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文弦歌
一个盲人,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软弓胡演奏家:田山
发布时间:2020-07-30   点击次数:

 

 

 

 

一个盲人,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软弓胡演奏家:田山

信息 何翔 软弓胡艺术

文摘 供交流参考 版权归作者所有

编辑 冬景

 

 

 

近代软弓胡演奏家田山

田山,一个盲人,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用他那独具特色的软弓京胡,演奏那曲绝妙的《鸟语虫鸣》,赢得了中外观众的交口称誉。多次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演出并受到接见,在音乐艺术上取得了辉煌的成就,谱写了中国残疾人自强不息的新篇章。

 

 

 

 

田山

1948年,田山出生在三河市兰各庄一户贫苦农家。

男孩带给父母心里的喜悦是可想而知的。大奶奶给起的乳名叫“亮头”,是对他将来有个好的期盼。两个月后,得儿的喜悦还在兴头上,恶运降临。天花使这个可爱而又无辜的男婴浑身滚烫发烧,奄奄一息,连眼球都化成水流了出来。那个年代,农村死个小孩是常事。妈妈用布垫子、席头将他裹好,放在炕沿根的地上。有人劝他妈妈说:“就是活过来,也指不定啥样儿,不如扔了算了。”当妈的不忍心,好歹也得等孩子断了气。命不该绝,可能是冷冷的地表使田山的烧退了下去。他人是活了,眼睛却失明了。小田山渐渐地长大了,眼睛不能装东西,脑海里空荡荡的。因而,也就注定了他人生的坎坷。大妈家的鸡下蛋了,直“咯嗒”。大妈叫小田山把鸡蛋拾来。他闻声朝鸡笼走去。结果不但没拾着鸡蛋,还把鸡蛋给弄碎了,这可是三岁小孩都能干的事呀!气得大妈没好语声地说:“鸡蛋都捡不来,这辈子瞎吃瞎喝瞎呆着吧你!”这句不无歧视的话语对小田山触动很大。“瞎吃瞎喝瞎呆着”不就是个废物吗?这句话象一把针锥猛扎在他那本就伤痛的心坎中。歧视不完全是有意的,也有无意中流露的。田山的父亲在家族中排行老七。以前,村里人称呼田山母亲为“老七媳妇”,自从田山失明以后,人们都改叫“瞎子妈”。小田山开始对怎样生活有了思考。他对妈妈说:“我也要上学。”妈妈只能看着他无声垂泪。盲孩子上学,在当时农村简直就是一种妄求。盲人是残疾中的残疾,干活儿办事不如一个哑巴聋子。在个别人眼里,他们是只会拖累别人,要饭找不到大门,集愁和忧、苦和痛于一身而又没有能力摆脱的废物,有什么资格上学,又哪个学校和老师肯收呢?田山的父亲田得玉,在通县土桥砖瓦厂工作。家庭重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还在提倡多生多育的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就做了绝育手术。

田山七岁时,母亲带着弟妹们去了通县父亲那里,田山愿意留在家中,就和家族中的五大爷田得权一起生活,住在羊棚外的一个小土窝窝里。为了小田山的将来生计,田得权卖了一石玉米,买了一把三弦,让他学说大鼓书,因没找到好老师,就搁下了。后又让他学算命,因不愿学,此事也就告吹,过了一年,他也去了通县。小田山的三大爷田得润在北京永定路机械修理厂上班。离工厂三里之遥的八里庄有个盲童学校,1954年以前称“瞽目院”,是一百多年前一个英国传教士办的。田得润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小田山和其父母。经过商量,小田山的父亲和三大爷一同把他送进了学校。作为父母,了却一桩心事;对于田山,为他找到了求知的理想平台。

寄情二胡

田山的音乐天赋是被一位叫郑锐敏的老师发现的。听了两节乐谱课,田山竟能在郑老师唱歌时唱出歌谱。郑老师很惊奇,问:“你怎么会唱这个谱?”田山答:“您那次教过我们乐谱之后,我就慢慢地会用了。”天才!郑老师对眼前这个盲童投以特殊的关注和青睐。二年级时,独具慧眼的郑老师把他从“二胡组”调到“国乐组”,让他对乐器有更广泛的接触,有更多的练习、演奏的场合和机会。

起初,田山想学习二胡,就央求父亲买把二胡。父亲说:“你会吗?”田山说:“您不给我买,怎么知道我不会呢?”父亲从商店花三元五角钱给田山买了把二胡。从此,那把二胡就不离他左右,晚上睡觉都放在被窝里。开始,他对二胡一窍不通,竟把琴筒朝上拉。一个有基础的盲童教他一些简单技法,他才算真正学起了二胡。只要一有空儿,就拉二胡。语文、数学等课程的作业,他抓紧时间写,写完就到外面拉二胡。老师备课室前有排松树墙,夏天遮阴,冬天挡风。在那儿拉二胡,是个好地方。夏天热,坐久了,板凳都被汗洇湿了;冬天冷,手冻僵摸不了弦,他就把手在脸上捂一捂,实在不管事,就把手伸进怀里。天长日久,田山那握弓的手磨出了茧子,右拇指的茧子像个小枣。半年时间,田山竟拉坏了三把二胡。终于拉出了滋味,以至靠声音辨人的同学们都不认识他了。就连靠他听简易矿石收音机记下的《良宵》、《光明行》等乐曲,他拉得都很有声色。

田山意识到自己已离不开二胡了。二胡意味着他的将来,可二胡将会给他带来怎样的人生,在他此时的意识中还是模模糊糊的,他的头脑中只两个字:苦练。

1966年,学校挑选20多名同学,组成“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田山为“首席演员”。他们先后到中央直属机关、各大部委、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及在北京的军事院校、大专院校,甚至去北京音乐学院、总政歌舞团、军乐团以及中南海演出。田山不仅拉二胡,还唱歌、朗诵。演奏《在北京的金山上》时,他边拉边跳,出尽了风头。台下的解放军战士看他穿的衣服破旧,就把新军装脱下,跑到台上给他……宣传队到每个单位演出结束后,每人获得一枚毛主席像章。那是当时最高奖励和礼物。得到的纪念章就放在学校的“三忠于”室保存,竟有几麻袋之多。

盲童学校毕业,田山被安排在北京市延庆县民政局下属的荆编厂,所干的工作是用从山上砍来的荆条、紫穗槐杆,手工编成荆笆。荆条、紫穗槐杆的头被镰刀锁成尖尖的,稍不留神,正常人的手都被扎坏,何况是盲人。一天下来,田山的双手常被扎破。能够自食其力是对残疾人最大的鼓舞。虽然他每天只挣四角钱,连吃的都不够“埝儿”,而且还要摸着走三五里路,到县城买粮买煤,但他生活的很有滋味,他学会了盘炉灶、烧柴锅,还拿起了二胡,每天都要拉上一段时间。他不能没有二胡,二胡是他生活的寄托,他说:“我虽然眼前漆黑,但心里充满了光明,充满了对生活的爱。活一天,必须快乐一天,要痛快地拉,高兴地唱。”疼痛僵硬的手指按在弦上,音都不那么准了。他咬牙苦练,终于使手指与琴弦又协调起来。晚上,他忍着手指疼痛到车间给工人拉歌曲,让他们享受一下音乐的乐趣,既解闷,又能缓解疲劳。

天道酬勤,凭着精湛的琴艺,1971年,田山被借调到县京剧团(当时称“县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拉京胡,他终于有了充裕的时间专心搞他钟爱的音乐。他不仅拉二胡、京胡、板胡还兼学别样,练习笛子、唢呐等乐器,一专多能。田山回味自己的人生,感慨地说:“唐僧取经经历八十一道磨难,我何止是八十一难。”有一次,演出结束已是深夜,田山只身从剧团赶回家。天很冷又刮着大风。田山一手拄棍、一手提着一盒他常使用的笛子,突然笛盒散了,笛子撒了一地,被风刮得满处乱跑。他急忙凭声音靠手来摸。那些笛子都是他熟稔的伙伴,舍不得丢。等把八个笛子都摸到手,已是早上六点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劳其筋骨,空乏其身。”搞器乐演奏虽非天降大任,但要出类拔萃,也绝非易事,不经历风雨,就不会见彩虹,成功意味着磨难。

八年一剑

要成为器乐演奏高手必须有名师点拨。田山在学校乐队时,曾到中国广播事业局演出,结识了中国广播民乐团首席二胡演奏家张韶先生。后来,爱才心切的张先生主动到学校找田山,教其二胡演奏,使田山二胡演奏技巧大有长进,演奏《二泉映月》时,使人感觉就是活脱脱的阿炳在演奏。

1983年,田山曾投在中国音乐学院教授、板胡大师刘明源名下学板胡技法。虽只听过三节课,悟性极高的田山便可按照刘大师的技法演奏乐曲,刘明源听后,夸奖道:“田山你拉得挺好。”

1984年,中残联举办每四年一次全国残疾人文艺调演。刘明源为板胡演奏评委,田山用板胡演奏曲目《大起板》的录音送交评审时,有人问他:“您听,和您年青时拉得一样吗”?刘明源点点头,说:“田山,知道,和他有一面之交,拉得不错。”此次调演,田山获板胡一等奖。能够不断取得新成就,永远属于那些敢于创新者。

可以说,田山的琴技已达到很高的水平,但他仍不满足,在延庆县剧团时期,每天都和京胡打交道,于是,他经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京胡的声调有些像唢呐,激扬、高亢,能否用京胡演奏唢呐的曲子。经过几次试验,感觉到京胡和唢呐在演奏上又迥然不同,就现有的琴艺,不能使前者替代后者。唢呐有些音阶,象“花舌”音(即打嘟噜)京胡难以办到;唢呐有“吐”音(用舌头点上膛)在京胡上也找不到。他曾用二胡模仿过,怎么也不像,这个问题令他魂牵梦绕。

1984年,全国残疾人文艺调演,令他惊喜的是62岁的山东省枣庄市盲艺人宋新田,用软弓京胡演奏《百鸟朝凤》也获得全国一等奖,开创了用京胡演奏唢呐曲子的先例。最令他欣喜的是,1985年将在北京举办全国盲人音乐录音汇报演出,凡获奖的优秀节目都到北京演出,获奖本人要亲临现场。这次调演,田山、宋新田等艺人被安排在日坛公园招待所,有机会天天和宋新田碰面。练琴的时候,田山听到宋老先生用软弓京胡演奏乐曲《百鸟朝凤》,他暗下决心:我一定要学到手。常言道:心诚则灵,田山以一个弟子的姿态,虔诚地接近宋老先生。他每天都找宋老先生聊天,买两盒烟送他,还常把宋老先生换下来的衣服拿到水房去洗。中秋节田山特意买十余斤上好的月饼送给宋老先生。田山虔诚的态度,赢得了宋老先生的好感。还有三天宋老先生就要回山东了,田山终于开口:“宋老师,软弓京胡好学吗?”“好学,”老先生又叹了一口气,表示着某种无奈,意思是说,也不好学,得要功夫。田山诚恳地提出了要求:“我想拜您为师。”“好哇!”宋老先生居然答应了。“我可以摸摸您的胡琴吗?”他不知道软弓京胡是什么样,但不经允许,是不能随便摸别人琴的。老先生应允了,田山的心差点跳出嗓子眼儿,他小心翼翼地去摸琴身、琴弓。弓形很大,有些象农村小孩玩的弓箭,弓杆是农村扫帚上的小竹杆,拴的是马尾。弓子似乎比二胡弓还紧,然而,用力则软。田山马上打电话叫来弟弟,让他把软弓看仔细,赶快仿做一把。又向老先生请教:“您这‘舌音’怎么拉?”宋老先生示范着拉给他听。宋老先生拉的时候,田山用手一摸,弓弦正在琴筒上拉动。他明白了:拉琴筒就出“舌音”。此后,田山开始用弟弟给做的软弓拉京胡,练“百鸟朝凤”。练了两天,能发出一些微弱的鸟叫之声,但多是噪音。此时,宋老先生已回山东。他只能自己练,自己摸索。买弓子、自己做弓子,为有一个得心应手的软弓,田山先后更换二三百个软弓。对胡琴筒也加以改装,安个底托。这样,握弦的手可以自由撒开,挥洒自如。

此时,田山已是北京市民政局盲人乐团的一员。别人休息时,打扑克、下象棋。田山却练习软弓京胡,拉“百鸟朝凤”,寻找百灵、画眉和各种鸟叫声音。功夫不负有心人,田山终于能用软弓京胡演奏“百鸟朝凤”了。对此,田山并不满足。他还在研究,能否用软弓京胡拉出百鸟以外的声音,比如说“虫鸣”?田山住在香山橡胶厂家属楼里。春天,他常到香山“静岁湖”边,练习软弓京胡。湖中有青蛙叫。他天天琢磨,怎样才能让青蛙叫声进入自己的琴弦。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一次,偶然将弓子往上一撬,青蛙声出来了。他没有想到青蛙叫声就这么容易在无意中让自己捕捉到了。于是,他捉住不放,反复揣摩练习,最终他的琴声竟成了领头蛙鸣。常到湖边遛弯的人打趣地说:“你看,蛤蟆都跑到湖边来了。”田山说:“您别这么说呀,您看有这么大的蛤蟆吗?”人们才知道是他的琴声引起了蛙叫。为此,当地人送给他一个绰号:“大蛤蟆”。之后,田山在琴弦上找到了蛐蛐儿、蝈蝈儿、鸣鸣蛙等虫叫之声。

说到鸣鸣蛙,田山颇有感触地说:“如今生态平衡遭到了破坏,田间鸣鸣蛙已很少见,以后,要想听鸣鸣蛙的叫声,只能从我的琴声中听到了。”

《百鸟朝凤》源自河南民间吹奏乐曲《抬花轿》。《抬花轿》曲调高亢明快,适用于高强音调的唢呐演奏。曲中各种鸟叫交织在一起,吹奏起来难度较高。宋新田《百鸟朝凤》是把唢呐吹奏的曲调移植到琴弦上,让琴弦发出鸟叫,技巧性十分高。田山克服各种困难,在琴弦上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虫鸣,并在《百鸟朝凤》的基础上,苦练摸索,将其改编成新曲《鸟语虫鸣》

1992年,田山的软弓京胡《鸟语虫鸣》获得中国残联举办的全国文艺调演一等奖。如今,世界上有十几个国家常播放他演奏的《鸟语虫鸣》。

干将铸剑,采五山之铁精,六合之金英,候天伺地,阴阳同光,其妻莫邪断发剪爪,投于炉中,三年铸得一剑,天下称雄。而田山以丰富多彩的生活阅历,深厚精湛的胡琴功底,孜孜不倦的求索精神,在名师高手点拨下,采河南之曲调,承百鸟朝凤之声,揽山东之绝技,创自己之琴韵,林中静候鸟叫,湖边坐待蛙鸣,变唢呐之格调,作鸟语与虫鸣,曲长六分半钟,苦练八年方成。真可谓熔精英于一炉,创作出知名曲作《鸟语虫鸣》

田山演奏《鸟语虫鸣》招来群鸟,引鸡来觅食,可以说是巧合,但让鸟开口决非偶然。当时,乐团有个变魔术的艺人,养了一只鹦鹉,养了好长时间就是不叫。田山叫他把鸟带到剧场来。田山用软弓京胡和他对话,鸟还是不叫。田山耐心地把握琴弦,用最纯最正最美的声音与鸟交流。胡琴拉到绝妙处,鸟有了回应。那琴声像一把对号的钥匙,把鸟的紧锁的嘴巴打开了,呱呱地叫起来了。田山用力拉,鸟便使劲叫,像遇到了知音,足有一个钟头。田山收住琴弓说:“快拿走吧,别把鸟给累死!”

田山演奏的《鸟语虫鸣》完全可以用“逼真”和“惟妙惟肖”等字眼儿来形容。

1990年,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率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赴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三国访问演出。在马来西亚,节目安排负责人给演出人员开了个动员会:“今天有高级人物观看演出,就十五分钟,我们要拿出最高水平给人家看,赶上谁是谁……”节目靠前的大多是舞蹈。田山演奏的《鸟语虫鸣》靠后,很有可能赶不上。观看演出的高级人物是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是一种礼仪性行为。看了几个节目后,起身要走。邓朴方主席挽留说:“你再看一个节目。”这时,台上节目临时调整,田山上场演奏《鸟语虫鸣》,奇妙的乐曲把马哈蒂尔吸引住了,他一鼓作气把所有节目看完。演出结束后,邓朴方在全体演出人员面前说:“……尤其田山这个节目,马哈蒂尔表扬你,说‘你这个京胡是会说话的鸟’”

《鸟语虫鸣》的肯定,莫过于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的演出。

1992年,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应联合国社会发展委员会之邀到维也纳演出,田山随团前往。环境优美的音乐之乡奥地利,是世界闻名的大音乐家莫扎特、海顿、舒伯特、施特劳斯的故乡。有着深厚的音乐文化底蕴和浓郁的音乐氛围的首都维也纳,被誉为音乐之都。音乐大师贝多芬、海顿、莫扎特都曾长期在这里生活创作,维也纳是音乐的天堂。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第一天被安排在金色大厅欣赏交响乐。金色大厅被各种交响曲所笼罩,人们吸入肺腑的仿佛都是在空气中颤动着的交响曲的音符。那种对交响乐如醉如痴的场面,不由令人产生一丝忧虑:

西方人能欣赏和接受东方音乐吗?

田山的软弓京胡能登这大雅之堂吗?

田山改编创新的民间传统曲目《鸟语虫鸣》,他们能读懂吗?

第二天,有着很好音乐修养的大使、参赞、外交人员,维也纳社会高层名流,及前来汇演的各国琴师、乐师……精英荟萃,济济一堂。他们带着好奇、期待和猜测前来观看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带给他们什么样的音乐艺术。田山以中国人特有的庄重和谦逊,戴着墨镜步履稳健地走上金色大厅的舞台,从容地坐在演奏椅上。如果没人介绍,谁会知道风度翩翩的他竟是个盲人。随着欢快的序曲娓娓地奏响,台下观众油然进入到乐曲的意境中:大自然的帷幕徐徐拉开。晨曦,睛空万里,阳光透过树上叶片间的空隙洒落在草地上。一只百灵鸟迎着朝霞欢快地叫着、唱着,那声音清脆而响亮。一只画眉出现了,不甘示弱在枝头上唱起来,声音婉转而悠扬。鹦鹉、喜鹊、猫头鹰,楼燕……都不甘寂寞,前来展示自己的歌喉。悠闲自在浮荡在芦苇上的野雁,呼唤着自己的同伴,低空盘旋的海鸥与海滩上的伙伴沟通信息。乐声变成一幅幅美丽的画面送进听众的脑海里。北京地区名叫“二瑟”的秋蝉在树梢上鸣叫了,悦耳的叫声很有节奏感,像在打着节拍。一只蛐蛐在草丛中唱着“独步进行曲”;一群“蝈蝈儿”在庄稼地进行着“群体大合唱”;还有“鸣鸣蛙”……雨过天睛,在一处大坑塘,一只青蛙在“呱呱”地叫着,引起满坑的蛙叫,声音有近有远,远近同时发声,此起彼伏,蛙声一片(那远近及众多蛙鸣声是怎样在一根琴弦的拉动中而同时发出的呢?真是奇妙之极)。庭院中,金鸡报晓,声音由近而远。一只小鸡叫声嘤嘤象是遇到了猫。母鸡下蛋了,像在招呼着主人“快来捡蛋啊”。凤凰来了,群鸟都竞相高声,伴随着欢快的最后一个音符的结束,琴弦停止了颤动。田山在演奏坑塘青蛙齐鸣时,那琴弦的蛙声与印在人们心底的蛙声产生了撞击和共鸣,大家再也按捺不住发自心底的激情,象冲开闸门不可遏止的水流,突然爆发出来,暴风雨般的掌声席卷了整个大厅,打破了以往金色大厅在演奏过程中不鼓掌的惯例。演奏结束,台下又爆发了经久不息的掌声,以至于田山不得不第二次登台鞠躬谢幕。演出结束后,邓朴方主席带来几个外国人,说:“田山,他们想看看你的软弓京胡。”这些交响乐团的贝斯手和大小提琴手,看过软弓京胡后,问:“你就是用这两根弦演奏的吗?”田山重新演奏了《鸟语虫鸣》。他们边听边鼓掌,有一位外国人说:“真是不可思议!”

山东艺人宋新田用软弓京胡演奏《百鸟朝凤》,打破了唢呐对这一乐曲的长期垄断地位,创造了弓弦乐器能够演奏鸟叫的奇迹,能唢呐之所能;田山用软弓京胡演奏《鸟语虫鸣》,拓宽了《百鸟朝凤》的音域,不仅有鸟叫,还加以虫鸣,能唢呐所不能,是民族弓弦乐器演奏发展史上一座新的丰碑。

1983年到2000年间,田山曾多次去国外访问演出,先后到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奥地利等十六个国家和地区演出,他的琴声给那里的人们带去了精神欢乐和美的享受,增进了那里的人们对中国音乐、中国文化和中国人美好的精神世界的了解,被誉为“和平友谊的天使”。

田山多年刻苦奋斗,能娴熟使用多种乐器:民族的京胡、板胡、软弓京胡、高胡、中胡、低胡、柳琴、中阮琴、三弦、笛子、唢呐、葫芦丝;西方的大小提琴、贝斯、电子琴、手风琴、萨克斯等等,人称“一个人就是一个乐队”。他掌握古今中外歌曲、戏曲二百余首,自己作曲十余首,如:《豫北欢歌》、《天上神灵》、《世间真情》等。在文化部、中残联共同举办的每四年一次全国残疾人文艺调演中,十二年里田山器乐演奏连续三次获奖。1991年在香港举办的81个国家和地区残疾人代表参赛的“国际展能节”,田山荣获器乐比赛专项奖。1998年12月,文化部、新闻出版署、广电总局、中残联等单位组织的十年一次的全国残疾人成就评选,田山荣获“第二届奋发文明进步奖”,获得“维纳斯”奖杯。田山多次在全国性的活动中进行表演,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多次接见。

1987年,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精选盲人音乐艺术节目,向国家领导人汇报演出后,时任国家主席的李先念与田山握手谈话并留影。

1994年,远南残疾人运动会召开之前,田山作为演员代表和其它演员一起,向党和国家领导人汇报演出。演出结束后,受到江泽民、李鹏、乔石、李瑞环、刘华清的接见,并合影留念。

田山的才能是多方面的,他的歌也唱得很好。提起唱歌,还有个小故事:

1993年4月30日,田山到老姑家,晚上在场院给乡亲们演奏。春季天旱无雨,老百姓就是盼望下一场春雨,田山理解他们的心情。他说:“我给大家唱支下雨的歌,但愿明天就下雨。”他唱了一首《昨日下了一夜雨》。说也凑巧,第二天竟下了一天雨。乡亲们欢喜地说:“都是那位先生给带来的雨。”那场雨滋润的是农田,他的歌滋润了乡亲们的心田。

1997年1月,田山在电视剧《黑眼睛》里,与名演员陶红、丁佳丽合作,扮演盲人的角色。此片获全国华表奖,在乌拉圭、阿根廷举办的国际电影节获奖。

由于田山突出的成就和事迹,一度成为广播电台、电视台及其它媒体广泛关注的风云人物。1996年5月,作家魏曼伦采访了田山,以他的事迹撰写新闻特写《无色的辉煌》,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

1999年末,田山应邀出席了北京电视台举办的大宝真情互动节目,并当场作了表演。在《一百个老百姓的一天》一书中和《人物》杂志上,都登载过田山的事迹。

田山坎坷一生,历尽磨难,终成绝技。

他决心把自己软弓京胡的绝技传给后人,让这一独特的技艺永世流传。

 

 

相关链接

音频 点击浏览田山先生演奏软弓胡《鸟语虫鸣》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