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教研
张慧元:二胡学科建设若干问题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0-06-29   点击次数:

 

 

 

 

张慧元:二胡学科建设若干问题的思考

作者 张慧元

信息 国乐公社(微信号guoyuegongshe)

文摘 供交流参考(版权归作者所有)

编辑 冬景

 

 

 

关于二胡学科相关问题的几点看法

蔡际州《音乐论文的分类考察》的文章,有所启发。他指出中外音乐界,对音乐下属的三级学科应如何划分看法不同。进而提出,他以《中国大百科全书●音乐舞蹈》卷中音乐学条目的设置划分为依据:

艺术学为一类学科,音乐学为二类学科,同于戏剧、电影、美术学。

音乐学下属的三大专业即:理论、创作和表演划归三类学科。其中表演涵盖众多门类:声乐、钢琴、管弦、民乐等等。

也可以说,其中每个门类均为三类学科。如此划分,民族器乐整体为三类学科,笔者认为二胡系其中一种拉弦乐器,应该同声乐、钢琴专业一样,同属三类学科,所谓子学科,是指包容民族器乐之中,没有下属之意。

学科的不同划分,中外自有不同观点,是由于近现代学科发展迅速所致。我在九六年《二胡考级诠释》<前言>和2002年二胡研讨会将此见解提出,冒在求教专业同仁,引申议论。

 

 

图 张慧元教授

 

二胡系民乐学科中的子学科

提出如此看法,我的学生中就有非议:认为二胡不能称为学科,只能是一种乐器,或是一个专业、一门课程。有史以来,二胡确是一件中国民族民间乐器,长期流行于民间,这不能称为学科。上世纪二十年代,刘天华远见卓识,他已看准这件叫花子乞讨使用的二胡有无限的潜力,经他改进、改良、改革,第一次拿到高校开课,开设了专业。他创作的十大名曲,四十七首练习曲,规范记谱法,从创作到演奏借鉴西乐中有益之处。在教学体制的制约中,创建形成教学大纲和教学内容。这虽然刚刚起步,已经体现了学科创立的性质和意义。

需要弄清的是,二胡二胡艺术的区别。二胡是件乐器,二胡艺术则是在历史沿革发展中,给予伴随它的民族,以精神生活的充实和时代文明的光彩,已升华为意识形态的表演艺术领域。依教学理念和视角,即可称之为二胡学科,与领域中的乐改、演奏,创作、理论研究息息相关。

还有一些说法:二胡是一个专业,二胡是一门课程。我以为,专业是在音乐院校系科下设的教学行政管理基层单位,也可以说是艺术特长的不同属性的标志。至于二胡作为课程,这是无可非议的。在音乐院校,二胡课自然在课程设置中属专业主科课程,这是中外所有音乐院校一致确认的,由培养目标决定的。此外,师范院校也开设,但只是作为一门选修课。以至当下社会上器乐考级,青少年业余学习二胡,也应视为课程,但这些与专业主课截然不同。二胡专业主课,原则上由始至终有完整的教学大纲、教材,学生必须修习全部课程内容,要掌握二胡所有机能,按教学大纲要求,必须完成专业教学大纲规定的所有重点曲目。毕业生将来的职业是专业音乐团体的合奏和独奏演奏员,或者是专业、师范院校的二胡教师。

作为学科建设,师范院校由于培养目标所致,人力投入不会多,教学内容和数量只能作为选修课管理。因此,一般将其视为一门课程。专业院校则不同,既作为专业主科课程,又是主修专业,理所当然的是一主要学科。任课教师的数量质量均应有严格要求。如我国的音乐学院,大中小学的二胡或小提琴专业教师就可达数十人之多,在表演系科中均排第一位。

从某种实际意义上讲,依教师的视角看,说二胡是一门课程,可以理解。将二胡视为学科,应该是教学管理的领导者,系指校长院长或是系科主任。他们站在全局的祝角,都是把学科发展建设视为院校发展之首,将教学科研视为二翼。任何一个有敬业精神的管理者,自他任职伊始,自然会意识到,他管辖的系科教研室,哪些是国家级、省部级学院级的重点学科;哪些是计划中将要发展成某一级别的重点学科。作为学科的概念,内涵的因素,就不仅仅是一门课程,当然它包含课程建设的内容,然更为重要的是师资水平。系指某个学科领域确有实力,在学术、教学、科研、创作发明等诸多层面达到某种程度,并得到专业圈和社会的广泛影响所认可的人才智能的体现,且以它为中心形成群体力量。

按说,有重点学科,就应该有一般学科。我的如下想法是否合适:如果不将音乐学院的主课视为学科,或赋予学科建设的重要办学方向是不可思议的。

我国的音乐学院,将作曲、音乐理论均包容进来。西方许多国家的这两个学科是设立在普通大学中。音乐学院只设表演学科。如此可见,其中的小提琴和钢琴专业,不论学生还是教师在学校的数量上必然是最多的,如果是美国朱丽雅音乐学院,何止是数量,师生的质量也是世界一流的。小提琴名师加拉米安、狄蕾等人培养出帕尔曼、朱克曼、郑京和等超级小提琴家。这样的群体教学单位,如果按重点学科评论,只怕是评为顶级也不为过。

在所有的学科中,音乐学科下设的专业分类是最详细的。任何院校办学的基本宗旨均在于办学质量、办学特点、办学的知名度。这其中的哪一项也离不开学科建设。朱丽亚音乐学院也是一样,对其中最富盛名的,成就和影响最大的,人数最多的小提琴教学群体,担任学院的管理者不可能只看作是一个教研室的一般机构。而且,小提琴和二胡不同,它已经沿革发展有三百年的历史了,欧洲诸多国家的小提琴技师的群体智慧将其发展至今,已成为一件精美无暇的乐器。纳入学院开课,经多年众多作曲家,小提琴教育家演奏家的共同创造,形成了规范的教学大纲、教材、相关的教学参考资料和十分宏富的音像资料。我认为从学科建设的意义着眼,它应该是一门名符其实的学科,在朱丽亚音乐学院,体现得最为充分。

我们如此强调二胡的学科建设,旨在给这个民族管弦乐队中地位、数量、作用均处于十分重要位置的器乐门类,与钢琴、声乐、作曲、音乐学中的美学、史学专业给以平等的公正的地位。我认为民乐学科的发展,在于所谓子学科的确认与自身建设。

民乐学科属发展中的学科

前文阐述的学科建设,不仅仅是将二胡划分为几类学科,而是强调了将其划分为学科的意义。从事二胡艺术的教育者,如果能够从课程转到或提高到学科发展的视角,自会从二胡艺术的全方位着点,必将更清楚地发现二胡以至民族器乐诸多层面还不尽人意,自会促动某个或某些需要改进改革的能动性。如下,以二胡为例,谈一谈民乐学科属于发展学科的粗浅认识。

首先要将民乐二胡作为一门学科来认识。如何理解发展中学科的发展性,它不同于前面所谈的重点学科和一般学科。这里的发展性应赋予它特殊的意义。它是我们中华民族所独有的,是中华神州大地上萌发孕育、沿革发展中成长的;这一带有强烈民族属性的艺术,自然有世界性意义,应视为当下我国大政方针所倡导的弘扬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

如何使这一古老而又现代的民族乐器,赋予它新的艺术生命,与时俱进,按刘天华的遗愿与西乐并驾齐驱。完成先生未尽事业,这委实是转型时期,历史赋予我们的文化责任。

一般理解发展性,自然想到它的不足或者说有一定的缺憾。这一点不应回避,而且需要以科学态度予以证实。但是更重要的是还要看到它的另一面,即是它有诸多发展的潜力。

二胡学科内涵的乐改演奏、创作教学、理论研究五个层面,其中,应属演奏领域发展得最快,也间接地折射出教学领域的成果;二胡艺术的创作,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作曲家介入,有了一定程度的起色。以《长城随想》为代表的一批协奏曲、狂想曲大中型作品的问世,得到专业圈的肯定,这方面应归结为刘天华艺术道路的当代成果。另一方面,以“秦派二胡”为标志的传统地域性文化的掘起,相继众多作品问世,人才辈出,体现了中国文化精神的时代新声。

相比之下,二胡的乐器改革举步为艰。问题的焦点在于,不损害二胡原有柔美贴近人声的发音魅力为原则,这一点是我们专业同仁的共识。

有些人提出了试将二胡改成三条弦、四条弦,解放琴弓的想法,以至想用木板取代皮……些想法以至付诸实践,但没有成功,主要是音质、音色过不了关,难以接受。

二胡的理论研究,始终是一个薄弱领域。我们的前辈杨荫浏、曹安和、李元庆等人,他们原本精通民族乐器,步入民族音乐理论研究以后,没有与器乐本专业联系起来。民乐的后来人,多数只从事演奏,很少过问理论研究。时下,提高民乐学科学生素质,在于对文化修养学识的要求。记得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贺绿汀先生就明确提出过如此见解:建议民乐系学生,将来要承担民族音乐的理论研究,要具备传统文化的修养学识。贺老的观点很明确,就是要民乐人才培养规格应是集演奏与理论研究于一身。

八十年代初的一一次“哈夏”音乐会,学院专场演出请来了李凌同志。他听到我们创作的民族管弦乐作品后感慨地说道:从事民乐工作者,如果有创作和理论研究的能力,会大有作为的。民乐中的空白点很多……

鲁日融先生主政西安音乐学院时,明确要求民乐系毕业生,必须有个人演奏会,创作一首民乐作品,写出一篇本专业的毕业论文。此外,他在培养学生知识结构要求中,特别指出民乐学生应该学习中国古代乐器概论、中国古代乐论、中国乐律、长安古乐译谱、中国弦乐史、西部音乐概论、陕西音乐文化史、民乐名作分析、民乐配器等。显见,鲁日融先生对民乐学科的课程建设,传统音乐文化修养和理论基础在人才智能结构中所占有的分量。这种办学思想的真知灼见如能遍及九大院校,那将会在学科理论层面发生质的变化。

三位前辈的人才观念,都十分看重理论研究是民乐人才智能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简言之,民乐系的学生必须要做学问。然而二胡艺术的理论研究还没有形成队伍,中老年理论家有丰富的教学实践经验,勤于思考,研究成果属厚积薄发。中青年从事理论研究工作的人数不多。他们有研究生学历,有基础理论功底也很勤奋,值得称道的是,他们还能坚持演奏与理论研究集于一身,这是我们民乐与时俱进的中坚力量。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这句话没有错。二胡艺术的演奏、创作、理论研究以及乐器改革,最终都须归结于教育。从学科建设的意义而论,更新观念,把培养目标锁定在落实弘扬传统文化,造就适应改革开放的文化转型时期所需要的高精尖人才规格。必须把创建国家级、省部级重点学科的培养改革方案,提到办学宗旨的重要议程上来。

建议专业院校的执政者,能够在民乐系的培养目标、人才规格上放开手脚,希望他们能够将民乐学科区别于其他表演学科,民乐除了演奏技能以外,尚需在民族音乐的理论和民乐创作方向投入很大的力量。不提高学位层次,很难完成学科交叉的繁重课程。因此须要下决心,下大气力,组织多学科力量,整合优化教师队伍,组成交叉学科导师团。演奏专业申报硕士、博士联读的办学模式,尚无前例,需要专题研讨、论证。

 

本文只是从学科建设的视角,议论二胡艺术发展与其相关问题的一些看法,旨在引发共思。民乐的硕博连读,只是一种动议,其中的内涵因素涉及到交叉学科诸多问题。这一沉甸甸的课题,就留给当下年富力强的有敬业精神和负重感的院校执政同仁吧。

2008年5月

 

 

图 张慧元教授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