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文化
【论文】与传统音乐审美心理之契合 ——《江南春色》音乐美之成因(2)
发布时间:2017-07-16   点击次数:

 

 

 

 

与传统音乐审美心理之契合 ——《江南春色》音乐美之成因(2

——论二胡曲《江南春色》的音乐美【第二章、第二节】

作者 王铮妮

信息推荐 林东坡

编辑 冬景

 

 

 

 

 

与传统音乐审美心理之契合

 

音乐欣赏是音乐审美的一项基本且最为普遍的实践方式,音乐的美还有音乐所传达和表现的内涵、价值等的深层意义,都需要在音乐欣赏过程中得到实现。欣赏音乐时,审美主体之所以能享受到音乐带给他们的美好感受,作为一种更高层次的精神活动的审美体验,之所以能够有“美”的感觉或判定,是跟审美主体的审美心理密切相关的,《江南春色》这首乐曲是符合了受到中国特别是南方传统美学思想影响下的审美主体的审美心理的。

一、《江南春色》体现的音乐审美心理

幅员辽阔的中国处处充满着带有“个性”的地方音乐,每一片地区的音乐风格都有着自己特点,《江南春色》作为江南地区音乐的代表作,固然是深深地烙着江南音乐文化的印记,而这个印记与江南地区人民的审美心理有着密切的联系,而这种区别于其他地区的审美心理又是由于地理环境、生理条件和历史渊源决定的。

在《江南春色》中,我们可以从实际演奏谱例中发现数量众多的装饰音,包括波音、颤音、和绵长柔和的滑音,正是这些音符构成的旋律把江南地区音乐的“个性”充分展现,这也是为何我们在初次听到这首乐曲后就能判定这是江南地区音乐的重要原因之一,那么《江南春色》这首乐曲究竟体现了哪些江南地区人民的审美性格,笔者概括为以下几条:1、尚柔和;2、崇细腻;3、喜装饰;4、偏平稳。

首先具体来看“尚柔和”,《江南春色》整体的风格,不管是二胡音色的选择还是旋律的进行都是以“柔”为主导方向,“柔”也是我们在审美体验中的联觉,柔是一种触觉,它的含义有植物初生而嫩,软,不硬,软弱,与“刚”相对;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在触摸到丝绸,或是新发芽的柳条都有柔的体验,那么我们在欣赏到朱昌耀老师所演奏的《江南春色》时,二胡的音色是温和圆润柔软的,听起来更像是一位美丽的年轻女子的哼唱,而不是像没有音窗的北方二胡,声音洪亮坚硬,似一位男中音铿锵有力;而旋律在流动中,更像是双手在蚕丝织品上滑过,没有粗糙的表面,更没有尖锐的突起,朱昌耀老师在演奏中,右手绵长的运弓配合左手几乎不离弦的滑音,(同指滑音或是垫指滑音)使得音乐旋律的线条一直处于顺滑流动,此种流动是潺潺涓流轻拂卵石,而非惊涛拍岸的海浪,熟悉弦乐器的人都知道,在滑音时,手指是在弦上来回的摩擦,当滑音较慢较细腻时,手指触弦时也是轻柔的,这样的滑音才是婉转的;另外揉弦的方式乃是滚动揉弦,频率不是非常高,这样音波也呈现出较少的起伏,显现出柔和,因此,不管是音色,揉弦,滑音等都充分展现了“柔”,而“柔”正是南方地区人民的审美性格之一。

其次具体来看“崇细腻”,《朱子语类》卷七八曾有记载说:“《书序》恐不是孔安国做,汉文麤枝大叶,今《书序》细腻,只是六朝时文字。”这里的细腻便是形容语言精密,细致,现笔者取其之解,并称为精致,在描绘《江南春色》中,我们会高频地使用细腻的滑音,细腻的处理等概念,比如滑音,拿A段第一句来看,

 

 

在上一章我们分析过在演奏中这一句尽管只有四小节,但是却有六个滑音,而在滑音过程中,又是比较缓慢的且音程关系基本在三度以内的滑音,而所谓的细腻则就体现在每一个滑音中,并不是北方音乐中迅速的跳把式滑音,北方音乐中的滑音比如《一枝花》中我们熟悉的引子部分的第二句中的re,(见谱例)在演奏中通常是一个大滑音,没有固定要滑到个具体的音高,演奏者通常是迅速的将左手在弦上滑过,大概两个把位的距离后离开琴弦跳回原把位,继续演奏升fa这个音。

 

 

如果说这两句中的滑音的对比,《一枝花》的像是墙壁上随意的喷绘,大胆不拘小节,那么《江南春色》中的滑音更像是微雕,更注重细节的精雕细琢,从一个音滑至下一个音,在这个滑的过程中,我们可以清晰地听到所经过的音,以及滑音中的强弱,或是前强中保持后弱,又或是前后强中间弱的处理,每一个滑音都十分的考究,即便是同样的三度滑音,有的处理是先下滑再上滑,有的是垫指滑音,有的则是回滑,有的是在音的末尾处的轻轻一挑,由此可见,即使同是滑音,处理却多种多样,这些都充分的体现着江南地区审美性格中的精密、细致,重在细节的细腻处理的审美性格。

再次具体来说“喜装饰”,装饰音的运用,在《江南春色》中是一个最典型的演奏手法,装饰音的运用为音乐增添了丰富的色彩,在之前的分析中,笔者也用了一系列的谱例来分析在演奏中,除了谱面上标注的装饰音之外,还有大量的“即兴”的装饰音,笔者之所以说是即兴,是因为这些未标注的装饰音,在不同的演奏版本中可能也不同,这种装饰音的手法是来自于演奏者对内心旋律的实践化,就像是揉弦,在二胡的谱例中,揉弦的演奏技法是没有标注的,而在演奏中我们总会听到演奏者会根据自己的理解加入揉弦,或短或长,或密或舒,同样的音上有的演奏者会选择揉弦,有的演奏者不揉弦,而这种音乐处理的区别皆是因为演奏者对乐曲的理解以及审美倾向有关,在《江南春色》中如果我们把所有的装饰音比如波音、打音去掉,虽然也能基本表现出江南风格的旋律,却总显得不地道,因为繁复的装饰音也是江南音乐的一大特点,在江南人民的审美性格中,对于器乐喜欢加入较多的装饰音来润湿着主旋律的音符,这一点从《江南春色》中很明显地可以看出。

最后具体来说“偏平稳”,这里所指偏平稳,是说《江南春色》中所体现的江南地区人民对于旋律线条走向的一种审美态度。五线谱的高低可以清晰地将音乐旋律线条展现,

 

 

 

笔者从慢板和快板个选取了两句,将音符用线条大致的连起,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不管是慢板还是快板,旋律线条的走向基本是平稳的,很少有大起大落,也就是说很少有跳进的旋律音程,如果与北方音乐的旋律线相比就可以轻易看出南方音乐这一特征,笔者以《河南小曲》为例,

 

 

谱例是河南小曲的旋律线,通过对比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出,河南小曲的旋律线比《江南春色》的旋律线要曲折,很少有连续两小节的平稳进行,而实际在演奏中,加上滑音后的演奏实际效果中,跳进的音程更为频繁比如在始句中,

 

 

在《江南春色》的旋律线中我们很少能看到V”字型的线条,也即是每三个音之间的音程关系基本都小于五度,由此我们可以清晰地得出在《江南春色》中体现的江南地区音乐中偏平稳的特点;另外“平稳”也体现于速度以及强弱的变化,在《江南春色》的演奏中,速度除了快板皆是保持基本一致的行板,不快不慢,不拖沓也不急促,更像是人们闲情逸致时哼唱的小调,而强弱也没有突强,突弱,所有的强弱变化都是有一个慢慢质变的过程,在不知不觉时融在音乐的旋律中。

二、与江南音乐文化审美心理之契合

音乐是江南艺术文化中的一支,有人总结过江南艺术文化在不断的整合与重构中形成一个具有丰富内涵的体系,它的主要特征是1、柔和,情感细腻而思维活跃;2、刚毅、心胸旷放;3、崇文普遍重视文化教育;4、开放性与包容性;5、较为浓厚的宗教性。内涵受儒家影响比中原晚一些,这样的特征是江南这一文化区域所特有的,它或深或浅地影响着有关于“江南”的艺术文化创作,《江南春色》的创作以及演奏之所以“美”皆是因为作曲家牢牢把握住了江南音乐文化的特点以及江南地区人民的审美心理,那么这种审美心理之所以不同与北方,便是因为地理、语言、历史因素决定的。

具体而言,我们在上一节中说到乐曲所体现出的四种审美心理,“尚柔和、崇细腻、喜装饰、偏平稳”,在地理决定因素中是这样体现的,江南地区(由于朱昌耀先生所描绘的是无锡苏州一带的景色,因此笔者暂将江南地区定义为长江三角洲地区,因为对于江南地区的地理性划分没有一个明确的范围,笔者不做过多阐述,但根据各家之言,长江三角洲地区是等于或小于江南地区的) 相对于北方而言,地形地貌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多平原和多水。江南地处长江中下游平原,地形上呈南高北低之势,其北部地势平坦,以平原为主,南部则分布有一些山地丘陵;降水丰富,河道棋布、湖泊众多,所以历来就享有“水乡泽国”的美誉。在这样的气候和地形地貌下形成的江南自然地理有着和北方显著的不同。古人描绘江南是:风烟俱净,天山共色,奇山异水,天下独绝。水皆缥碧,千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水有时也成了江南的代名词,而我们都知道,自古中国人对水就有着较高的赞誉,“在方而法方,在圆而法圆,无所滞,于自然无所违也。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因此多水的江南孕育出的人民也大多是温润、清婉、细腻、柔而不暗,坚韧而不粗糙的,那么这样的民族的音乐也必定是优雅、精致、婉转,细中透宏的。因此在江南春色中,细腻的滑音,细腻的揉弦,细腻的运弓,细腻的强弱处理,如水般存在于音乐旋律的每一个细节,正是由于南方地区没有疾风骤雨,也没有狂风暴沙,雨淅淅沥沥连绵不绝,风即使冬季也从不咆哮,形成了南方地区人民的温和,闲适,不用为躲避大自然的现象而逃窜,不管是哪个季节都得以不慌不乱地有节奏有秩序地生活,因此江南地区的民族更喜欢柔和的音色,柔和的音强,柔和的速度,这样的音乐更符合他们的审美心理,这也是《江南春色》的美中所体现的。

在语言因素中,江南地区的语言基本属于吴语系统,吴语和普通话差别较大,词汇和语法独特。吴语有广式连续变调系统,语言调值变化小,多近似二度、三度的滑腔形成了“软、糯、甜、媚”的语言风格。一种方言如果语速过快,抑扬顿挫过强,我们往往称这种话“太硬”;但如果语速过慢,缺乏明显的抑扬顿挫,我们往往称这种话“太侉”。吴语调平和而不失抑扬,语速适中而不失顿挫,在发音上,感觉是较靠前靠上,这种发音方式有些低吟浅唱的感觉。在这种语言特征的影响下,无论是江南戏曲、曲艺还是江南丝竹等民间乐种,其演唱或演奏都形成了二度、三度的上滑音、下滑音、回旋滑音、垫指滑音等多种滑音方式,这些滑音在《江南春色》中皆有体现,正是在演奏中加入的这些滑音(在上一章演奏美中有具体阐释)增强了江南音乐与“吴侬软语”的语言风格相一致的柔媚、细腻的地域风格。在北方语言中,比如河南话中音调的仄中的入较多,因此在演奏《河南小曲》时的滑音也都是从高音快速下滑至低音,形成四声“入”的语言风格特征,而在所有民族乐器中,拉弦乐器则是最能把滑音演奏出特色的,因此二胡更是能将这些滑音表现得淋漓尽致。吴侬软语中句前句末喜加语气词,比如:哉(…来哉/做好哉/时辰晏哉)/哇/也(羊者切)/阿/哩/矣/兮/啦/了/煞/焉/呢/的(作“个”)啦/煞哩/个哩/嘛/哪等。句前:哎呀/啊哟喂/喔唷/啊哇。之所以喜加助词,也是由于南方的气候四季都相对较为温暖,不似北方冬天寒冷刺骨,人们在交流时,也尽可能地减少语言的字数,用最少的词汇量表达清楚自己的想法,比如在表达“可以”的意思时,北方方言中可能一个字“行”、“照”“中”,但在江南地区可能需要:“哎呀,好的哇”或者“这个嘛,可以的呀”无形中就多了很多字,正是由于语言中喜好加入语气词也使得在音乐的演奏中如说话般加入各种的装饰音,它们不是主要旋律音,但如果少了它们的存在,音乐会干瘪无生气,也就更不能体现出吴语粘连多音的特征,虽然北方音乐作品中也会有各种装饰音的出现,但是其数量和多变的程度是远不及江南音乐的,在江南丝竹的音乐中,即便是一个八度音程的音,由外弦切换至内弦时无法加入装饰音,演奏者也会采用左侧音的技法,利用手腕的倾斜做出一个滑音,使得过渡平稳且增加了装饰,而这样的演奏手法在江南地区的音乐中比比皆是,特别在丝竹中,二胡又是起到润饰人声的作用,自然是要尽力模仿人声,而人声的特点也是由于语言发音特点决定,因此,江南的二胡演奏中,便出现了一系列的频繁的装饰音,各种类型的滑音,这也成为江南音乐风格的一个标志之一,犹如建筑中的粉墙黛瓦和小桥流水人家。

历史对于江南音乐文化的影响也是十分深重的,由于地理位置的优越性,明清以后在江南地区商品经济的推动下,以及近现代的西学东渐和南北融合都促使江南地区的音乐艺术蓬勃发展,这是江南二胡艺术发展的温室,或者说是外部动力,而如果说历来经济发展等因素是音乐艺术发展的燃料,那么自古以来的美学思想就是江南二胡艺术审美心理形成的养料。一个民族的美学思想是在这个民族开始出现再到现在不断发展而成的,每一个民族的美学思想都有着自己的特点和独到之处,即使表面看来存在着“流派”、“家”的区别,但如果追根溯源,各种思想犹如江河的支流,终究有始发的源泉,在中国,这个拥有者五千年历史的古国,美学思想更是有着深厚浓重的基础和沉淀。

首先是儒家,毋庸置疑的,儒家是对中国影响颇为深刻的思想流派,说起儒家我们总会想到“仁”、“中庸”而这两个思想也是对音乐影响颇深的。首先说仁,由于政治制度的原因决定着儒家(孔子)的仁实则是统治的手段,是以君为主,号召被统治阶级知法识礼安分守己的“仁”所以才有“郑声淫”、“尽善尽美”(孔子的审美理想)以及“思无邪”。(孔子的审美准则)一说“仁”下的“尽善尽美”,这是儒家对艺术特征的认识,也是对美的本质的认识上的一大飞跃,用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理论来看待什么是美,综合了客观与主观的观点,我们认为“美是人类在实践中自由创造的生动显现” ,《论语•八佾》:“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孔子认为,美同善相比,善是更根本的。美虽然能给人以感官的愉快,但美必须符合“仁”的要求,即具有善的内涵,才有社会的意义和价值。因此他主张既要“尽美”,也要“尽善”,美与善要实现完满的统一。那么对于孔子来说,符合“仁”的目的是善,从这个角度来说,不管目的的内容如何,与现在我们认为的“善”是要符合目的性是一致的。二说中庸,中庸之道在中国音乐美学的运用最突出的例子便是“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这个基本思想使得中国艺术对情感的表现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保持着一种理性的人道的控制性质,极少堕入粗野的情欲发泄或是神秘的情绪冲动

其次是道家,道家是对中国艺术思想有着极大影响的,他们思想中的“摆脱功利”,“忘却心机”,“自然无为”,“超越自我”,“与物为一”都是在表达道家要求音乐要和与人性而不为统治者所用且音乐应该顺应并表现人的纯实,并要求审美主体在审美过程中要摆脱一切杂念与成见。

在受到儒道思想的深深的熏陶下,中国音乐的美学思想主要呈现以下几点特征:1、音乐受礼约束;2、以“中和”为准则,以平和恬淡为美;3、追求“天人合一”追求和谐统一。自然在审美趣味上就偏向于“中和之美”、淡雅之韵.在音乐创作和欣赏之中,便会自然地融入这种审美趣味在音乐创作、表演和欣赏中。我们熟悉的昆曲因其格调高雅的音乐风格风行全国剧坛几百年,这种审美趣味一直主导着江南其它音乐品种的音乐风格。所以,二胡演奏也形成了雅而不俗的音乐风格,这种音乐风格承载的是中国几千年的文艺审美趣味,不仅对于文化水平较高的江南人来说是乐于接受的,而且对于其它地区的人们来说,也是能引起共鸣的。

 

 

(未完待续)

 

**********

上一篇 【论文】符合音乐审美的内在规律——《江南春色》音乐美之成因(1)

下一篇 【论文】艺术家的个人追求——《江南春色》音乐美之成因(3)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