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文化
岳峰:“蓝花”一朵香天下
发布时间:2019-12-25   点击次数:

 

 

 

 

“蓝花”一朵香天下

——岳峰二胡笔谈

作者 岳峰

编辑 冬景

 

 

 

西安是天下二胡人想去的地方,其中有三个原因可数:

一是它离我们二胡的源头更近。因为,近现代二胡的发源地虽然是江苏环太湖一带,如果再往前推呢?我们的目光当然要朝着西北方向去寻找二胡的路基。越往西北走上一步,就越能体会出“胡”的味道。

二是如果来到西安这座城市,你总能嗅出大唐帝国的盛世雄风,以及大秦王朝的经世霸气,你的胸怀和目光会顿时开阔和深厚了许多。踏上这片土地,你就会更好的把握《秦腔主题随想曲》的热耳辣心和《蓝花花》的质朴感人。

三是这里有咱二胡界的两位英雄,还有那人听人爱的“秦派二胡”。二胡英雄是鲁日融和关铭老师,他们与这片土地上的民乐人一起,撑起了大西北二胡学派的一片蓝天,使“秦派二胡”的琴风曲韵,

响遍全中国,传遍海内外。

 

第二个内容,说说咱二胡史上的这朵“蓝花花”

从时间之长、普及之广、影响之深的角度来看,二胡曲《蓝花花》是八十年代同时期二胡作品中传播最广的曲目之一,这在不少文章中都有过具体的介绍和统计。这里还有一个数据,是来自江南的数据,在前些年的“江苏省音乐专业统考”中,6000个考生中约有600人考二胡,而600个二胡考生中就有将近60个人拉《蓝花花叙事曲》,有的时候,在一个上午的二胡考生中,几乎有一半人都拉《蓝花花》,可见这朵“蓝花花”在江苏二胡之乡的开放程度(当然,每年考生的热门曲目是不断变化的)

再者,如果你对二胡的作品有所研究,你就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二胡叙事曲《新婚别》(张晓峰 朱晓谷曲,1980年)和《蓝花花》(关铭曲 ,1981年)这两部二胡曲中前后出现的“姊妹篇”,都在用二胡叙说着一个悲情的故事,一个是古代,一个是近代;一个用江南话,一个用西北语;一个很古典,一个很普世。由于选材和选曲都很普世,“蓝花花”也就飞进了寻常百姓家。

 

《蓝花花叙事曲》关铭作曲 于红梅演奏(视频信息 微信号zhaohuaminyue)

 

 

我常常思考着一个问题,特别是在今年4月中国音乐学院举办的“中国弓弦艺术节”上,听了金伟老师的讲座和演奏之后,更加深了这种思考。就是“秦派二胡”的作品和演奏为什么会那么迷人、醉人和动人呢?为什么《秦腔主题随想曲》(赵震霄 鲁日融曲,1958年)在半个世纪前的大上海会异军突起,引起整个二胡界的关注?而“蓝花花”会走过黄河、飘过长江、飞进大江南北的寻常百姓家呢?为什么金伟的秦风秦韵二胡演释会迷倒众人心,成为至今人们还津津乐道的话题呢?是不是由于“秦派二胡”根植于秦地这块中华母文化的土地?还是由于它说的陕西话,离我们二胡的源头更近?(详岳峰“根植秦地出秦派”,见《“秦派二胡”艺术研究文论》,上海音乐出版社2013年出版)笔者认为这其中的玄机,是我们身上的民族文化基因、音乐基因在起作用。而这个文化基因究竟又是什么呢?可喜的是,我们从关铭老师的文章“秦派二胡与燕乐音阶”中已经找出了答案的部分倪端……关于关铭老师的理论建树和学术观点,在他新近出版的《二胡曲论》中有许多真知灼见可以一读(见关铭著《二胡曲论》,陕西出版传媒集团、太白文艺出版社2013年5月出版)

 

第三个内容,是谈谈关铭二胡曲的作品性格。

在演奏、教授、解读关铭二胡作品的三十多年里,笔者初步认为,关铭二胡曲有两个突出的特点:一是旋律特别优美,容易上口;而且非常适合二胡演奏,容易上手。旋律优美,对于一个中国作曲家来讲,无论是选择素材还是创制素材,都能彰显一位作曲家的眼光、智慧、才华和实力,它是一部作品的核心和灵魂,是一部作品的立世之本。这一点在上次首届《华乐论坛》上关于刘文金先生作品的研讨中已有过论述(详岳峰“从大爱到大美——刘文金二胡音乐的人文简释”,见《乐谭》——“新绎杯”中国民族管弦乐获奖作品评析》,人民音乐出版社2013年出版)而说到适用于二胡,是指关铭老师的二胡曲,向来是为二胡量身定做的,它不仅拉起来顺溜,顺指顺弓 ,顺手顺音;而且听起来顺溜,顺耳顺心,还顺情顺理。

二是关铭老师的二胡作品有着很强的戏剧性,这种戏剧性使他的作品充满了张力、延续性和完整性,它让二胡成了一个角儿,一个戏剧冲突中的主角,一个充满了故事、充满了场景、充满了画面、充满了变化的角儿,很容易让人产生亲近感和认同感。并且,《蓝花花叙事曲》虽然借鉴了西洋奏鸣曲式的结构,但它的旋法和音乐逻辑很中国;虽然它选用了以民歌的音调作为主题,但它的乐思发展很具有戏剧性,因之,也就很符合我们民族传统的审美习惯和思维逻辑。这也是关铭二胡作品成功的一个秘密。

 

二胡曲《西口情韵》关铭作曲 于红梅演奏(视频信息 微信号zhaohuaminyue)

 

 

这种戏剧性的逻辑和内在张力,对于二胡作品的创作来说,是一种纵深的发展和开拓,而对于二胡演奏的表现能力来说,则是一种戏曲功底的考量。因此,演奏关铭老师的二胡曲,尤其是《蓝花花》和《西口情韵》这两首作品,如果没有很好的戏剧感在支撑,想要表达出它内在的张力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个话题已与关老师有过交流,也就是说,要用唱戏的感觉去拉《蓝花花》,比用唱歌的感觉去演奏更能感人肺腑,特别是在那些剧情发展白热化的段落……

说到这里,不得不再加上一段题外话,那就是关铭老师二胡作品对女性心理的刻画和女性情感的表达,是如此地叫人难割难舍、难分难离。它那《蓝花花》中“抬进周家”的撕心裂肺和《西口情韵》中“相思”一段的万般缠绵一幕,简直可以称得上二胡女性情怀的绝笔,每当你演奏到这里、教授到这里、讲述到这里的时候,总会被那柔肠寸断的旋律缠绕得不能自已。我常常以一介女流之辈仰问上苍,这二胡音乐中如此令人动容的女性情怀,怎么会出自一位关中汉子之手!

值此,在《关铭二胡作品音乐会》圆满举行和关铭《二胡曲论》顺利出版之际,仅送上两句拙诗,表达对同道关铭的一片敬意:

“音韵绵绵  蓝花一曲传遍大江南北

诤言凿凿 燕乐一文惊动秦岭东西”

 

南阳岳峰

2013年9月20日于金陵石头城畔

注:本文为《关铭二胡作品音乐会》暨座谈会上的发言摘要

主办:陕西省文化厅

承办:陕西省歌舞剧院有限公司

时间:2013年9月27日

地点:陕西省文化厅二楼

 

 

 

图 作者:岳峰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