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研讨
刘文金《豫北叙事曲》创作札记
发布时间:2019-07-17   点击次数:

 

 

 

 

刘文金《豫北叙事曲》创作札记

——听刘文金先生讲述二胡曲《豫北叙事曲》的故事

作者 刘文金

信息 刘文金 二胡俱乐部(微信号erhu2019)

文摘 供交流参考(版权归作者所有)

编辑 冬景

 

 

《豫北叙事曲》创作札记

刘文金

 

我的童年和少年时期是在河南安阳农村度过的。那是华北大平原上(像北地区)一个典型的村落,是一个有着古老文化传统的乡村。在这片土地上散发着浓郁的文化气息和乡土气息。每逢年节或农闲时,常有乡亲们自发组织的戏班在各村场院上或庙宇前搭台唱戏,借以自娱。那里流行的多是河南梆子、河南坠子、高调、乐腔、四股弦等地方戏曲和说唱音乐。也有技艺高超的吹鼓手班子,经常为农家的红白喜事助兴。那真挚、朴实乡音常常感染着我,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正是这个时期的经历,为我后来的专业创作生涯奠定了生动的民间艺术和民间生活基础。

 

1956年至1961年,我在中央音乐学院接受了五年正规的专业音乐教育。除作曲专业技术理论课外,必修钢琴;在一、二年级时还选修了二胡、唢呐、笛子、笙等民族乐器。

我很喜欢刘天华的作品。恰好我的二胡老师是陈振铎先生,他是刘天华的亲传弟子;我的钢琴老师刘育和女士又是刘天华的女儿。真是无巧不成书,这促成了我的处女作(三年级学生的主科作业)非写出二胡与钢琴结合的作品不可。我的主科老师黄晓飞先生也十分赞同我的想法。当我认真进入思考时,童年和少年时代故乡所留下的印象便首先在脑海里涌现了出来…… 那印象所映射出的多重画面和闪光的旋律线条常常交织在一起,在沉思中难以解脱,安阳地区有一种地方小戏“乐腔”(兼“四股弦”)在农村十分活跃。其中一个曲牌很有趣,它可以用各种不同的速度去适应许多不同的戏剧场面或演员不同的动作;然而它的旋律架构却十分简单,简单到只有三个音符及其非严格倒影和下四度移位。其骨干音为“321,132;795,576”。道理很简单:越是单纯的结构其可塑性越强,其适应性也越宽泛就是上述骨干音的平稳流动,形成了“豫北叙事曲”慢板主题的基本架构。当完整的慢板主题形成后,我用胡拉奏或钢琴弹奏它不下千次。在我感受它的过程中,那种带有“悲剧”色彩的抒情性和叙事性常常使我流泪……

慢板主题的展开主要采用了层层推进的变奏手法,其动力主要在旋律的有限重复和偶然展开以及加花变奏中,我以为它更接近中国民间传统常用的方法。

那个明亮而乐观的快板主题来自我对当地民间吹打的印象。整个快板段落完成得较快,似乎一气呵成,虽然用不同节奏和音型的出现可以划分成几个展开的层次或阶段,但在对其动力牵引的感受中几乎难以分解这种手法也基本来自民间传统慢板再现是比较典型的“动力再现”方法(非完整的展开性的再现)。

将“阴柔”的商、羽调式改造为富有“阳刚”气质的宫、微调式,使再现部总体上变得十分明朗,其曲式结构也是非典型性质的。

我在复三部曲式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较自由的插部。后来,中央音乐学院杨儒怀教授将它称之为“有再现的四部曲式”,我也赞成在整个创作过程中,二胡与钢琴部分几乎是同时完成的,包括试奏、修改大约用了半年多时间。因为尚有其他大量的课程负担,这部作品只是当时的“主科作业”,无法占用更多集中的时间和精力作品的试奏和首演是二胡演奏家王国潼和钢琴家周广仁合作完成的。在当时很引人注目。

在许多音乐会的节目单上,《像北叙事曲》有这样的简介:《豫北叙事曲完成于1959年,是作曲家刘文金青年时代的处女作。乐曲通过两个主题的对比发展,表现新中国诞生前后豫北人民的精神面貌所发生的巨大变化。慢板主题深情委婉,如泣如诉,具有感人的抒情性和叙事性,快板主题热情明快,节奏多变,充满了欢腾喜悦的情绪和强烈的戏剧性。……该作品最早为二胡与钢琴伴奏结合的艺术形式,流传甚广,1993年,《豫北叙事曲》被评为“二十世纪华人音乐经典”上述简介虽也曾征得我的同意,但我仍然认为在音乐会上对音乐作品的文字解释都是多余的。注上作品的创作年代就足矣,音乐家李焕之曾将《豫北叙事曲》(包括《三门峡畅想曲》)视为“有标题的无标题音乐”是一种实事求是的评论,他的看法既透彻又妥当,音乐就是音乐本身,而不是别的。

 

 

二胡曲《豫北叙事曲》刘文金先生指挥视频

 

 

**********

相关链接

《豫北叙事曲》倾注对家乡的爱

——刘文金:追求民族音乐神韵

作者 刘漫 刘书民

信息 中国古曲网

文摘 供交流参考(版权归作者所有)

 

刘文金1.75米的身材,气质儒雅,精力充沛,双眼炯炯有神。与他接触的第一印象就是:和蔼可亲,激情洋溢,思维活跃。虽年已七旬,但在卸掉一切行政职务后,他全身心地投入到民族音乐创作中,反而进入了事业大丰收时期。面对采访,他如数家珍地回忆起走上创作之路的尘封往事,最得意的还是他22岁时的处女作《豫北叙事曲》。

刘文金祖籍河南省安阳县,豫北大地民风淳朴,具有浓厚的民间音乐文化氛围。回首童年,故乡情景历历在目。他感慨地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家乡浓郁的文化气息深深影响了我。老家大寒屯,居然流行着‘乐腔’和‘高调’两个剧种,逢年过节时,跑旱船、舞狮子、放焰火、荡秋千以及民间艺人的说唱表演等十分热闹……”年幼的刘文金深受影响。他富有音乐天赋而又聪颖好学、兴趣广泛,小小年纪就能演奏笛子、二胡、月琴、口琴、风琴、手风琴等多种乐器。

1956年高中毕业后,刘文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中央音乐学院。身在千里之外的北京,他十分思念家乡、眷恋故土。每次给家中写信,他总要请母亲向邻里乡亲们问好,每次寒暑假都要回家探望先辈们,村民们也纷纷到他家好奇地问这问那。他被浓浓的乡情所感动,决心以饱满的激情,用刚学到的作曲基本理论和技能,讴歌新社会,赞美家乡发生的变化。于是,他大胆地将民族乐器二胡同西洋乐器钢琴相结合,精心创作了《豫北叙事曲》。

1959年,《豫北叙事曲》在北京首演,引起音乐界的特别关注。这首作品在题材上,将豫北人民的生活状态与新中国诞生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相结合,运用独特的形式和极富个性的音乐语言,展示了在巨大的社会变革中人民群众生活与情感的真实变化。《豫北叙事曲》的音乐语汇始终贯穿着浓郁的地方风味,描述了新中国诞生前后豫北人民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感受,以豫北地方小戏“乐腔”曲牌为基本素材,具有豫北民间吹打乐的性格,同时吸收了河南坠子和曲剧的音乐展开手法。音乐层层推进,表现出豫北人民豪爽、乐观的性格和人民群众迎来新生活后的喜悦之情。

这首独奏曲以新颖的艺术表演形式和成熟的音乐语言,宣告了一位年轻作曲家的崛起。1962年,该作品亮相广州“羊城音乐花会”,1963年在“上海之春”二胡比赛中被评为优秀作品,由此而风行海内外。1993年,《豫北叙事曲》又被评为“二十世纪华人音乐经典”,是1949年以来唯一被选入的二胡作品。

 

 

**********

相关链接

《豫北叙事曲》二胡演奏:于红梅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