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评、杂谈
【争鸣】对阿炳生平触目惊心的篡改,是电影《二泉映月》最大的败笔
发布时间:2020-06-21   点击次数:

 

 

 

 

【争鸣】对阿炳生平触目惊心的篡改,是电影《二泉映月》最大的败笔

作者 未知

信息 今日头条 风过耳浪淘沙

文摘 供交流参考(版权归原创所有)

编辑 冬景

 

 

 

 

 

一首荡气回肠、如泣如诉的《二泉映月》,让多少人如痴如醉、欲罢不能。我们仿佛听到了作者阿炳在旧社会悲惨遭遇下痛苦的挣扎、如泣如诉的悲鸣和不屈不挠的抗争,对光明生活的无限向往。

日本著名的音乐指挥家小泽征尔先生曾为此曲掩面而泣,从坐着的椅子上跪了下来说:“这种音乐应该跪着听,坐着或站着听都是极不公正的...。”

一位英国音乐家的评价是:"中国的贝多芬!中国的《命运》交响曲!"

由我国民间盲人音乐家华彦钧(阿炳)创作,诞生于上世纪解放前夕的二胡名曲《二泉映月》,是中国民族音乐文化宝库中一首享誉海内外的优秀作品,是中国民间器乐创作曲目中的。

该曲荣获"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作品奖",并在"流行全美的十一首中国乐曲"中名列榜首。

如此优秀的民乐杰作,它的作者阿炳究竟是怎样的人,他的人生经历了什么,是什么让他创作出如此蜚声国际的民族音乐作品?

带着难以遏制的好奇心,本人认真搜寻浏览了一番阿炳的生平资料,包括上世纪年代拍摄的反映阿炳生平的故事影片《二泉映月》等。阿炳的身世让人无限感叹,但更令人吃惊的是,真实的阿炳人生与影片出入极大,关键之处被影片篡改的面目全非。看后不禁感慨万千,不吐不快。

真实的阿炳生平是这样的:生于无锡的阿炳自幼丧母,寄养在亲戚家,8岁回到雷尊殿当家道士父亲的身边,一边念私塾,一边向精通各种乐器的父亲学习各种乐器及民间曲目,熟练地掌握了包括二胡在内的多种乐器的演奏技艺,并深受江南民间音律的熏陶。他刻苦钻研,精益求精,广泛吸取民间音乐的曲调,18岁时被无锡道教音乐界誉为演奏能手。

阿炳在22岁时父亲去世,接替父亲继任为雷尊殿的当家道士。本来可以衣食无忧的他,却因交友不慎,染上了吃喝嫖赌甚至吸食鸦片的恶习,生活入不敷出,34岁因导致双目失明,丧失了对道观的控制。随流落街头以卖艺为生,沦为街头艺人。

从此无锡街道的上空常常飘扬着阿炳卖艺乞讨所奏响的琴声。期间,饱尝人间辛酸痛苦、阅尽命运沧桑的阿炳,凭借其深厚的江南民间音乐底蕴,创作了《二泉映月》等优质名曲,强烈表达了发自内心的悲鸣,对黑暗的诅咒抗争,和对光明的憧憬。《二泉映月》成为阿炳离世前,带给这个世界最后的艺术绝唱和精神呐喊。1950年,57岁的阿炳病逝于无锡。

反观电影《二泉映月》,却给我们带来了另外一个版本的阿炳生平。

影片杜撰了一个警察局长李老虎,阿炳的一切悲剧根源都来自该警察局长的一系列迫害。先是李局长因不满钟师傅父女拒绝为自己献唱,打伤钟师傅,并迁怒阿炳上街帮助钟师傅女儿琴妹卖艺还债,指使阿炳所在道观的道长,将阿炳赶出了赖以生存的道观。

阿炳流落到鼓乐班谋生,又因不愿参加李老虎的寿宴演奏,被所在鼓乐班开除,丢了饭碗。举目无亲的阿炳为了生存开始卖艺流浪,多年后在太湖边与琴妹意外相逢。从此二人结为夫妇,开始了卖艺的流浪生涯。不幸又遇李局长强迫阿炳夫妇献艺,遭到拒绝后,恼羞成怒的李局长残忍地命人打瞎了阿炳的双眼,抢走琴妹,琴妹不堪受辱,投河自尽。

从此阿炳成了沿街卖艺的瞎子艺人。期间《二泉映月》诞生,受到人们喜爱。然而李局长却派人砸了阿炳的琴弦,把他赶出无锡城。直到新中国成立后,阿炳才被政府人员找回。

两个版本大相径庭,影片为了突出"政治正确",不惜篡改事实,以所谓阶级压迫为主线,极力突出代表统治阶层的恶势力对民间艺人的迫害。将一部音乐传记片彻底改编成了反阶级压迫的宣传片;将一个深刻的社会问题,简单诠释成一个正直好青年遭遇上层权贵压迫的苦难史,完全背离了基本史实。

我们知道,不是所有的人生问题、社会问题都可以用简单的阶级压迫来诠释的,涉及到的因素方方面面。现实永远比杜撰深刻,阿炳的悲惨遭遇,反映出旧的社会生态、腐朽没落的社会环境,对一个人的无形摧残。这一事实无疑要比编造警察局长系列迫害,更深刻、更现实、更发人深省。笔者以为,尊重史实,展现阿炳生平真实的一面,才有可能更好的诠释和升华《二泉映月》,才能赋予电影更大的艺术魅力和内涵。

我们看到,阿炳悲苦不堪的一生与独树一帜的音乐成就,构成了人物命运的强烈反差。一边是高超的音乐艺术,另一边是衰败的人生,引发人们无尽的感慨和思考,这种反差恰恰为电影创作提供了极大的艺术张力和创作源泉。如果电影《二泉映月》能从这个角度,实事求是的去拓展、去发掘,展现一部高品位的、史诗般画卷感的音乐艺术电影,将是一件多么值得期待的事情。遗憾的是,电影的生编乱造,极大的压缩了影片应有的艺术价值和人文价值。

说到政治正确,如实反映阿炳悲惨的一生,本身就是对旧社会、旧制度的最大否定,对新社会、新中国的呼唤,这难道不是最大的政治正确?政治正确是从心底里流出的,而不是生编硬造出来的,更不是逢迎来的。正如一位外国观众看了老舍《茶馆》后感叹道:"我终于知道中国为什么要进行一场深刻的革命了。"让我们感受到一部好的艺术作品,是如何通过真实展现社会现实,而绽放出强大生命活力的。

由于历史的原因,类似电影《二泉映月》这般极端的改编,固然有当时的局限和不得已。在社会不断进步,越来越展现出成熟、包容和自信的今天,艺术创作的道路本来应该越走越宽。但在当今的某些艺术作品中,以往因循守旧、僵化教条的思维模式,依然束缚着一些人的创作思路,为迎合"政治正确",对故事原型和人物原型进行庸俗改编的做法依然时有发生。

为此,我们强烈呼吁对历史人物、对真人真事的艺术创作,请务必在尊重事实、尊重原型的基础上进行再创作,这是对观众的负责、对艺术的负责,也是对历史的负责。

笔者以为,对主流意识形态的坚守,绝不能等同于简单、廉价的政治迎合,后者的这种教条思维,已经远远跟不上时代前进的步伐,应该被彻底摒弃。取而代之的,应该是更多、更优秀的电影、音乐艺术作品走向观众,走向世界。

 

 

点击浏览原图文信息: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