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图谱
你知道象脚二胡吗? 
发布时间:2013-04-17   点击次数:

 

 

 

你知道象脚二胡吗? 

 

************************************

傣乡里的天籁之音

丝竹声声娓娓琴韵  

刘晓文陈创业摄

春城晚报

[文摘]

 

除了葫芦丝,丁琴、金角琴、笋叶琴、象脚琴、姐近……这些乐器还有多少人会弹奏?或者说还有多少人知道?甚至还有多少傣族人知道?但现在的德宏,还有一批艺人在为之奋斗和努力,为的就是将这些极具民族特色的乐器推广向全国乃至全世界,但是仅凭他们一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一直在默默坚持着。

龚家铭,傣族乐器改良制作大师

传承傣族古乐成就创新梦想

龚家铭是葫芦丝之乡梁河县人,与龚全国、哏德全共同被誉为葫芦丝之乡“三剑客”。同时,龚家铭也是位傣族乐器制作家,不仅为葫芦丝的制作作出了许多贡献,而且由他改良制作的其他傣族传统乐器,也颇受赞扬和美誉。

在德宏,只要提起龚家铭,很少有人会说不知道。确实,这位老民族音乐家不仅在音乐创作上颇有一番造诣,更值得一提的是,出于对民族乐器的喜爱,也为了让那些古老的傣族乐器更大程度地发挥自己的特点,他曾苦心研究,改良制作了傣族民间传统乐器“金角琴(牛角琴)”、“笋叶琴”、“丁琴”、“情侣葫芦丝”以及各种傣剧中的伴奏打击乐器,实在令人惊叹不已。

传统民乐器的改良制作高手

龚家铭对于乐器从小就有一种天生的热爱,虽然那个时候各方面的条件都不是很好,但他自己还是通过各种办法学习演奏了二胡。小时候,傣族寨子中有很多老人会演奏各种各样的乐器,每次看到老人演奏那些乐器,自己就会找各种材料去模仿着制作玩玩,当做玩具一样的。事隔多年之后,当龚家铭用心去研究,并改良制作了一件又一件傣族传统乐器时,这些都和他孩童时代的兴趣是分不开的。

十几岁的时候,龚家铭凭借自己玩转多种民族乐器的功夫,成为了当地文化队的一员,从那个时候起,就开始了他真正的音乐之路。在文化队的时候,他除了演出,还特别钟情于对葫芦丝的研究。早期,民间传统制作的葫芦丝并非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样子,不仅在外表上不及现在精美,在声音上也不如现在变化得多,音量也十分的小,特别是要想成为傣剧中的主旋,那是不可能的。正是出于这个原因,龚家铭开始对葫芦丝进行一些改良和制作,并在当地小有名气。被誉为“葫芦丝王子”的哏德全在制作葫芦丝方面,也曾经求教于他,可见他的技艺有多么精湛。

在乐器制作改良方面,龚家铭对自己最满意的作品之一,当数情侣葫芦丝了。所谓“情侣葫芦丝”,其实是就是双管葫芦丝,让一个葫芦丝上有大小粗细长短不同的两个音管,这样就可以根据需要吹奏不同的音域效果,这不得不称得上是对葫芦丝改革的一大进步。

与龚全国设计制作绝世珍宝

龚家铭和龚全国都是梁河走出来的葫芦丝大师,两人不仅多多少少有些亲戚关系,更重要的是,两人曾经一起“战斗”过,交流过,合作过,而那把不可多得的传世珍宝金角琴(牛角琴),就是二人共同合作而成的。

“很早我就听说过他了,他是吹笛子的高手,有一次演出我们两人相遇了,发现两个人所演奏的乐器可以融合到一起进行二重奏,于是有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傣族民间传统的牛角琴琴筒很小,造型方面也有待改造,在一次机缘巧合下,龚全国得到了一对巨大的牛角,于是想将牛角琴进行一些改良。他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龚家铭,龚家铭听后第一个反应便觉得他的想法十分大胆,而且新颖。于是二人合作,龚全国进行相关设计,龚家铭进行后期制作,经过长时间的精心的研究和制作,一对牛角演变而成的动听乐器就这样横空出世了,龚全国还给它取了一个新名字,叫做“金角琴”。

由于种种原因,这对金角琴现在也成了绝世的珍宝,现在其中一只在龚全国的学生周雯艳手中,另外一只珍藏于云南民族博物馆中,这足可以见它的珍贵。龚家铭说,龚全国离开人世,也带走了金角琴的设计,虽然自己是这对琴的制作者,晓得它的制作工艺及其技法,但没有得到设计者的许可,自己是再也不会动手制作的。

能够说出乐器名的人都很少

作为老一辈的民族音乐家,龚家铭对于自己民族的乐器和音乐有着无限的热爱,曾收集整理了德宏当地的各种民族小调,并汇集成册改编成为葫芦丝的教材,同时他也一直在进行傣族戏剧、音乐、器乐各个方面的相关研究。

但是,仅靠一个人的力量远远是不够的,但现在,就算是傣族人自己,对本民族传统的民族乐器知道的都并不多。龚家铭说:“这就意味着,还需要更多的人去推广,去宣传。”

“文革”前,葫芦丝在傣家是非常寻常的一种民族乐器,几乎人人都会,“要是哪个小伙子不会吹葫芦丝,就串不到姑娘了”,可见,葫芦丝在傣乡具有较高的人气。由于葫芦丝在傣乡是“泡妞”的利器,所以在“文革”期间,吹奏葫芦丝成为了大忌。文革结束后,虽然傣族人又开始陆陆续续地吹起了葫芦丝,但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盛行之风。后来,龚全国用改良过的葫芦丝吹响了自己创作的那首《竹林深处》,这一优美动听的旋律,让人们把目光再次集中到了葫芦丝身上。随后,哏德全将改良后的葫芦丝大批量地推向了市场,同时也掀起了一阵葫芦丝热潮,于是,人们只要看到葫芦丝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傣族。

传统乐器的发展需要平台

受时尚音乐的冲击,傣族传统器乐日渐式微,民间乐手也青黄不接,传统的乐曲也有失传之危。面临这种境况,退休之后的龚家铭,有了更多属于自己的时间,他有针对性地办了一个葫芦丝培训班,有针对性地收一些徒弟,为的就是能够将自己的技艺传承下去。

同是弦乐,同是少数民族乐器,为何蒙古族的马头琴能够被那么多人接受,而傣族牛角琴也好,笋叶琴也罢,通通都面临着一个失传的危险。面对这个问题,龚家铭说,还是宣传与平台的问题。傣族的这些古老乐器拉出的旋律其实都非常的委婉动听,但是缺少一个表现的平台,久而久之就已经被人们遗忘,而马头琴不同,他们表现的地方很多,平台也很好,所以认识的人多了,对发展也是很有利的。

“傣族的古老乐器要发展,最重要的就是有关部门能够重视,采取措施进行积极的保护,进行更好的宣传,这样才会被更多的人接受。”龚家铭很恳切地说。

周雯艳,金角琴的唯一演奏者

古琴遇知音只叹曲尤少

初见周雯艳,虽然身着时尚的服饰,但依旧会被她身上所特有的一股无法隐藏的民族古典韵味所吸引。作为著名民族音乐演奏家龚全国的学生,周雯艳说,自己能够成为金角琴的演奏传人,实在是太幸运了。

结缘

被外表和乐声吸引

周雯艳从小就是学习小提琴,大概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放下小提琴,拉起金角琴,成为傣族民间传统乐器的演奏者和继承者。

第一次见到金角琴是在1995年的时候,当时龚全国老师正在舞台上演奏金角琴,而台下的她立刻被这能够发出委婉动听声音的器乐所吸引,“龚老师手中乐器演奏出来的旋律音色有着极其鲜明的性格特征,音色明亮、清脆、通透,优美而甜润,感觉十分抒情。”后来,她找到了龚全国,说出了自己想拜师学艺的心愿。龚全国当即被这个女孩的执着所感动,将她收为徒弟,开始教授她这种古老乐器的演奏技法。而后,在多次省里的比赛中,她屡屡获奖,并两次受邀到中央电视台录制节目。

年初,周雯艳在当地相关文化部门和所在单位德宏州民族歌舞剧院领导的支持下,首张演奏专辑《泼水节的祝福》正式发行。专辑中有5首音乐是龚全国老师的作品,有两首是自己尝试创作的。周雯艳说:“这张专辑是在完成老师的遗愿。”原来,在筹备这张专辑的过程当中,老师龚全国不幸突然去世,这对于周雯艳来说简直如当头一棒,“我一下子就找不到感觉,觉得没有主心骨了一样。”尽管如此,周雯艳还是克服了各种困难,让这张专辑面世,她说,我相信我做的一切,老师在天上是能够看得见的。

尴尬

想要发展实在是太难

作为龚全国金角琴唯一的学生,同时自己也是土生土长的德宏人,周雯艳不止一次地想过将金角琴推广出去,可是经过了很多尝试后,她挤出两个字:尴尬。

“我觉得要想推广,能够参加比赛是最好的方式之一,于是我好几次都报名参加全国的比赛,可是却被告知,弦乐一般只设有二胡,偶尔还会有马头琴,金角琴不在比赛的器乐范围之内,所以不能参加比赛。”周雯艳有些无奈地说。

不能比赛,周雯艳想,那就在自己家乡,在德宏好好宣传一下吧。她想过像其他乐器一样利用“走穴”、“跑场”的形式,让更多人接受,可当她到芒市毛遂自荐后,得到的结果却是被拒绝。其实她也知道,倘若要真是在咖啡吧拉金角琴,似乎也有点“不伦不类”的味道。但是,哪里才能给她一个向大众展示的舞台呢?

除了这两个尴尬,最让周雯艳尴尬的还有,作为目前唯一能够演奏金角琴的演员,周雯艳很想将这份技艺传承下去。可是,老师生前仅制作了两部琴,除了自己手中的这部琴,还有一部现存于博物馆中。没有器乐,如何教学,而且还有谁会来学呢?

发展

可以尝试走新民乐路线

在今年的泼水节迎宾晚会上,周雯艳首次进行了大胆地尝试,将金角琴的优美旋律与时尚的摇滚元素混搭在一起,没想到却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周雯艳说,下一步有可能的话,自己会在创作方面进行一些改革和大胆地尝试,想融入更多时尚的流行元素在其中。“毕竟,民族音乐太阳春白雪了,运用新民乐的方式进行推广,可以被更多的人接受。”周雯艳说,自己不是在颠覆传统,而是运用一种新的方式,打开老乐器向前发展的那扇门。

除此之外,周雯艳咬咬牙说,明年,无论如何也要到全国去参加比赛,不让参加自己也要参加,就不相信没有一个比赛会不接受金角琴的。

朱光静,笋叶琴演奏者

来自父亲传承誓将发扬光大

龚家铭至今就只亲手做过一把经他研究改良过的笋叶琴,而作为这把独一无二的傣族民间乐器的演奏者,朱光静绝对是幸运的。用她自己的话说,这把笋叶琴也改变了她的命运。

朱光静是德宏傣剧团的一名演奏演员。他从小就跟随父亲一起学拉二胡,工作之后也一直是在拉二胡,一路走来,几乎是与二胡为伴的。

2005年,德宏州举办全州专业艺术团体文艺比赛,就全州范围来说,这绝对是一个重量级的比赛,因为在比赛中,文艺界的高手们将会一一过招。

为了在这次比赛中出彩,朱光静和老公经过研究之后,决定在比赛中不用二胡作为参赛的乐器,而是选择傣族民间的传统乐器笋叶琴作为自己的参赛项目。朱光静说,对于外人来说,笋叶琴也许陌生,但对于她来说,虽然之前从没有尝试过这种乐器,但因为父亲曾经也会拉笋叶琴,而且,从大体上来说,笋叶琴和二胡在一定程度上有相似之处,因此初出接触笋叶琴,她却不觉得太慌张。

朱光静的老公也在从事作曲方面的研究,为了配合本次比赛,老公专门为她创作了一首专门的独奏曲目。结果,“我们两个人都特别幸运,我获得了器乐类的第一名,而我老公也获得了作曲类的第一名。”

几乎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朱光静开始真正接触笋叶琴,并逐渐转移中心,把心思全放在了笋叶琴上。几年过来了,她拉笋叶琴的技巧可谓是越来越娴熟。在为大型傣剧《南西拉》伴奏时,获得了广泛的好评。

为了配合笋叶琴的演奏,朱光静的老公曾为她创作了两首独奏曲目,而这两首曲目也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但令朱光静有些无奈的是,曲子好听归好听,可不能多少年来,每次演出都总演奏那两首吧,“这样别人听也该听烦了。”她开玩笑地说。

任何一件乐器的生命力就是要通过音乐的旋律,通过曲子来表达。没有曲谱,对于任何一件器乐来说都是件非常遗憾的事情。朱光静说,希望能够录制一张笋叶琴的演奏专辑,既是为自己留下一些纪念,也是为了推广这一美丽动听的乐器。可录制专辑至少也需要十首能够独奏的曲目,但现实是,现在能够用笋叶琴独奏的曲目却少得可怜,根本不可能去录制演奏专辑,这让她感觉到非常的遗憾。现在唯一寄希望的就是丈夫能够多写几首好曲子。

让人眼花缭乱的傣族乐器

葫芦丝葫芦丝又称“葫芦箫”,傣语称“筚郎叨”,发源于德宏州梁河县,主要流行于傣、阿昌、佤、德昂和布朗等族聚居的地方。葫芦丝属于簧管耦合振动类乐器,共有高、中、低音3种类型,其音色轻柔细腻,圆润质朴,柔美迷人,极富表现力,深受人民的喜爱。

丁琴丁琴是傣族民间的弹拨乐器之一。音色优美、清脆动听。在傣剧中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乐器之一。丁琴一般都是用整块楠木刻成。顶端雕一象头,琴身似象腿,琴头有三个弦轴,中部为琴面及共鸣箱。面板有竹片板和梧桐板两种,板上有系弦码。演奏时,在右手食指上绑一鸡毛杆片或牛角薄片。改革后的丁琴,外形和民间相同,但在音域上有所扩大。

金角琴(牛角琴) 傣族的弓拉弦鸣乐器中的一种。金角琴琴杆木制,上端为琴头,多是雕刻成为牛头图案,琴筒系采用坚实的牛角,顶靠角尖端开音窗,切口端蒙以竹笋壳或蛇皮作为共振膜,膜面置木质或竹质琴码。改良后的牛角琴,不仅外形上发挥了变化,性能上也大为改善,音色更加动听。

笋叶琴笋叶琴,傣族弓拉弦鸣乐器。因琴筒蒙以笋壳为面,故汉称笋壳琴。曾经在芒市傣族中间颇为流行。不过,笋叶琴一般都是以合唱的方式,很少有作为独奏,因此演奏曲目也不多。

象脚琴象脚琴傣族也叫“定光”,是在傣族民间弦索乐器笋叶琴(傣语称“定戛那”)的基础上,根据象脚鼓的造型试制而成。琴筒似象脚,琴头似象头,弓子、千斤、琴马等则于普通胡琴相似。按筒体大小和发音高低共分高、中、低音三种类型。

姐近类似古代石磬,是铜制的三角形打击乐器。姐近发音响亮,余音长。原为傣族奘房(寺庙)中做佛事用。现傣剧中多用于宫廷舞蹈、佛爷出场、群众拜佛等场面,并多与大铓交替使用。

排铓:排铓在傣乡算得上是常见的乐器之一,是一种敲击体鸣乐器。傣语称“蒙省”、“铓耸”。排铓其实就是将五六面或七八面大小不等、音高不同的铓,按音高顺序吊挂在一个长方形木架上而成。木架上方装有一根连动杆,杆上设有与铓相对应的棰。每个排铓的规格尺寸各不相同,响声也就有所不同。

象脚鼓:傣族的重要民间乐器。因鼓身形似象脚而得名。广泛用于歌舞和傣戏伴奏。象脚鼓还受到景颇、佤、傈傈、拉祜、布朗、阿昌和德昂等族人民以及克木人的喜爱,是各族歌舞中不可缺少的乐器。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