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文化
“苏南现象”与中国二胡艺术发展的四次超越
发布时间:2019-04-14   点击次数:

 

 

 

 

“苏南现象”与中国二胡艺术发展的四次超越

纪念刘天华先生诞辰110周年断想

信息 黄钟(武汉音乐学院学报2006第一期)

作者 李坚雄

文摘 供交流参考(版权归作者所有)

编辑 冬景(时间原因 还未校对)

 

 

 

一,二胡的“苏南现象

 

长江以它豪迈的气派,自西向东,横贯而来,在汇入大海之前的瞬间,把整个江苏省拦腰截为两半,江北的一半称为苏北,江南的一半称为苏南。

苏南是一片美丽富饶的洞天福地,地处中国大陆东部沿海地带的中心。这里有三千多年的历史文化名城无锡,有二千五百多年历史、号称“东方威尼斯”的水城苏州。人们关注苏南,是因为苏南是闻名遐迩的旅游胜地,津津乐道的是苏南的太湖风光,喷喷称赞的是苏南的名胜古迹,流连忘返的是苏南的水乡园林,然而,我们关注苏南,是关注中国二胡艺术发展与苏南这块神奇土地的历史渊源,倘若我们以苏州为中心,以江阴为半径,在苏南这片土地上划上一个圆圈,我们将会发现,在这个方圆数百平方千米的范围里,苏州、江阴、无锡、常州、宜宣兴、吴江、昆山和常熟等八个各具特色的城市,会相继跳进我们的眼帘,一个个地被围进这个圆圈里。这时,我们的耳朵里仿佛听到从远处传来的那美妙动人的二胡声,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那一张张似曾相识的面容,会活生生地闪现在我们的眼前,那一曲曲夺人心魄的二胡曲,那一串串令人遐思的往事,像潮水般涌上了我们的心头。对此,我们会情不自禁地惊呼,这是二胡艺术发展史上令人叹为观止的“苏南现象”!

 “苏南现象”以其独特的主题、独特的内容、独特的人物、独特的环境,因演绎着中国二胡艺术发展的兴衰荣辱而扬名于世。20世纪以来,苏南成了中国二胡艺术崛起的圣地。

在这里,二胡高手林立,二胡英才辈出,他们犹如长江之水,后浪推着前浪,奔腾向前。江阴的周少梅、刘天华、刘北茂;无锡的阿炳、杨易禾、邓建栋;常州的吴伯超赵寒阳;宜兴的储师竹、蒋风之、蒋巽风、闵季骞、闵惠芬;苏州的王沛纶、项祖英;吴江的张季让;昆山的陆修棠;常熟的陈耀星、陈军……等等。这林林总总的二胡圣手们,他(她)们都是苏南的好儿女,他(她)们是苏南的骄傲。他们之间有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师承关系,他们组成了一坡又一坡的“战斗梯队”,为20世纪中国二胡艺术的崛起而奋力拼搏,功勋卓著。他们是中国二胡艺术发展历史长河中举世瞩目的四代人。

刘天华、阿炳、周少梅是“苏南现象”的风云人物,是四代人当中的最杰出的代表,是20世纪中国二胡变革的鼻祖。

假如我们把思路加以拓宽,让视线越过苏南,在全中国960万平方千米的大地上扫描、搜索,我们能找出第二个“苏南现象”吗?回答是否定的。因为“苏南现象”是独一无二的现象,只此一家,别无分店。那么,为什么这个现象只会在苏南形成呢?

原因之一,是因为苏南地处长江三角洲的心脏地带,气候温暖、雨量充沛,湖荡棋布,沟渠纵横,太湖四周,地势平坦,是著名的苏南平原。这里农业发达,水稻丰产,太湖流域是我国三大桑蚕的生产基地之一。“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就为“苏南现象”提供了优越的物质条件。

原因之二,是苏南有悠久的文化历史,文化底蕴丰厚。明末清初以后,这里越剧、锡剧、沪剧兴起,江南丝竹乐盛行,作为各种剧种、民间曲艺,特别是江南丝竹主奏乐器的二胡曾经一度崛起,尽管二胡在演奏技术方面仍然相当落后,还局限在一个把位的演奏,但二胡的气质和特殊韵味,在人们心目中已经得到了确认,这就为“苏南现象”提供了良好的生存环境。

原因之三,是苏南是上海的后花园,清末民初,上海逐渐成为江南地区经济发展的中心,特别是1843年上海被辟为通商口岸后,经济发展快速攀升,上海成为“冒险家的乐园”,济的迅猛发展,带来文化的繁荣。这时,苏州的民间曲艺如“南词”、“江南丝竹”相继涌入上海,有上海文艺舞台的支撑,又给戏剧、曲艺、丝竹乐以更大的发展空间,这就为“苏南现象”提供了一个兴起和发展的机遇。

“苏南现象”为中国二胡艺术开创了新的纪元。

 

二、二胡的四次超越

 

中国二胡,从它早创到今天,已有近千年的历史。二胡原先称为胡琴,是古代胡人的乐器。胡人是什么样的人,读读唐诗便可知道。“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唐·王昌龄诗)。诗中龙城是中国古代胡人祭天的地方,飞将是古代成边的将军,胡马是指敌人,阴山是我国北方一条著名的山脉。诗中的意思是说:只要戊边的飞将军还在,胡人就休想越过阴山半步。因为胡人是敌人,而“胡琴则因名字上还有个胡字,贱视国乐者仍把它视为异端,这是胡琴的不幸”(刘天华语)。胡琴在烽火中降生,在骂声中成长,胡琴传到苏南后,在涅粲中获得了新的生命,并以此为发端,发生了四次历史性的超越,每一次超越都与“苏南现象”一脉相承,息息相关。

 

第一次超越是以周少梅(1885-19389)的“三把头”胡琴换把技法为标志,以阿炳(1893-1950)《二泉映月》为代表作,刷新了二胡的演奏技巧,结束了二胡千百年的民间落后状态,谱写了二胡艺术发展史的新篇章。

周少梅,江阴顾山人,出身于音乐世家,是江南丝竹乐专家,二胡圣手,曾在苏南的无锡、常州、苏州等地20多所中学担任过音乐教员或国乐指导员,是我国最早的国乐教师,他演奏并整理了十多首江南丝竹名曲,其中以《虞舜薰风曲》为代表作,在此曲演奏技法上,周少梅首次突破了二胡原来的一个把位演奏。进行了三个把位的换把处理,因此被人们誉为“三把头胡琴圣手”。他在教学中,编写有《乐乐集》、《国乐谱》《戏剧谐》等三本《国乐讲义》

从周少梅的演奏、教学、整理民间乐曲的活动中,我们仿佛看到了中国二胡艺术教学的雏形。

周少梅为了拓宽二胡的艺术表现力,对二胡的形制作了重要的改革,如加长琴杆、加大琴筒、加长琴弦等,使二胡的音质、音量、音色起了重大的变化,为中国二胡艺术的发展做出突出的贡献。

阿炳,小时候是无锡雷尊殿道观的小道士,自小聪慧敏捷,从小就喜爱音乐,吹拉、弹、唱样样语熟,在道士中表现颇为出众,被称为“小天师”。但是,人间的不幸事好像都降落到了阿炳的身上,使这位“小天师”遭遇了重大的打击,首先因害眼病,16岁便瞎了一只眼,35岁双眼全瞎了。为此,道士也不能当了,只得流落无锡街头,卖艺为生,从此生活穷困潦倒,被有钱人视为叫化子。然而,阿炳是一位心高志做的人,他卖艺而不乞讨,凭手艺维持生活,用二胡、琵琶和歌声来揭露社会为富不仁者的卑劣行为,揭露日本侵略者的滔天罪行,抨击汉奸走狗们出卖民族投靠日本侵略者的丑恶行径,讥讽国民党反动派“前走狼、后走虎、世上猫子吃老鼠”的欺压人民百姓的反动本质。失明、穷困、挣扎、反抗、憧憬生活、向往光明,让阿炳奏出了荡人魂魄的《二泉映月》。写到这里,笔者觉得再往下写已经思尽笔拙,了无新意了。

故此,笔者只好用移花接木的办法来评价《二泉映月》的人生价值,抄录一位作家听了《二泉映月》之后的肺腑感言,这位作家说:“我固执地认为这支曲子最不可超越之处,在于它充满素淡的个性、颤抖的温情和悲痛的力量。漂泊无定时,身心疲倦时,语言穷尽时,绘画无着时,你去听听《二泉映月》吧!那里有猿声啼鸣的枫岸,有月色沉淀的深潭,有冷涛汹涌、寒流飞泻的嘶吼,有碧荷映水、轻纱笼月的清幽,有天地融合,有泪与血的交流,有悼古伤今,有风和日丽…《二泉映月》展示人生的一切悲欢离合,蕴涵着一种天地玄理和人生奥义”,这位作家雷霆万钧的言辞震撼着我们的心魂,但实际上是阿炳的《二泉映月》在震撼着人们的心魂周少梅与阿炳过往甚密,这对心心相印、惺惺相惜的民间音乐家、二胡艺术第一次超越的弄潮儿,是一对亲切的朋友。尤其在1925年至1928年的3年时间里,两人交流切磋技艺更为频繁。这段时间,阿炳的双眼没有全瞎,《二泉映月》尚无踪影,1928年以后,阿炳双目失明,在悲痛之余,阿炳才开始奏响《二泉映月》。从《二泉映月》的指法技巧中,我们会发现“三把头”胡琴技法在《二泉映月》中的足迹,并且发现,阿炳又有了新的突破,

把二胡的把位扩大到了几近极限的音域。可见阿炳与周少梅的来往中,也受益匪浅。

就这样,20世纪中国二胡艺术的第一次超越在“苏南现象”的两位民间音乐家的圣手中实现了。

 

第二次超越是以刘天华赴北京任教为契机,以二胡登上大雅之堂为标志,以《病中吟》、《月夜》、《空山鸟语》、《光明行》等二胡十大名曲为代表作的一次划时代的超越刘天华的北上,吹响了“苏南现象”向北方进军的号角。二胡的发祥地在我国的北方,为了生存、发展,便向南方蔓延,在苏南找到了安身立命之地,经过休养生息,不断发展壮大,现在又要向北方进军,打回老家去,寻求新的更大的发展天地在“民穷财尽,音乐奇荒”(刘天华语)的中国,此时出现刘天华,不是孙猴子那样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天华的出现,纵然有千条万条的理由,其中有一条是不可忽略的,那就是周少梅的作用和影响。

从1915年到1922年,思艺如渴的刘天华慕名而拜周少梅为师,用了7年的时间向周少梅学习二胡、琵琶演奏,求得了周少梅之的优秀学生,五十年代起他除了担任中央音乐学院繁忙的二胡教学工作,还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首次开《二胡广播讲座》节目。

利用媒体宣传二胡历史演变,宣扬刘天华二胡学派,演奏刘天华的二胡曲,这是20世纪五十年代的创举,是二胡史上破天荒的事件。刘天华生前为二胡想尽了心事,可他万万也不会想到身后会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放他的十大名曲。

笔者是五十年代中期才开始接触二胡的,当第一次在电台里听到张韶老师的节目和演奏的《光明行》时,心情振奋不已,受益匪浅。《二胡广播讲座》为20世纪中国二胡艺术的发展和超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其影响是深远的。

 

创举之三,张子锐二胡钢丝弦研制成功并在全国普遍使用。张子锐,湖北荆门人,楚人的后代,九头鸟,他是民族乐器改革家、苏州市文联艺术指导、市音乐家协会顾问,长致力于民族器乐的改良工作。1950年他开始在中央音乐学院研制二胡金属弦,五十年代中期获得成功,并在全国普遍使用,受到二胡演奏家和二胡爱好者们的称赞,为二胡演奏艺术腾飞插上了有力的翅膀。查阅二胡的历史,从“以竹片轧之”“马尾胡琴随汉车”。由于弓子从竹片到马尾的应用,使二胡的演奏发生了质的飞跃。而张子锐把二胡的蚕丝弦改造为钢丝弦,这是现代钢铁工业和科技发展给二胡带来的福音。由于钢丝弦的应用,二胡又发生了一次历史性的飞跃,使二胡的发音更具有穿透力,更具有震撼性,更加充满活力把二胡的艺术表现力提高到了空前的高度。创举之四,是1963年5月,第四届“上海之春”举办的首届全国二胡比赛是二胡发展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空前创举,是共和国成立后的第一次二胡盛大节日。这次比赛的主持人是陆修棠,比赛评委是“苏南现象”的主要人物,如陆修棠、蒋风之等。比赛是对建国15年来二胡新生代队伍的一次大检阅,是二胡人才新老交替、继往开来的历史转接点,从比赛选手中涌现出了一批新生的二胡精英。获得一等奖的是闵惠芬蒋*风,二人都是“苏南现象”的第三代人,又都是宜兴人,这是偶然性使然还是必然性所使然。

笔者在百思而不得其解中,只能说是苏南的风水宝地所使然了!获得二、三等奖的有汤良德、萧白镛、果俊明、宋国生、王国潼、黄海怀、鲁日融、陈茂坚等等。历史告诉我们,不以成败论英雄。参加这次比赛的选手,不是人人都获了奖,但他们都是从各音乐院校、各文艺演出团体选拔出来的尖子,都是全国优秀的二胡人才,他(她)们在以后的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里,都是推动中国二胡艺术发展的中坚力量,都发挥了他(她)们的应有作用。同时这次比赛还涌现了一批优秀的二胡曲。如《赛马》(黄海怀曲)、《江河水》(黄海怀移植)、《秦腔主题随想曲》(赵震霄、鲁日融曲)、《迷胡调》(鲁日融编曲)、《豫北叙事曲》(刘文金曲)、《三门峡畅想曲》(刘文金曲)。

以上的情况告诉我们,第三次超越是一次划时代的辉煌的超越!

 

第四次超越是以改革开放为动力,以二胡演奏技术的日新月异为标志,以寻求二胡艺术走向世界为目标的一次跨世纪的超越。“上海之春”首届全国二胡比赛后,中国二胡艺术发展到了一个新的更高的阶段,出现了欣欣向荣的势头可是,由于十年“文革”的冲击,与其他艺术门类一样,二胡艺术跌进了历史的最低谷,受到了伤筋动骨的重挫此时,二胡噤若寒蝉,无心歌唱,全国的音乐院校散架了,二胡大本营荒芜了,文艺团体几乎解体了,有幸剩下的也是名存实亡了,出现了“全国一出戏,亿人一首歌”的文艺园地萧条落寞的惨淡景象粉碎“四人帮”,“文革”结束了。

20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治理整顿,拨乱反正,向四个现代化进军。“改革开放使中国真正活跃起来”了(邓小平语),中国的第二次革命给二胡艺术带来了又一个春天。音乐院校重新整建了恢复了招生工作,教学秩序逐渐步入正规,二胡艺术又出现了新的生机、抓教材、抓训练、抓创作,出人才、出成果,成了当务之急。

1997年武汉音乐学院举办纪念黄海怀先生逝世三十周年二胡艺术研讨会,时任中国音协二胡学会会长,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张韶先生在武汉说:“二胡艺术的发展,有两把金钥匙。一是考级,二是比赛”。这句画龙点睛的名言,引起了座谈会的热烈反响。我们先从八九十年代以来,频繁的二胡赛事中,看一看20年里,二胡艺术发展达到的迅猛程度。这里暂且不谈全国地区性的和社会性的比赛活动,如“蒲公英”、“小人才”等等的赛事,而仅从全国性的或文化部主办的专业二胡比赛来纵观二胡艺术的发展情况。

(1)1982年,由文化部主办举办了全国民族器乐独奏观摩会,分南方片、北方片进行,二胡是其中的一个比赛项目;

(2)1985年在北京举办全国二胡邀请赛;

(3)1989年在北京举办ART中国乐器国际赛,设立二胡组赛;

(4)1994年台北市举办国际民族器乐协奏大赛;

(5)九十年代以来江阴多次举办“天华杯二胡大赛;

(6)九十年代由文化部主持举办的多届中国音乐《金钟奖》全国二胡比赛等等。

以上频繁的赛事,涌现出了一大批二胡新秀。如严洁敏、高韶青、宋飞、朱昌耀、宋云、王方亮、周维、陈军,姜建华、邓建栋、于红梅、刘扬……等。同时推出了一大批优秀的二胡作品。如《蓝花花叙事曲》(关铭曲)《新婚别》(张晓峰、朱晓谷曲)、《苗岭早春》(段启诚曲)、《一枝花》张式业改编)、《葡萄熟了》(周维曲)、《江南春色》(朱昌耀曲)、《草原新牧民》(刘长福曲)、《洪湖人民的心愿》(闵惠芬编曲)、《战马奔腾》(陈耀星曲)、《姑苏春晓》(邓建栋曲)、《第一二胡狂想曲》(王建民曲)、《红梅随想曲》(吴厚元曲)、《长城随想》(刘文金曲),以及近年来出现的《第二二胡狂想曲》(王建民曲)、《第三二胡狂想曲》(王建民曲)、《春江水暖》(金复载曲)、《随想曲》(高韶青曲)……等。这些新作品,篇幅不同,形式多样,内容多元化,演奏技巧复杂,难度很大,有些曲子,如果没有具备高招的演奏技巧是拿不下来的。尤其是,在比赛中出现的从小提琴曲移植过来的乐曲,如《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陈钢曲)《流浪者之歌)(萨拉萨蒂曲)、《无穷动》(帕格尼尼曲)、《卡门主题幻想曲(萨拉萨蒂曲)等如果不是“妙手”、“神手”那就更加望尘莫及了。然面,这些“妙手”、“神手”的出现也不是凭空而来的。在这段时期里出现了大量的技巧难度很高的借鉴了小提琴技法和训练程序的二胡练习曲,还出现了京剧风格和各地方音乐风格的练习曲,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有《二胡练习曲选》(王国潼、张韶编选)的第一集和续集,最近重新改版成了8开的大型本“合集,还有《二胡演奏艺术)(宋国生编著)中的92首练习曲。可以这样说,只要把这两套练习曲拉得滚瓜烂熟,就可以很好地奠定一个二胡演奏者所必须具备的技术条件,就可以插上翅膀起飞了。

至于考级,就更加波澜壮阔了。

九十年代以来,社会音乐考级像狂潮一样席卷着中国的大地,二胡考级是其中的一个浪头。全国的具体情况,笔者尚不了解,仅从湖北武汉地区来看,起初民乐是最少的,而二胡考生又是民乐中最少人数的专业,不过百十来人。到2004年,民乐考级出现奇迹,考生人数超过了一直领先的钢琴,成为发展最快的专业,而民乐中的二胡在某些地区又超过了一直领先的古筝。这里,我们可以做一个大胆的遐想,在中国假如有5/1000的人学习二胡,那么13亿人中就有650多万人学二胡,650万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就是几乎相当于拥有金色大厅的奥地利一个国家的人口(略少),请问世上能有什么样的乐器拥有如此众多的爱好者?!而最具有传奇性色彩的是,20世纪中国二胡热的浪潮中,我们的前任党和国家主席江泽民同志也加入了这个行列,江主席在群众的围观下也兴致勃勃地拉起了二胡。江泽民同志说:“中国的民族音乐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瑰宝”

当前,中国二胡艺术第四次超越的排头浪,已经涌进了21世纪。

 

三、结束语

 

当21世纪将要来临的时候,人们欢呼雀跃,早就准备好了烟花爆竹,期待那光辉时刻的到来。而那些世界的巨富们,超级巨商们,贪心不足的银行家们按捺不住内心激动,拨动了他们心中的算盘。点击着他们的电脑猜测着:21世纪将是谁家的世纪?这时,那些口若悬河的预言家们蹦出了一句话:21世纪将是中国的世纪!中国人听到这句话感到自豪不已,却又受宠若惊!不过,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中国的改革开放,引起了经济结构的转型,带来了国民经济的飞速发展,扩大了国际贸易额,“中国制造”无孔不人地遍及世界各地,以至我们出国时,一不小心就会把“中国制造”误以为是外国人的宝贝面作为礼品带回中国,送给自己亲朋好友,造成了“国际笑话”。中国使用“两手”建设有特色的社会主义,一手发展自己,一手招商引资,极为奏效,中国综合国力的不断加强,生产率稳步上升,工业农业不断发展,科技不断创新,“神五”、“神六”载人升空,“嫦娥”将要奔月,“发展是硬道理”(邓小平语)

是的,中国二胡艺术要发展,一是自身的发展,而自身发展最关键的问题是,到目前为止,中国二胡演奏的训练体系尚缺乏系统性和科学性,习惯于“级进”而忽略“渐进”,提倡苦练而忽略科学方法,偏重传统韵味而忽略现代技巧。追求级进,就容易拔苗助长,重视渐进才能获得完整的技术、技巧。提倡苦练本身并不是坏事,而坏就坏在没有正确的科学的方法,就会越练越错,积重难返。韵味美是中华民族衡量艺术的重要标准之一,但不是全部。现代二胡曲的创作,由于有专业作曲家的介入,在技术、技巧上为演奏者提出了新的技巧的高度,《长城随想》韵味十足,但在通篇技巧上是现代的,如和弦的分解、半音音序旋风似的速度、远把位音程的快速换把,不是单靠“韵味”所能完成的。所以刘天华“双手伸向中外古今”。我们必须克服“泡沫”演奏,把二胡的基本功训练扎扎实实地进行到底,以求获得完整的、迷人的、无懈可击的、崭新的技术、技巧。联想到最近出版的刘长福先生编选的《二胡系统进阶练习曲集》(上、下两集),无疑是21世纪伊始,刘先生送给二胡演奏者们的一份厚礼,他的心意也是很明确的20世纪后半叶,特别是九十年代,二胡就已经走出了国门。闵惠芬、宋飞、高韶青、周维、严洁敏等老中青二胡演奏家们,已经把二胡艺术送上了国际舞台,《二泉映月》、《赛马》、《江河水》为国外听众所倾倒。而当《空山鸟语》在金色大厅里啾啾欢叫,引来雷鸣般的掌声的时候,我们从宋飞那谦恭的笑容里,看到了21世纪中国二胡艺术更加光辉灿烂的前程。这里,笔者想起了著名青年二胡演奏家严洁敏,在法国的一次演出中,演奏了《卡门主题幻想曲》之后,一位法国著名音乐家非常幽默地说(大意):太神奇了,中国二胡只用两根弦就把《卡门》如此极大难度的小提琴独奏曲完美地演奏出来了,看来我们的小提琴得向中国的二胡学习,……

二胡在21世纪将成为一件世界的乐器,二胡艺术将与小提琴艺术并驾齐驱而融入世界音乐的潮流,我们努力着,拼搏着,我们将用自己神奇的双手,把21世纪中国二胡艺术推向新的巅峰!

 

 

**********

免责声明:“二胡之乡”网站不对所载“原创、文摘、转载”的所有图文视听资料之“学术观点、理念、论述”的正确性、准确性、完整性负责。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