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评、杂谈
【往事】一位琴友与两根琴弦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9-24   点击次数:

 

 

 

 

往事一位琴友与两根琴弦的故事

作者 王军

信息 一亩三分地(meipian5.cn)

编辑 冬景

 

 

 

每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在各阶段、各地点,都遇到了敬佩的领导、尊敬的师长、亲爱的同学、有趣的学生、亲密的同事和可爱的朋友,谨以此文,表达谢意。故事无虚构,小事亦故事。是阶段小结,也是二胡之缘;是简单自述,也是简单人生。选择容易,坚持较难。

近日,散步时常用手机听听高绍青演奏的《二泉映月》。这让我想起一些关于二胡的往事。

 

一、常听听,渴望拉响

老家在“湖南屋脊”附近。单家独户。78年出生后,发现屋旁的大山,孤峰峭立,峻美苍翠,山峦起伏。这叫庚子山,又名跟走山,海拔一千多米。常想,如果有天能爬上去,该多好!

三十的火,十五的灯。初中的一个大年晚上,家人围着火坑烤火。对面爸爸(小学老师)趁着酒兴,拉起了那把自制二胡。我例行做家务,其实偷听着。一旁妈妈(农民),对我说,“你爸拉得这么好听,你过来试试?”不负年火,提着胆子,走了过去。“姑嘎嘎,姨嘎嘎”,折腾起来。那年,约13岁。

“躲嗦啦躲嗦,躲嗦啦躲莱,嗦啦嗦咪莱咪莱躲,躲嗦啦躲嗦。”这是“杀鸡”内容,一个天津说唱小调。那调调,被整好几年。

三年琵琶五年箫,一把二胡拉断腰。不可能吧?

初中毕业,辍学两年。再读高中,即使大学,没钱去读,不如不读。

喂鸡把狗、砍柴放牛、耕种耙田、挑粪施肥,常规动作。距马路太遥远,加之上坡,组织骡马驼砂石、扳制砖瓦、柴火烧窑、扯锯界板,筹备翻修青砖房,也成规定动作。

干活儿时,用晒了又晒的电池,播放着收音机、录音机,但哪有功夫顾及那把二胡。

发现听听音乐,可以减轻疲劳。

一次,连续几天,背着锄头,翘着饭铛,随爷爷(木匠、生产队长、“土秀才”,05年去世)翻越屋旁那座山,再爬另座大山,去开挖茶厂。这叫太清山,也叫抬走山、抬子山。海拔一千多米,与庚子山对山相望。也是云雾缭绕,峰峦重叠,群山魏巍,以茶闻名。

喔,山外也有山,天外还有天。那年,约16岁。

94年,下半年一天,电线几经“跨越”,通电了,真高兴!

 

二、常试试,迫切拉响

95年3月21日起,插班约90天。读完职中后打工的计划,被彻底打破。教师子女,可以报考师范。得知后,发起“猛攻”,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上津市师范。

龙盘虎踞今胜惜,天翻地覆慨而慷。

特长选择,非二胡莫属。原来,二胡有专门的磁带、录像带。听到了,也用到了。

一次,广播里播放着以班为单位的“校园之春”。二胡老师李晓慧,德才兼备、才华横溢,听到后,提醒,你千万别上去拉啊!

一天,他遇见我,立马吼道:刚听到了,你真上去拉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水平,会吓死人的!刚才,险些被你《十五的月亮》给吓死了!

从此,脚踏实地,哪敢乱来。每逢回家,最喜欢上山放牛羊。原因简单,可以带上二胡,弄上半天。

一次,老师布置大家自己带琴去学校。返校时,也带了一把,用“蛇皮袋”装着。放在寝室里,搁了好几个月,就是不拿出来。做的,比购买的,就是小许多。样子实在是太丑了!

后来,就用李老师自己的琴。再后来,在外打工的初中同学借钱相助,买了一把。

一次,晚上醒来,见窗外很亮,蹑手蹑脚,跑到器乐室拉琴。半天了,怎么还没亮?再看时间,喔,原来弄错了!

第三年,李老师引荐,拜师于现常德市二胡学会会长陈建文老师。在湘航小学授课,姿势再纠,空弦再拉,一招一式,系统学习。从此,也开始接触二胡鼻祖刘天华有关信息。

 

三、常弄弄,偶尔拉响

98年,师范毕业,20岁。翻山越岭,去老家山羊冲小学代课,包班三年级。

开学不久,放学后,六年级某男同学提着扁担,跑到我身边,说:走,咱俩抬水去!

那时,寄宿生都会抬水换热水。喔,这小子,是不是以为我也读六年级!

一把二胡,可以打破放学后的宁静;一部录音机,可以陪伴漫长的夜晚;一支三节电筒,可以给黑夜带来光明;一双高筒靴,可以在雨后黄泥路上自由来去。  

第二年,盼到“铁饭碗”,正式分配。为补充师资,派去县进修学校,参加一年的英语训练。教室空旷之时,正是练琴的天地。

结业后,回原地河口中学任教。

2000年,经周折,考上湖南文理学院英语专业,脱产专科,函授本科。

离校之前,偶遇校长,亲声咨询:我可不可以去学音乐?

校长一听,火冒三丈:学里又不差音乐老师,要你去学音乐干嘛!如果去学音乐,那你就不去!

两套课表,都很重要。英语系课表,不可迟到。音乐系课表,可以冒充。这边没课,就跑到那边去。一次,旁边同学问:上次怎么没看到你,干嘛去了?

大学期间,校外时光,几次眼亮,挥之不去。

中央音乐学院赵寒阳教授,来常讲课。往日只能从磁带里听到的二胡声,第一次竟然出现。眼睛一揉,耳朵一捏,是吗?

“民乐皇后”宋飞,两次来常,全程参加。她说话文雅如花,拉琴却大刀阔斧,刮目相看,余音绕梁。

喜逢陈老师调入常德市文化局工作。“建党80周年”常德火车站“金友之夜”音乐会之140人二胡方阵,市“二胡十佳”大赛系列活动,以及在大雅音乐学校等地兼职活动,增长了知识,扩大了视野。

一次春节前夕,拧着包,提把琴,挤上火车,拜师于省音协二胡学会会长、湖南师大杨长安教授,虽仅此一次,但难以平息。

02年,毕业后,回河口中学任教。

一班之主,忙碌有余,英语课堂,激情飞扬,时间再挤,拉琴不忘。

 

四、常挤挤,可以拉响

04年,调入津市新洲镇中学工作,授课初三英语和初一音乐,兼管德育。累并快乐着。

后来得知,英语学生,不知道老师喜欢拉二胡。听到了二胡声的学生,却不知道老师可教英语。一脸茫然。

一个说给别人听。一个拉给别人听。不一样吗?有一样的。

08年,考入津市市委办工作。一时干一事。偶尔,用工作的高标准,衡量自己二胡声音的好坏;用工作的严要求,衡量带给他人的感受。也用二胡两手配合的道理,去统筹工作和业余。确保工作万无一失,二胡可以调节和补充。

期间,几次拜师于武汉音乐学院李坚雄教授。深知,实事求是,乃标准。万物内在规律一样,只是表现形式不同。

2015年国庆期间,拜师中央音乐学院田再励教授。《一枝花》如何揉弦,疑团多年,他却只用一句话,就挑透了。

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五、常念念,不敢拉响

2017年圣诞节,突出其来的脑室出血,在重症监护室“死亡”近20多天后,慢慢的,慢慢的,活了过来。

活着真好!五个月住院出院,一切归零,从头重来。死亡、植物人、偏瘫,是常事。活着,奇迹!

动静结合,利于恢复。以琴为伴,丰富生活。

2018年8月,借在北京复查之机,在家人照顾下,一名反应迟钝、行动迟缓的特殊学员,聆听了许讲德、赵寒阳、刘长福、宋飞、周维、邓建栋、杨光熊、孙凰等8位大师的二胡讲座。

其中,80多岁的许讲德老师,15年前在长沙,就清楚记得她说:“二胡这两根弦,我这辈子,就是弄不明白!”那次,她依然重复着那句同样的话!

根据安排,现场个人也演奏一曲,接受专家的检验和评估。他们有感动,有震惊,也有鼓励!

十天下来,备受启发。专家授课细细品,琴艺长进漫漫寻。返回后,迅速记下心得,竟在中国音协二胡学会主办的《中国二胡》内刊和陈耀星题字的“二胡之乡”网站上发表。

自信人生两百年,会当水击三千米。

吟安一个音,捻断数茎须。这些日子,融入一点对活着的意义,融入一点对琴声的看法,似乎有这两根琴弦有不同的体验和判断。

近日,对以往伴随入眠的音乐理论书籍,更加渴望了。

往日,一名学生北京大学二胡特长生上线,几名学生省“蒲公英”、省“才艺大赛”、省“千人大赛”、市“三独”比赛等的获奖,是过去,也是鼓励。

 

一把二胡,子母两弦,一正一反,一阴一阳,艺无止境,是故事,也是人生。

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

 

您可点击美篇浏览原图文: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