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苑琴声
【我是幸运的】陈汗文:我的二胡笔记
发布时间:2018-10-03   点击次数:

 

 

 

 

我是幸运的我的二胡笔记

作者 陈汗文

注:陈汗文 南京艺术学院附属中学初一(4)班小朋友,荣获“中国音乐小金钟全国二胡展演”少年A组金奖

编辑 冬景 欧景星

 

 

 

我从小生长在一个音乐家庭,可以说我在我妈肚子里接受的胎教,就是我爸的歌声。

五岁的时候,我就爬上了钢琴凳,从每天的半小时一直到每天的一小时练习。尽管我后来考过了钢琴十级,可每天这样的钢琴练习依然持续到现在。

而在2013年的一个冬天,我去南艺音乐厅看爸爸参加“四大名著”的音乐会,被一个乐器所吸引,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乐器,只知道它发出的声音是那么优美动听,能听到欢天喜地,也能听到如泣如诉,我被这样的声音深深吸引不能自拔,这个乐器就是二胡。从那天以后,我都会看好多的二胡视频,每天在爸爸耳边叨叨,我要二胡,我要学习二胡。2014年的元旦,一位南艺的研究生王灿姐姐带着爸爸请他帮我买的一把小叶紫檀二胡来到我们家,我拿起二胡就胡乱的拉了起来,虽然连我自己都听不懂,可是看上去又是那么自然、顺畅。

从那天起,开始了我的二胡启蒙学习。一年后,王灿姐姐希望我可以找一位更好的老师指导我学习二胡。

 

 

 

 

2015年,声乐教育家顾雪珍奶奶把我送到了二胡教育家马友德爷爷那里学习二胡。

第一次跟马爷爷上课,马爷爷让我调整空弦并且要用钢琴给我校音,我当时就对马爷爷说:“不用,我自己可以。”也许是有了六年的钢琴基础,我的脑海里有了固定音高,我凭着脑海里的记忆,调好了空弦,请马爷爷给我验证,马爷爷笑了,他夸我的耳朵好。就这样,我又一次开始了我人生最严厉的二胡学习时光。马爷爷教学很认真,他会给我讲学习二胡的很多理论知识和一些二胡的技巧,甚至还有二胡的传承…… 马爷爷从基础、练习曲、乐曲一点点的教我,这样的学习,让我对二胡有了更深的了解,技术上也有了很大的提高。马爷爷说,因为我家庭的原因,爸爸妈妈都是唱民族歌曲的,我对民族乐曲接受的特别快,尤其是二胡大师朱昌耀老师的作品,模仿的很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格外喜欢朱老师的作品,他写的每一首二胡曲,我都知道,他拉琴的音色特别柔美,他写的旋律,我可以“过耳不忘”。2016年,马爷爷让爸爸帮我联系了朱老师,希望我可以得到朱老师的指导。

 

 

 

 

第一次要见到朱老师,我好紧张,他可是我的偶像,不,应该说朱老师是我心里最完美的人。我脑子里无数的问号,朱老师会不会很凶、朱老师会不会不愿意教我……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确定。直到我见到他的那一刻,我消除了我所有的胡思乱想。他高高的个子,瘦瘦的身材,尤其是他有一双又细又长的大手。他很和蔼,也很平易近人,总是笑眯眯的,而且笑起来还有两个大酒窝,所以,我更愿意叫他昌耀叔叔。在学习二胡时,昌耀叔叔是严厉的,每一个音准、每一个滑音、每一个打音,甚至每一个揉弦,昌耀叔叔都手把手教我,非常的严谨。只要我还课还的好,就能看到他那两个大酒窝,如果我不认真的话,昌耀叔叔的眉头就会皱起来,会很严厉的给我指出来。总之,昌耀叔叔说啥我都愿意听。

 

2016年8月,我去上海参加了中国第三届《敦煌杯》二胡大赛,这是我学习二胡以来第一次参加比赛,爸爸说,主要是让我去感受一下比赛的氛围,看看自己差在什么地方。说实话,对于这次比赛,我一切都是懵的,除了在宾馆练琴就是去赛场观摩其他选手比赛,唯一记得的就是在几百号选手里抽签我抽到了一号签。比赛那天,我拉了一首《拔根芦柴花》获得了银奖。

赛后,昌耀叔叔给了我很多鼓励,让我要更加的努力认真的学习,要刻苦的练习。昌耀叔叔的教学,让我体会到必须苦练基本功,每天必须要拉音阶和练习曲,并且要拉准、拉稳、拉好。我觉得二胡技巧的练习不是很难,难的是昌耀叔叔要求我百分之百的音准和乐曲的旋律性。我从放学后每天拉2个小时的二胡练习一直到放暑假每天拉6个小时的二胡练习,就这样,有了一点进步。

 

在昌耀叔叔的精心指导下,2018年7月我参加了江苏省《小茉莉花》二胡大赛,以一首昌耀叔叔写的《扬州小调》获得了少年A组金奖《我的祖国》全球二胡大赛“金弦奖”,2018年8月我又参加了中国音乐小金钟全国二胡展演,获得少年A组金奖

 

我觉得我是幸运的,因为我可以学习我喜欢的二胡,我觉得我是幸运的,因为有这么多长辈和老师对我的关心和帮助,我更觉得我是幸运的,因为我可以跟昌耀叔叔学习二胡,拉我喜欢的作品。在未来的日子,我要更加努力,更加认真的学习二胡,不辜负长辈和老师们对我的关心和帮助,不辜负昌耀叔叔对我的辛苦教学,不辜负自己喜欢二胡的理想,让这份幸运可以延续下去。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