的“人”的关照对于二胡甚至整个艺术都是不可缺少的。

第五方面,是普及的问题,朱昌耀先生认为从人们喜欢听二胡这项乐器及其作品开始,再到专门从事这项职业,再到成为一名专门的演奏家,在二胡乐曲创作中,这几个发展阶段层次,都要照顾如果能很好的处理这几个层次的关系,二胡艺术就会朝着很健康的趋势发展,如果在某一个环节除了一些偏颇,那么可能就会影响到整个行业的传承和发展以及提高。

三、乐曲演奏的追求

对于整个二胡演奏的艺术追求上,朱昌耀先生认为,由于弦乐器是最接近于人声的,最富有歌唱性的,而歌唱是我们人类最先进入的音乐艺术,所以很多曲子都是从民歌戏曲中取材而来的,虽然这些旋律被器乐化了,但是能否“留得住”旋律在唱歌中的特点就是关键,在演奏中,会出现由于发力点的变化而带来的力度音色的变化等一些技术层面要解决的问题,但是技术是为乐曲服务的,归根到底我们演奏中的行腔,怎么样能把歌唱性做到最合适,就是“美”的演奏较为关键的因素,在这之中就是有两点,一个是技术的完整性,另一个就是你的美学观念。

首先对于技术方面的追求,在《江南春色》中朱昌耀先生认为:想要表现这首乐曲浸透的南方音乐特征,“打音”是一个重要的因素。朱昌耀先生说:“要打的利索干净,虽然我在演奏时打音很多很密,但是可以清楚的听出这些音的旋律,不能因为打音而耽误了旋律音的时间和时值,而且还不能太强调打音,它的强弱关系还是在音乐之中的。”在平时的演奏中,我们常可以听到有的演奏在加打音时强弱关系随之改变,原因是左手手指独立性不够,因而试图寻求右手的帮忙,而右手的加力,就很容易改变强弱关系。这是在演奏这首乐曲中应该十分重视的问题之一。

问题之二便是如何演奏出乐曲的旋律性,由于揉弦在谱例上体现不出来,需要演奏者自己去追求和感悟,以及对自己更严格细致的要求。在平常练习的时要注意在各个速度的揉弦都要均匀,朱昌耀先生认为:乐曲演奏的“好听”,不仅左手要把左手的任务完成,右手也要把强弱的感觉控制好,才能把歌唱性的旋律演奏出来。朱昌耀先生说:“所谓演奏出歌唱性的旋律也就是根据旋律线的高低做强弱,这不仅是这首《江南春色》的强弱处理规律也是整个音乐的规律,把这种关系处理好,拉出来的音乐一定很好听。”由于二胡这项乐器会有高音部分不容易演奏出强音的问题,这里有紧张度的问题,也有自然声响的问题,因此我们演奏到高音时需加大揉弦的力度,如此紧张度听起来便强一些;对于自然声响的问题的解决,由于二胡演奏中弓根的部分比较容易强,而在弓尖这部分容易弱,这是二胡的周期性的强弱,所以这个是演奏者需要克服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的解决措施,朱昌耀先生认为演奏者需要在平时练习的时将每一个弓段都能很轻或很响地演奏,这样就能将强弱力度掌握在可控范围内,以适应乐曲演奏的要求。所谓演奏表现力不够,换句话说也就是控制乐器的能力不够,《江南春色》在细节处理的“美”,跟打音、滑音等有关系,但是如何把它“唱”的好听,就是要掌握对乐器的控制以及对强弱规律的运用。

其次,对于美学观念上,朱昌耀先生认为,我们在平时的演奏中要思考如此演奏的版本是否优美,这和我们的审美兴趣有关系,有的人喜欢北方的音乐,有的人喜欢南方的音乐,如若演奏南方的音乐,就要把南方的最核心最有特点的东西提炼出来,比如它的滑音,它的打音究竟是怎样的特征,而在之后的演奏中都要融进这些特征,朱昌耀先生说:“我在这些年的演奏体会就是,你把那些歌好好地听,好好的研究,我们可以在拉二胡之前,把旋律唱一唱,看看能不能把二胡拉的和唱的一样,能不能做到,如果说,唱的是一个风格,而拉又是另一个风格,二者不相符,这个时候你就要自己有一个对比,有一个自主的判断,哪样的更好,是需要有一个辨别的能力的,这样自长期的演奏和研究中,就会形成一种固化的理念,也就是固定的处理方法……”

在演奏江南风格作品的演奏技术追求中,朱昌耀先生总结为左右手两方面,首先右手要有效的控制弓子的运行,在江南风格作品中一弓中细小的力度变化要十分重视,其次,对于揉弦滑音的运用要做到极度细致,特别是揉弦,要在不断的练习和演奏中感受总结每一个音的揉或不揉,频率、幅度的大小等技术问题。

 

因此,朱昌耀先生对于二胡演奏的追求就是要在纯熟的技术层面基础上的歌唱性的演奏,而正是这个追求和理念让朱昌耀先生的演奏形成了自己的审美观念下的风格,而这个风格是为大众所认可并赞赏的,他扎实的演奏技法、细致美妙绝伦的音乐表达和深邃的音乐内涵,赢得了人们的喜爱,也正是因为这些他也被誉为“中国的帕尔曼”

 

 

(未完待续)

 

**********

上一篇 【论文】与传统音乐审美心理之契合——《江南春色》音乐美之成因(2) 

下一篇 【论文】《江南春色》音乐美之价值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