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琴友
【沉痛悼念】记住他 从黄桥老区走来的作曲家薛彪
发布时间:2020-07-02   点击次数:

 

 

 

 

【沉痛悼念】记住他 从黄桥老区走来的作曲家薛彪

原题 沉痛悼念 这位老人走了 请记住他 让我们一起送别

信息 欢喜轩笔记(微信号mazhangliu168)

编辑 冬景(同窗、同乡、同龄、挚友)

 

 

 

记住他 从黄桥老区走来的作曲家薛彪

 

 

今天,这位老人走了

他是国家一级作曲

曾担任过省歌剧院副院长

省文联大型活动部主任

他,就是——薛彪

 

江苏省文联发布讣告:薛彪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不幸于2020年6月30日12时30分在南京病逝,终年70岁。7月2日上午7时将在南京市雨花区大周路206号南京殡仪馆德福厅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如果你还不熟悉这位老人,那就走近这位优秀的音乐才子、为人民服务的老共产党员——薛彪。

薛彪,汉族,1951年10月出生,江苏省泰兴市黄桥镇人,1968年11月参加工作,中共党员,国家一级作曲,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著名作曲家。历任江苏省歌剧院创作室副主任、江苏省歌剧院交响乐团团长、江苏省歌剧院副院长、江苏艺术剧院(演艺集团)艺术创作室主任、江苏艺术剧院(演艺集团)大型活动部副主任、江苏艺术剧院(演艺集团)地方戏曲艺术总监、江苏省艺术人才培训中心主任、江苏省文联创作研究中心主任等职。

银杏故园哭乡贤,黄桥老家悼故人。

薛彪先生溘然长逝,家乡人民万分痛心。

 

**********

相关链接

baidu.com

薛彪,江苏泰兴人,1951年生,中共党员,国家一级作曲、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剧研究会会员、江苏省音乐家协会理事、江苏省艺术系列高级职称评审委员。1996年起,历任江苏省歌舞剧院副院长、江苏省艺术剧院(演艺集团)创作中心主任、艺术总监。2003年12月调入江苏省文联工作,任江苏省艺术人才培训中心主任,省文联大型活动部主任,省文艺家艺术团团长,省文联书画考级委员会主任。

薛彪同志先后创作了《月亮花》、《野蔷薇》、《木棉花开》、《在海波上》、等七部歌剧、音乐剧音乐;创作了《红地毯》、《范蠡》、《秋白之死》、《蓦然回首》、《二郎神》、《红潮绿雨》、《踏雨》、《月圆了》、《周恩来与故乡》、《啊!娘亲》等70余部电视剧、广播剧、话剧、舞蹈音乐;并创作了《大江歌声》、《我们的家》、《巧手吟》、《红船颂》、《人人都说江南好》、《登上雨花台》、《岳母刺字》、《我是母亲放飞的心愿》等400余首歌曲,其中近60余首(部)作品获全国或省级以上各类奖项。如歌剧《木棉花开》获文化部首届文华新剧目奖,评弹《巧手吟》获文华新剧目奖,合唱《红船颂》、《长江组歌》在“共和国五十年”全国音乐作品征集评奖中获优秀作品奖(一等奖),歌曲《登上雨花台》、《岳母刺字》、《人人都说江南好》获中宣部和省“五个一”工作奖;在全省各类艺术赛事中,诸多作品获创作金奖。在第六届中国艺术节上,薛彪同志担任艺术总监和主创的《好一朵茉莉花》获中国艺术节大奖,评弹音画《唐宋古韵忆江南》获全国苏州评弹大赛优秀演出奖和优秀创作奖(金奖)。

薛彪同志专业上精益求精、生活上谦虚和善,同时在艺术策划、艺术管理工作中勇于创新,成绩显著,是一位优秀的复合型人才。2000年获全省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2001年江苏省人民政府授予省中青年突出贡献专家荣誉称号。

 

**********

相关链接

向天再借二十年

作者 薛彪

 

病痛越来越烈,幻觉越来越多,我感到,天堂并不遥远了!

似乎已死过两次。一次,在弥留中和母亲、父亲交谈。一次,在昏迷中和女儿对话。女儿穿着白大褂,到我床前问“爸爸你疼吗?”我说“不疼。很好。”真的感觉很好,特别轻松,没有一点痛苦。我坚信这不是梦,因为太真实,太清晰。

我是一个农家子弟,是音乐让我插上了腾飞的翅膀。我背着提琴从泰兴黄桥的石板路上走出,到黄瓜园南京艺术学院,到香铺营省歌舞剧院,到小火瓦巷省演艺集团,又走进了奥体大街省文联大楼。这一串串脚印,就像在五线谱上的音符,奏响了我人生中的似水华章。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辈人有一辈人的辉煌。我的一生与江苏音乐如影随形,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挑战。用作品说话,为人民放歌,唱响家乡,唱响江苏、唱响全国、唱响世界,是我终生不渝的追求。为此,我敢为人先,没有偷懒,努过力了,拼过命了。

这些天,在病床上重新检索往事时,眼前每每浮现出一张张文友的脸庞,耳边飘来他们熟悉的口音。吴小平、李朝润、戴晓权、崔新、阮云松……灿若星汉,不胜枚举。我们曾经共同书写过历史,历史也将告诉未来,我们是值得骄傲的一代。他们对我的提携、帮助,关爱,是我此生万金不换的珍藏!

人生总有不得意之事。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始终不忘初心。吃过的苦,受过的委屈,经历过的坎坷,早已云淡风轻。让我难以忘怀的是,党和人民给了我很高的荣誉和待遇。在我病重期间,政府慰问,单位探视,嘘寒问暖,关怀备至。更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女儿孝顺,外孙可爱,夫人体贴,亲友真爱。人生如此,夫复何求,足矣!

回顾一生,我问心无愧,几乎没有遗憾。唯一感到不公的是,天不假年!

我还没有活够,多想向天再借二十年,哪怕三年两年也行。我对音乐还有一段未了的情,我的心中还有一首不老的歌!在音乐的神圣殿堂里,我将永远和时代同在。

 

**********

 

年高德劭有寿而尽

精神长存无所不在

今天,请记住这位老人

让我们一起转发

为他送行!

 

点击浏览原图文、音频信息: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