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芬芳
闵季骞 中国民乐的播火者
发布时间:2017-01-29   点击次数:

 

 

 

 

闵季骞 中国民乐的播火者

原题 【天南地北宜兴人】著名音乐教育家、演奏家闵季骞:中国民乐的播火者

作者 乐心、李慧

信息 宜兴日报(微信号yixingdaily)

摄影 仇洪生等(部分图片为资料图片)

文摘 供学习交流参考

编辑 冬景

 

 

 

 

 

 

一、闵老笑容恬淡雅正

君子谦谦,温和有礼,有才不骄,得志不傲,居谷不卑。——君子兰花语

闵季骞先生喜欢君子兰,茶几、书桌、阳台的窗户上都摆放着君子兰,那青绿厚实光滑的叶片,一如先生恬淡雅正的气质。

这天太阳很好,虽是隆冬,却不见寒意,94岁的闵先生倚靠在沙发上,跟我们交流时,不时露出孩童般的笑容。

他童心未泯,举起拐杖,指着客厅橱柜上方的一组根雕,孩子气地说,那是两只小狗在谈恋爱,还有龟兔赛跑。

循着他指点的方向,我们一看就乐了。左边的一件根雕上真有两只小狗亲昵的样子,右边的根雕形似一山坡,看得出灵巧的兔子在山上跑赢了乌龟。

闵先生说这是他以前在山坡上捡拾回来的树桩,用刀雕刻出来的。

环顾他简朴的居所,客厅不足十平方米,靠墙的橱柜中央摆放着多件微型工艺品:二胡、琵琶、古筝、中阮、编钟,竹琴。最有趣的是,四个泥塑娃娃,吹笛子、弹三弦、拉二胡,敲扁鼓,吹拉弹唱神态各异,喜感灵动。

客厅的橱柜是闵家最贵重的家具,装着闵先生毕生的财富,里面收藏着他八十年前学的第一种乐器,一把“真善美”口琴,有他心爱的琵琶、二胡、三弦、笛子,还有标注着“江南丝竹音乐大成”、“三弦成果”等重要资料。

他用宜兴方言跟我们讲他从前有趣的事,讲故乡万石湾斗里,讲乡村春戏秋戏、民间丝弦对他早期音乐的启蒙。

这位中国民族音乐的播火者,一生桃李满天下,并且培养出三个优秀的儿女,其才其情其趣令人敬仰。

这是2017年元旦前夕,我们在南京师范大学闵季骞教授的家里,真切地感受到老人生动富有情趣的一面。

 

二、家乡永远是闵老心头最美最亲的地方

闵季骞1923年8月出生在宜兴万石湾斗里村一个书香门第之家。父亲闵南藩是晚清秀才,写得一手好字,喜欢吹笛,先后做过私塾先生、小学校长、中学国文教员。闵家信奉孔孟之道,并以门联“德行家风,孝友世泽”教育后代。音乐与绘画深深地濡染着闵家的儿女。闵季骞的姐姐梅英爱唱民歌。他的大哥伯骞擅长油画、国画,工于胡琴。二哥叔骞擅长国画,学过风琴。两位哥哥后来都成了著名画家。

童年的闵季骞经常跟随祖父去万金庵观法事,听梵音,每逢清明、八月半乡间演春戏、秋戏时,小季骞总是入神观看。回到家中,他总能像模像样地模仿戏中人唱起京剧和锡剧,展现了对音乐的极大兴趣。他学的第一种乐器是口琴,那是姐夫吴伯春教的。

闵先生讲起家乡总是满怀深情。那个时候他居住的村前屋后有大片翠竹园,他砍了竹子,做竹笛,做胡琴的琴筒,用蛤蟆皮或黑蛇皮蒙琴筒,又悄悄地把祖母“拂尘”上的马尾毛拆下来做成弓子。胡琴做得虽粗糙,造型难看,但能拉出乐声来,年少的闵季骞自得其乐。

1942年,他从宜兴彭城中学毕业,不巧父亲突然得病失业在家,一家人生活相当拮据,为了帮着挑起养家的担子,他到地处周铁的章茂小学当教师。章茂小学办在闵氏祠堂里,学校有位叫闵慕骞的老师,与他父亲是堂兄弟,闵季骞叫他叔叔。这位叔叔很有才华,几乎什么乐器都能玩,吹笛子、拉二胡、敲锣鼓、弹风琴。闵季骞常去观摩叔叔的唱游课,向他学二胡、笛、风琴等,并参加叔叔组织的民乐队,学期结束开恳亲会时,为家长表演文艺节目,初步走上了音乐学习的道路。

1947年,闵季骞以二胡独奏《病中吟》、《良宵》两首乐曲考入国立音乐学院,师从曹安和学琵琶、储师竹学二胡、杨荫浏先生学三弦、曹正先生学古筝、程午加先生学打击乐。后来因为家庭贫困,休学一段时间去宜兴官林中学任音乐教员。1950年复学国立音乐学院,获甲种人民助学金。1952年他受聘为江苏丹阳艺术师范学校音乐教师,他自编教材,教授学生二胡、琵琶、三弦等乐器,还自制低音大胡,组织民乐队演出。有次在剧场演出时突然停电,闵先生正在弹《十面埋伏》,剧场一片漆黑,观众叫起来,闵先生完全沉浸在音乐王国中不受干扰,继续“激战”。有聪明的观众亮起手电筒聚焦。后来灯光大亮,他的“激战”也结束,观众欢呼起来。从此当地观众戏称他为“国王”,即“国乐王”。

1956年,闵季骞调到南京师范学院音乐系,担任民乐教师,从此在更大舞台上培养民乐人才。

 

三、闵老与南师大音乐学子倾心交流

闵季骞先生执教掌鞭七十载,虽无惊天大伟业,却惠及无数学子。特别让世人注目的是,他对子孙后辈的音乐熏陶,最终形成了一个闵氏音乐家族。

六岁时,大女儿闵惠芬学二胡,闵先生用最简单的乐曲作为启蒙曲,教她的第一支练习曲是《芦笙舞曲》,先示范几遍,再帮她放好手的架势。这个曲子只有三个音“1.5.2”,两个空弦音,一个“2”用食指。接着按女儿的学习进度又教了《献给毛主席》、《摘椒》、《王大娘探病》等曲子,很快闵惠芬就学上手了。

没过多久,学校举办联欢会,动员小惠芬上台演出。那次演出她按次序拉了前三首曲子,到拉第四首《王大娘探病》,坏了,她突然想不起来开头的曲调,愣在台上努力想,就是想不起来,眼睛朝天花板想,还是想不起。下面大人发出一阵阵笑声。这时父亲看这形势不对,自然不能“见死不救”,急忙跑到台口,轻声唱了《王大娘探病》开头一句,就像演戏时演员忘了台词,有专门提词人提醒一下一样,小惠芬听到爸爸的提醒后“哦”了一声,终于想起来了,在大人的笑声中拉完了曲子。演出结束后,闵先生拉着女儿的手嘻嘻笑,没有一丝批评,反而领她到照相馆拍下了她的第一张剧照——童花头、连衣裙、红皮鞋、花袜子,架着二郎腿,一副二胡演奏家的标准姿势。

那个时候,闵惠芬参加红领巾艺术团演出,闵先生都十分在意,总是亲自给她梳辫子。男人的手劲大,女儿的辫子被他梳成笔直坚硬,像根箭一样,他甚至每次都不忘为她扎上两朵大红蝴蝶结。

儿子闵乐康还在襁褓之中时,闵先生就拿着琵琶对儿子的左耳弹弹,右耳弹弹,儿子的头随着琵琶声左右望去,于是他开心地说,“这个儿子不错,起码不是聋子”,惹得家人哈哈大笑。后来儿子乐康在父亲的启蒙下,也走上了专业音乐的道路,长大后成为国家一级指挥。

在小女儿闵小芬的记忆中,一家人所住的南京师范大学大院里,有段时间一些孩子热衷于学西洋乐器,每天晚饭过后,整个大院小提琴、大提琴和钢琴的练习声此起彼伏,唯独闵家响起的都是“轻拢慢捻抹复挑”的民乐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外孙刘炬四岁就开始跟随闵先生学习二胡,当时“四人帮”刚刚被粉碎,满大街都是欢庆的人群,闵先生为了激发外孙学习的兴趣,特意编了一首小曲,用二胡演奏,边拉边唱,反映了四人帮被粉碎后人民高兴的心情,引起了外孙极大的兴趣。在闵先生的音乐启蒙下,他走上了艺术道路,后来也成为了国家一级指挥。

正是闵先生对子孙的深刻影响,产生了闵氏音乐世家。1995年,国际华夏器乐展演年,闵氏艺术世家音乐会成功举办。闵季骞先生独奏了《阳春白雪》,又在外孙刘炬指挥下演奏了《春江花月夜》。二胡演奏家闵惠芬独奏了《江河水》,闵小芬在其兄闵乐康的指挥下演奏琵琶协奏曲《京城鼓韵》。这场技艺精湛,意境优美的音乐会,展现了民族音乐的艺术魅力,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更彰显了闵老先生投身音乐艺术,传承音乐文化的情怀。

 

四、耄耋之年依旧痴心音乐

中国民族音乐教育家杨荫浏先生早年对即将步出校门的闵季骞说过这样一番话:“你在音乐院学的差不多了,你要有进步,要有造诣,就一定要到社会上去,不要小看民间艺术,民间有许多高贵的东西。古往今来,许多大音乐家,他们的传世作品有很多源于民间音乐。不要小看佛教、道教,佛教和道教音乐的精品都装在和尚、道士的脑子里,要虚心向他们求教。”

闵季骞牢牢记住恩师的话,上世纪五十年代,他带领南师大学生深入民间收集传统音乐曲谱,抢救了一批传统民间音乐作品。在江阴利港村,他将民间艺人江金生、张伯炎的曲子记谱下来,加以传承,有《十番锣鼓》、《十八拍》、《定席》、《朝天子》等,这些民间音乐常在喜事和庙会上时用,充满乡土气息,是宝贵的艺术财富。

 他出版了多本音乐著作,有《二胡教材》、《三弦弹奏法》、《少年儿童琵琶教程》、《十番锣鼓》等。其中《少年儿童琵琶教程》再版二十多次,至今已发行十万多册。他以“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为师之道,广播民族音乐火种。

如今无数人在聚光灯下纵情演奏先生整理的乐曲,有无数的纯真少年在品读、学习先生的教材,而先生却似一株君子兰悄然寂静地生活南师大西山坡上一普通民宅中,相信人们不会忘记这位杰出的民族音乐播火者。

 

**********

相关链接

点击浏览:

默默地,你走了

——深切怀念闵季骞教授

信息 gu647979449 南京师大 顾永林

文摘 供交流参考(版权归作者所有)

 

 

 

 

闵老与南师大音乐学子倾心交流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